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初,是柳德米拉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她在普斯科夫市的普希金山参加了中学生图书馆馆员论坛。

俄罗斯有消息说,柳德米拉经受不起婚姻失败的打击,远遁红尘,当了出家人——到普斯科夫市郊外,到一家修道院当了院长。也有不同的消息说,柳德米拉专机飞抵普斯科夫,只是专程到一家修道院祈祷。俄罗斯东正教普斯科夫教区随后就普京夫人出家一事正式出面辟谣。

柳德米拉是个笃信的基督徒。有一次,她过生日。清晨,她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床头上摆着普京给她的生日礼物——一条闪闪有光的带有十字架的金项链。原来那是普京早在2个月之前买好的,那时候他们一起去了耶路撒冷——东正教的发祥地。普京还在耶稣的棺椁旁边请神父为项链做了圣化仪式。此外,柳德米拉的朋友圈子里还有修女,就像普京的朋友圈子里也有个名叫吉洪的修士一样。

2011年,笔者从普斯科夫得到消息,传言说柳德米拉出家当了修女,是2010年9月初的事情。那时,这件事传得有鼻子有眼。消息说,普京夫人出家的那所修道院名叫圣伊莉莎白修道院(Свято-Елеазаровскиймонастырь)距普斯科夫市不远。笔者上面说的,俄罗斯东正教普斯科夫教区随后就普京夫人出家一事正式出面辟谣,其实里面还有一个层面未表,那就是东正教莫斯科宗主教区发表的辟谣声明,主要的意思并不直接涉及柳德米拉是否削发为尼,而是说,圣伊莉莎白修道院院长去世,有人说柳德米拉要去做院长,纯属子虚乌有,因为,她是世俗之人,即使落发为修女,也不一定就可以当修道院院长,这里还有一个神职等级和修炼程度等很多复杂的教规问题。

尽管教会如此辟谣,依旧挡不住谣言的蔓延。再说,当地教民对笔者透露,那家修道院确实在一段时间内禁卫森严,禁止外人入内。这似乎更证实谣言可信,而且她在修道院还可以自由地支配时间,假如需要她就可以和普京在一起做个秀,比如在2010年秋季的俄罗斯人口普查期间,她不是就在普京官邸路面了吗?

当然,修道院所在地普斯科夫大鲁克斯克教区的最高首领叶夫谢维证实,柳德米拉落发出家的传闻是个谣言。他说:“传闻纯粹胡说八道,柳德米拉根本没有剃度,一位世俗人士何以出任修道院院长?圣伊莉莎白修道院确实不久之前亡故,寺院没有了管理者了,不过,莫斯科和全俄大牧首访问本教区的时候已对院长一职有所安排。”

俄罗斯网站(Фонтанка·ру)更是细致地报道了普京太太给圣伊莉莎白修道院投资修缮的情况。它说,人们确实经常看到柳德米拉出现在这家修道院里,而且她还在2010年6月参加了修道院院长伊莉莎白的葬礼。当地媒体报道说,柳德米拉在修道院一住就是数个星期,或者数月。由于普京太太对这家修道院的特殊情感,联邦国库先后拨出4800万卢布(折合约160万美元)用于重建修道院两处永久性建筑——祈祷堂和客房。这项工程竟然由普斯科夫州州长土尔恰克(АндрейТурчак)亲自监督实施。笔者还获悉,之所以对客房大兴土木,是因为联邦高层人士会常驻于此,比如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斯里斯卡(ЛюбовьСлиска)和普京总理夫人这样的尊贵客人。

4500万卢布(折合约150万美元)重修普斯科夫的克里姆林宫钟楼。教会内部人士说,即使在莫斯科,也鲜有教堂或者修道院一次得到过如此丰厚的修缮重金,更别说普斯科夫这样的穷乡僻壤了。

耐人寻味的是,重金投入修道院的修缮一事,发生在俄罗斯盛传柳德米拉削发为尼前1个半月和大牧首访问该修道院前2个星期。

还有一件事更不可思议,那就是去过圣伊莉莎白修道院的人说,在院内的修道小屋里悬挂的竟然不是圣像,而是普京的画像!

2011-12-26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