李劼:香港的抗议运动是如何影响海外华人和全球社会

Share on Google+

【作者李劼,在2017年从英国爱丁堡大学拿下历史学博士学位。他的学术研究方向是近现代中国史、中国对外关系、前苏联史,和冷战史。他曾经在多份刊物上发表过中英文文章。现在定居香港,在当地的学校教授中文和中国文化。】

开篇

当香港的抗议运动在2019年6月初开始时,当地居民举行了大规模和平集会,反对现已撤回的引渡法案,但人们似乎怱略了事件在全球华人社区乃至整个世界中所引起的反应也相当强烈。首先,居住在海外的香港侨民基本上是支持这项运动的,而随著香港本地的抗议活动变得日益激烈,香港警方的反应也变得更加严厉和采取了更加强硬的行动去镇压,全球海外华人的观点也随之逐渐地发生了变化。其次,海外的中国公民在香港的抗议运动兴起之后面临其居住地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尤其是在同一时间,全球政府和人权组织都在关注和批评北京方面对居住在中国西部新疆自治区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打压和集体式的监禁。所以,香港的抗议运动不仅是一场当地的维权和维法运动,而且也演变成了一场席卷全球华人的政治和社会大风暴。正因为如此,本文想藉此探讨一下一直为人们所怱略的去年那场来势汹汹的香港反引渡抗议运动对全球华人的影响, 它对华人社会和族群所带来的分裂和破坏性, 以及该项运动对世界的深远意义。

校园里的冲突

让我们首先来看看香港的抗议运动是如何影响 “政治的温床”: 全球的大学校园。据估计,在全球各大学校园学习的中国学生约有150万人,他们受到当地校园和政府越来越多的留意和注视,因为香港的抗议活动引起了国际关注和同情,尤其是当这群学生在为北京的政策辩护和充当中国政府的代言人时。

从澳洲到新西兰,从加拿大到韩国,内地学生与支援香港反政府示威者的团体不断发生口头甚至肢体上的衝突,而在当地校园的民主牆(列侬牆)则接二连三地遭到破坏。

在2019年7月,澳洲布里斯班的昆士兰大学发生混战,当时香港学生在一次民主抗议活动中与内地学生发生衝突。此前由于对中国在澳洲各大学影响力的担心加剧,该大学还因为任命一位现任中国外交官担任客座教授而遭到各方抨击。接下来的一个月,昆士兰大学校园内的列侬牆被四个蒙面人拆掉,促使大学发表严厉声明,谴责阻止言论自由的行为。

另外,首尔大学的韩国学生对当地传媒抱怨说,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学生网路欺凌和利用网路欺凌的目标,以回应韩国本地学生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在香港的大学校园方面,随著抗议活动的继续,许多内地和外国学生不得不离开香港,因为大学成了战场,许多人逃离或准备在短时间内离开。

分裂的华裔社群

在接受亚洲的一份国际性杂志采访的时候,几位原本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中国学生表示,他们曾试图避免在香港的反政府示威这个问题上表态,但越来越觉得自己被迫选择一边。“你要么支持西方式的民主和人权,要么支持中国。他们让我们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我们不能说我们是反华的,因为我们来自中国,”一名学生说。

与此同时,在澳洲和加拿大等地学习的香港人在参加民主抗议活动或政治敏感活动时,面临著亲北京学生发起的骚扰和威胁。

这种分裂不仅仅在校园裡感受到。在加拿大,温哥华40多万华裔居民的社区在这一问题上意见分歧,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后抵达的新移民的情况大相径庭。208个加拿大华人团体在2019年7月份联合在加拿大华文报纸上刊登广告,谴责 “激进” 的香港抗议者。有些人可能与中国政府的 “统一战线” 有联繫,后者旨在影响中国侨民。2019年10月,在温哥华附近举行的亲香港民主抗议活动中,一位亲北京的加拿大华人感到有必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大声喊出 “香港人是中国的羞耻”,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

对居住地的影响

现时有很多加拿大籍华人定居在香港,因此,2019年10月份加拿大联邦大选期间出现了香港抗议活动,这并不奇怪,尤其是在一项裁决中,居住在国外的加拿大人可以投票。不过,在估计30万居住在香港的加拿大华人中,只有一小部分登记成为加国选民,而加拿大的政治候选人基本上避开了这个话题,担心疏远一个阵营或另一个阵营——尤其是大约65万加拿大选民出生在香港或中国大陆。然而,这并没有阻止一位香港裔加拿大人花时间游说参加竞选的六个政党,以承诺支持抗议者的五大诉求。

在新加坡,已经定居当地的亲北京的香港餐馆老板杨政龙(Alex Yeung) ,在未经新加坡有关部门许可的情况下,在2019年10月份自行组织公众集会声援中国政府后,结果被新加坡当局遣送回香港。从这次公众集会的录影显示,华基连锁餐厅的创始人杨政龙先生的意图主要是批评香港的抗议者破坏中国的主权和不爱国。杨政龙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新加坡警方对当地传媒解释此次的遣返行动,是因为当地法令规定外国人不应该通过公共集会和其他非法手段来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主张,并补充说,杨政龙将来在没有得到移民局许可的情况下不会被允许再次进入新加坡。

与世界其他抗议活动的对比

香港的抗议活动的影响也体现在世界各地其他的反政府运动中。2019年9月,数千名印尼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提出的立法改革提案。批评人士称,这项提案如同香港的法案一样,将会限制言论自由,歧视妇女和少数民族。示威人士与警员的衝突变得激烈,最终,与香港的情况一样,当地警员用催泪瓦斯和水炮来驱散抗议者,其中两人死亡,250多人受伤。

很快,香港的抗议活动,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被人用来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抗议活动进行比较。一家新闻网站刊登了一段视频,解释香港抗议者如何使用锥子来打碎催泪瓦斯罐,而另一家报纸则发表了一篇关于如何处理催泪瓦斯的文章。

最近,印度爆发了示威,抗议政府有争议的新公民法,该法案将给予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的非穆斯林难民公民身份。随着示威的进行,当地一场社会媒体运动也随即拉开。印度的示威者同时声援香港的示威人士,他们声称从香港抗议活动中吸取了教训。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载Bridgefy应用程式,它允许他们通过蓝牙相互通信,因为有传言说移动和互联网连接将关闭。

结语

综上所述, 香港持续超过半年的反引渡示威运动产生了如下多重余波:

首先, 示威运动不仅对香港本地的民生, 经济和政治产生了很多负面的冲击, 而且还因为香港市民对这个运动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从而令到这个城市里无数家庭和族群的失和, 争吵和分裂。前者对香港的影响可能是短期的, 但后者所造成的破坏则可能是难以在短期内修补的。

其次, 香港的示威运动也严重地分化了定居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群体。按道理来说, 因为身处开明和民主的西方社会, 海外的留学生和华人应该会更认同自由和人权的普世价值, 应该会更宽容和忍让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但因为示威运动所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对立, 现时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群体已经有点继承了共产党的那种非黑即白, 非左即右和你死我活的思维模式, 人与人之间只要政治观点稍有不同, 就有可能成为誓不俩立的敌人。一场争取民主的运动, 不经意地变成了一场促进不民主思维的运动, 这真是一个非常大的讽刺。

另外, 香港的示威运动也影响了全球各地甚嚣尘上的反政府, 反体制和反全球化运动。香港的示威运动不仅在精神理念上鼓励全球人们的反抗行动, 也在技术, 社交媒体的使用和对付镇压者的策略上带给全球各地的示威人士新的启发和灵感。香港的示威运动预示着未来全球的游行示威活动将有以下的新特点: 更具持久性, 更有技术含量, 更有破坏力, 更难被当权者镇压和扑灭, 以及更具有全球性的一呼万应的能力, 而这最后一点也是最令当权者恐惧的。

最后, 远在技术原始的中国帝皇时代, 往往一次社会或民生冲突就会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民众起义, 从而推翻了无数不得人心的王朝, 这其实就是中国历史永恒的定律, 这也正是应了毛泽东所言: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在今天这个数码技术蓬勃的年代, 统治者可以用先进的武器和装备来控制社会, 但从香港的示威运动来看, 被统治者—民众也会利用手中所拥有的各种技术来反抗和表达自己的诉求。所以,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那种民间起义来推翻专制王朝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相反,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得知, 当代的民间抗命更具杀伤力,持久性和生命力。假如统治者罔顿人民的诉求,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轮回的方式恐怕会继续以暴力的方式代代相传。“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诚哉斯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3.16

阅读次数:6,8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