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中旬,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俩人为香港事务访问英国,在香港颇引来了一阵势头不小的非议.陈方、李二人的这趟英国之行,是在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一国两制白皮书”、港府出台关于二0一七年普选香港特首的两份政改报告、以及今年适逢香港政改的关键之年的情势之下,继今年四月出访美国、加拿大之后,再度出访国外。陈方、李二人在出席英国下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时,指出英国有责任保障香港落实“一国两制”,他们批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威胁了香港高度自治,认为“香港的政府香港人自己拣”。

陈方安生指责北京透过中联办干预香港事务,又试图骚扰媒体、打压香港的民主派人士,政治改革缺乏进展。身为大律师的李柱铭指出,白皮书中提出的“香港法官必须爱国”很不妥当,威胁了香港法治,目前还没有香港的法官“低头”,但不知道能够继续多久。李柱铭在记者会上还指出,英国有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没有理由不理香港”。俩人返港后表示,香港的政治制度实行全民普选很重要,此次出访是希望将香港的情况告知其他国家,争取外国支持香港民主。

陈李二人的外访举动,引起香港一些政商界人物的群起狂轰,狠批陈李二人“引狼入室”、“出卖香港”、“唱衰香港”、“无人格”、“勾结外国势力”、“反中乱港,历史罪人”,甚至声讨他俩访英,充满“奴才基因”,是汉奸、卖国贼.声讨人士的排头兵有亲建制派立法会议员粱美芬、工联会立法会议员王国兴、功能组别金融界立法会议员吴亮星、香港岛各界联合会理事长、港区人大代表、成盛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蔡毅、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杨耀忠、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刘佩琼、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万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惠贞等。他们摆出一副“爱国人士”的面孔,“大义凛然”地指责陈李二人“卖国”,俨然一副“维护国家利益”的姿态,一颗拳拳“爱国”之心的模样。

对于这些经常把“爱国”挂在嘴边的香港“爱国人士”们,实在有必要多瞭解一些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政治人物,在西方媒体上发表批评自己国家的言论,自晚清民初以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失败后逃亡,在日本的报章上批评满清政府抗拒改良。孙中山在民国建立前,很多年一直在海外发表宣言和演讲、创办刊物来抨击清廷的腐朽,宣传建立民国的主张。中共创党领袖陈独秀,不但早年在日本报刊上撰文批评北京当局,更于一九一九年在“每周评论”上发表文章《希望各国干涉》,希望在英美法等国家的干涉下促进中国的文明进化。历史表明,这些在海外批评中国当局、呼吁外国促进中国走向文明进步的人士,才是真正的爱国者,相反,那些唯我独尊的掌权者和腐败的主政当局,譬如慈禧和满清当局,乃是货真价实的“祸国殃民”之徒。

事实上,这些黑云压城般叫嚣着“卖国”谩骂声的“爱国人士”们,并非真的出自爱国,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港式的投机“爱国”行为。国家是什么?按政治学、社会学及法学的学理解释,从不同的角度可得出複杂的定义.可说白了,一个国家,乃是一群民众聚集起来,占据一块土地,然后取一个国名。如果除去民众,单单剩下那一块土地,便不知国家是什么了。

所以真正的爱国,首要的是去爱这块土地上的民众,为民众做有益的事。陈李二人的言行举动,着眼点在于争取香港的民主,谋求香港民众基本的政治权利和自由,改善香港的政制,从长远来讲,这也将有益于提升中国的民主自由水准,有益于中国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于港人乃至于中国人民有益的事,这就是真正的爱国爱港,这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任谁如何诋毁也是徒劳的。陈李二人作为香港泛民主派的重量级政界人士,为了争取香港民众的权利自由而奔走呼号、撰文发言,而身陷莫测的疑云,遭到所谓“爱国爱港人士”密云般的无限上纲和抹黑谩骂,我不禁要借《马太福音》里的话赠给他们两位:“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而那些自诩为“爱国爱港”的人士,当我们把他们漂亮的言词揭开,直接透视他们的内心心理状态,可以看出他们的真实心态无非两种:其一,通过打击香港泛民主派的代表人物,以求有利于今后香港区议会、香港立法会选举的选情,或希冀延长功能组别这种畸形的议会制度,图谋循功能组别的途径继续享受政治特权,此实乃为一己之私;其二,追求财富和权位,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经济实力的强大,不少香港政治人物、富商巨贾可从与大陆做生意获取钱财、谋得官位,通过咬定别人“卖国”的政治表演,来给自己贴上“爱国”的标签,以获取利益,此亦为一己之私。

这种为政治经济利益的私心,与真正的爱国之举南辕北辙,结果是榨取了香港人和中国人的血汗。他们爱的不是国,他们爱的是权、钱、利,套用陈独秀先生的话说就是:“把这班人物烧成了灰,用五千倍的显微镜,也寻不出一粒为国为民的分子来”。

放到国家的大背景下来看,攻击陈李二人是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前所未有地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等背景下,并建立在中国的民族主义亢奋的意识形态基础上的。其特点是盲目排外,对国际社会针对中国民主法治停滞不前、人权问题的批评,针对北京干预香港高度自治、违反给予香港普选承诺的批评极端仇视,并煽动这种义和团式的仇外情绪.

真假爱国心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其是否爱国家中每一个人的生命尊严和基本人权。如果面对香港的法治被侵蚀、香港民众的基本政治权利被践踏而保持“聪明”的沉默,那就意味着甘于过奴隶的生活。一个奴隶,是无所谓爱国不爱国的,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无条件去爱他的主子,看主子的眼色行事,在主子的欣悦下捞取一杯羹。然而世界上没有永远可被欺骗的民众,更不会有永远被混淆视听的历史,相信那些有智慧的香港人、和不受蒙蔽的中国人,不会永远受借唱“爱国”高调而飞黄腾达的政治演员们的蛊惑表演,而是终究会看清楚香港政治舞台上的生角和丑角,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爱国爱港者。

写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