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安静得令人心酸
白炽灯昏昏地
又是一秒钟
夜向着更深处
又滑了一秒

夜啊夜
抵抗着黎明的出现
掩盖掉一切

2014/11/2 BuddLake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阿钟:静夜” 有 1 条评论
  1. 普通反抗学教程第二讲(请将我的贴子挂于公示;陈梦雁)
    三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在技校的空教室里就革命与道德大加辩论。尽地主之谊的清秀童子更
    是振振有词,也就是布列斯特和约的目的与手段。一周后,另个在市区另一端的青工还收到封
    工整有力的辩论函。
    七年以后,我问起这位退出文学之友社的一夕谋友,疲于生计,租住农家女且惨淡同居的浪漫
    主义诗人说:他呀?遵从父命,匆忙找了个难看得不得了的姑娘结婚了,他爸是区里的什么局长,
    把他调回身边,书都不让他看的.
    诗人的葬礼上,我没看到他这位高贵的同学。
    动乱后砍剩的区报上,常见其同名人氏。
    又过了十年,沦为街头摊贩的本秀才总要淘几份三流小报消磨时间,发现一篇题为“我们是如
    何帮助敌人的?”解密行文。惊叹上述俩签约兄弟的患难与共!
    而昔日激昂的怯辱的教条解说词新秀:恰走上通栏市委书记
    (也就是市长的董事长)的身后。
    忽然想起亡友数言:那位政治家同学的父与妻对之很冷淡,故意使他们无法见面,好象生怕我
    带坏他似的,直至见了“(他)也尬闷来西”。(注:冷漠,级别高与冷淡)
    忽然想到我一同学:其父也是如此。警察分队长。他三十岁生日是其父要他单独去处理,办好
    一些事情的“之一”,我见他还是活得很不自在,目光如兔。我故意当着老子的面说:“这本劳
    伦斯《恋爱中的妇女》会告诉你,只要活出诗意来即可”。那位推着独轮车跟随大军进城的老青
    年直楞楞地苦笑,小子赶紧表态:我这位好同学总是教我异端邪术,历险探奇噢。
    我四十出头被赶出工厂:扰乱企业次序,从拘留所出来吃了双份的(二斤)三黄鸡。密探在窥视
    (他也找了个农家女),诗人在天堂,朋友在天边外(美国),清秀政客在屏幕,倒是这位同学快递来一纸
    平安:君修今日非易事,莫为谋生轻同流。阳明何故录传习,将来学子知有心。顺便告知老子去
    世言:遇到难境可找你,顺境就避开,谁知你在那里体验生活。对之,我只想到原来遍寻不着,
    以为借给别人而遗失的“恋爱中的妇女”在他那儿啊!

    ~$.rtf第二讲.rtf2009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