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香港回归十七年以来规模最大的学生罢课和民众街头集会“占领中环”,这场和平的公民抗命运动仍在进行当中,何时落幕尚不得而知。对于此次香港史无前例的大型民主运动,引起全球瞩目,连日来国际媒体作出广泛报道,并称誉香港的这场运动是“世上最有礼貌整洁的示威”,亦有媒体命名为“雨伞革命”,我认为称之为“雨伞运动”更恰当。这次占中运动向世界展示了香港民众的文明、和平、有序、理性、克制的良好风貌,以及据理力争、不畏强权的现代公民素养.然而,运动初期香港警方的滥用武力举措(施放催泪弹等)和近日的暴徒骚扰作恶的场面,也严重损害了香港尤其是特区政府的国际形象。虽然这场运动尚未结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场运动已经改变了香港的面貌,它为香港未来的民主化播下了种子,使得民主的理念在香港已深深紮根,甚至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带来积极的影响。在今次运动中,先是数以万计的大中学生踊跃参与,接着更有数以十万计的市民参与到运动当中来,大大地出乎京港当局的意料之外(曾有建制派人士预估参与占中人数不会超过一万人),学生和市民联手站出来守护香港的核心价值:法治、言论与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廉政与良善治理、保障人权。无论是一片片壮观的雨伞场景,还是夜幕降临后众人的手机灯光,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要“捍卫我城”的民众的集体力量,这必将化成香港人的集体记忆,成为这个时代对抗强权、呼唤自由的深刻烙印。

诚然,回归十几年来,香港的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直至近年来出现社会严重撕裂、不同阵营严重对立,这次运动是这些积压已久的香港社会问题的一次集中爆发.但必须指出,导致香港出现这些严重社会问题、社会出现严重撕裂的缘由,其过错并不在文明、理性的普通香港市民,而在于主导香港政治命运的北京当局、和对北京唯命是从的香港特区政府。

就拿这次处理二0一七年的特首普选的政改来说,京港当局无视香港民间社会近八十万人参与的“公投”,也无视今年七月一日空前规模的“七一大游行”,结果出台了连最为保守的特首普选方案。最终的这份方案比一些建制派阵营提出的还要保守,在政改咨询过程中泛民主派中的一些温和人士、温和派学者接受了北京反对公民提名的立场,于是主动放弃公民提名的要求,转而提出各种各样的温和政改建议,比如建议增加提名委员会的民主成分等,到最后这些温和派、中间派的人士发觉他们的一片苦心换来的是北京的彻底无视和抛弃,迫使那些温和派、中间派也不得不走向激进.

究其原因,不外是担心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权利会波及到内地,当局忧虑一旦在特区真正做到还权于民,局势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上海、广东、新疆等全国其他地区的民众也会顺势提出“香港能,为什么我们不能?”的政治权利诉求,于是乎,採取以大压小、以多压少、以强淩弱的政治手法,甚至诉诸于民族主义的宣传手段。毫无疑问,这样的统治思维和政治手段,并没有理解脱离中国大陆百多年的普通港人的心态,尤其没有理解香港年轻一代渴望自主命运的心态,逼迫得港人不得不一次次地起而抗争,以争取本该属于自己的基本权利。

事态发展至今,京港当局应当做的,既然口口声声说香港人是国家的一分子,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那就应该充分理解港人的心愿和呼声,以港人的权利和福祉为施政归依,须知治理香港到了更换新思维、新手法的时候了。在当前局势紧张之际,当局应拿出真正的诚意寻求与香港民间社会对话,与不满政改方案的民间运动组织展开对话,改变近年来政改争执的僵硬现状,採取善意、务实的政改咨询协商举措。首先,任何法律,包括这次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都可以因应现实需要加以适当修改;其次,就算人大常委会出台了政改决定,在香港的本地立法过程当中,仍然有一定的空间可以讨论;此外,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以前出台的一些政改决定中,也有一些符合港人心声的重要原则,比如均衡参与原则、集体机构的民主原则等等,应当在这次政改讨论中体现和落实。

不过,也必须承认,大型民众运动客观上也对正常商业和交通造成不便,这种状况会导致一些市民对“占中”产生负面情绪,使得当局有理由和藉口打压占领行动,也使这场运动的成果部分流失。加上其他一些因素,在目前情况下,参与运动的学子和市民们应考虑适时退场的时机了,以便恢复香港正常的社会秩序,因为旷日持久的街头抗争弊端甚多,此所谓“再而衰、三而竭”也,同时也会不断增长反对声音,就会对运动本身极为不利。

不管怎样,这场罢课和占中的公民业已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和成果,今后,已经成长起来的香港公民社会应做好深耕民主理念、紮根基层的启蒙工作。通过这些宣传和启蒙工作,让香港的核心价值理念紮根于特区的每一个社区,让捍卫我城、命运自主成为香港的全社会共识.只因为,任何社会的民主化都是一场艰辛的历程,必将伴随着长远的持续的抗争,很少能够出现“毕其功于一役”,须知道,庞大坚硬的高墙很难瞬息间倒下,面对这样的高墙,一个个公民确实宛如鸡蛋一样脆弱、渺小,因此人民争取基本的自由权利,应当转化为长远的持久的抗争。最后我想说的是,在庞大坚硬的高墙面前,虽然一只只鸡蛋绝对是脆弱而渺小的,但历史终将站在鸡蛋一边,最终的胜利定然属于不屈地抗争、微笑着前行的鸡蛋。

写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

《楚寒: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撞向高墙的鸡蛋——评香港“和平占中”运动》有2条评论
  1. 雞蛋永遠撞不倒石建築的高牆

    張三一言

    雞蛋永遠撞不倒石塊建築的高牆;從來沒有見過雞蛋撞倒高牆。雞蛋撞倒高牆的現實是要無實力的民眾(雞蛋)與專制統治者(高牆)談判妥協令統治者交出政權(牆倒)。我沒有見過有這樣的歷史記載,也沒有見着現實有如是情況;高廣見識者不知道能否告知一二。

    所謂雞蛋撞倒高牆,實情是原來用雞蛋撞牆的人,後來改用石頭,最後推起巨石撞牆的結果。還是注意的是除了有人用巨石撞牆外,還有人在挖牆腳;牆倒是諸方合力作用下的結果。

    現在不是有人不斷重復和理非的所謂非暴力嗎?非暴力的實質就是要人們永遠用雞蛋而禁用石頭、巨石撞牆;專制統治者很歡迎這種理論,這就是為甚麼中共和一些貴族精英合唱反暴力歌的理由。

    20141223 HK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