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近来当局抓人不断,但从网络上看到湖北籍在京的人权活动家胡俊雄先生于11月初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时,依然感到有些吃惊。尽管胡俊雄先生多年来一直奋斗在民主和人权工作的第一线,但他近年来刻意远离政治,甚至主动避免与从事民主活动的朋友往来,而孤身扎根于底层访民之中,给访民普及电脑技术,帮访民维修电脑,完全从事着科普性的工作,应该不存在对现政权的任何威胁与挑衅。然而,如此一个致力于电脑技术普及工作的人,今天仍然难免被拘押,实在让人感到时局的严酷与诡异。

知道胡俊雄其人大约在2006年。当年我在北京,因关注上访维权群体的人权状况,常碰到访民谈及自己如何掌握电脑使用技术时,提到一个叫胡俊雄的名字。记得有几次我自己的电脑出了问题,就有几个朋友给我推荐说,让胡俊雄抽时间过来帮看看。甚至有一次,湖北著名选举专家姚立法先生到我家时,就特别建议我请胡俊雄到家中检查一下,看看家中被安装什么监控设备没有,顺便将电脑清理一遍,将被埋设的木马杀掉。由于当年我没有见过胡俊雄,也觉得他忙于在访民中普及电脑技术,每天东奔西走,难得空闲,就不好意思烦劳他。但胡俊雄这个名字在众多朋友的不断提及下的确深深扎根在我脑海里了,有时我甚至都想:此公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这么多访民与维权界朋友挂于嘴上?于是还真生出找个机会一睹此公尊容的想法。

此后,我一直留意胡俊雄先生的消息,发现他一如许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一样,每年在当局所认定的所谓敏感时期,就经常受到骚扰,甚至被遣送出京。记得2008年奥运会期间,我曾决定请胡俊雄到家帮修理一下“多病”的电脑,结果听朋友说他已经被迫离开了北京。后来发现,胡俊雄一度在浙江杭州从事电脑工作,但不久就被杭州当局砸了饭碗并被赶出杭州。再后来,了解到胡俊雄又返回北京,开设了一个“德赛电脑培训班”(大约是取自五四运动中德(民主)先生、赛(科学)先生之意吧),集中精力给访民普及电脑知识。然而,随后当局各种针对德赛电脑培训班的骚扰就不时见诸网络报道中,同时,胡俊雄本人被警方控制的次数也日益增多。

2010年我离开北京回到南方老家,与胡俊雄先生就只能通过网络联系了。每当一段时间我看不到胡俊雄上线的时候,就基本可以确定他又遭到了警方的控制。然而,每次控制过后,甚至在他培训班的电脑遭到查抄不久,总能很快看到德赛电脑培训又重新开始的消息,使人顿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感。2013年1月29日,网络上传出,北京房山区长阳派出所出动10多辆警车,30多名警察,冲击了德赛电脑培训班,将胡俊雄与林明洁、彭中林、罗志淑、王心灵、朱金娣、沈金宝等18名上访维权人士抓走传唤。警方在带走胡俊雄时,还强捺胡俊雄的头往墙上撞击,致使胡俊雄头部受伤,出现晕眩,心脏不适状况。由此看来,警方对胡俊雄普及电脑技术已经越来越加大打压力度。

2013年7月底,我因事回到北京。一天,在一个朋友的家庭教会敬拜中,碰到了胡俊雄。我们虽然在网络上联系很长时间了,但彼此没有见面详谈,那日终于得机见面后,双方畅所欲言,坦诚交流了一些看法。

当日胡俊雄先生所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反复述说“野骆驼”的艰苦求生精神。他说:我经常看一些有关野骆驼的节目,特别感动于野骆驼的艰难求生本领。野骆驼号称“沙漠之舟”,生活于沙漠与戈壁的不毛之地,不仅干旱缺水,而且夏天酷热,最高气温可达55℃,砾石和流沙温度甚至可达71—82℃,而冬季又奇冷,寒流袭来时,气温可下降到零下40℃,并且常常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却使野骆驼练就了一副非凡的适应能力,具有许多其他动物所没有的特殊生理机能,不仅能够耐饥、耐渴,也能耐热、耐寒、耐风沙,善于奔跑,行动灵敏,反应迅速,性格机警,嗅觉非常灵敏,所以得到了“沙漠之舟”的称号。野骆驼在夏天可以几天不喝水,在冬天甚至可以几十天不喝水。在盐水泉和淡水同时存在的地方,野骆驼更喜欢饮盐泉中的水,这样不仅补充了水分,还得到了身体所需要的盐分。同时野骆驼也常常几天甚至十几天吃不到食物。尤其在面临威胁时,野骆驼甚至可以主动奔走入茫茫沙漠,置身于死亡之地,而让它们的敌人望而却步。野骆驼以生命最低的需求,胜过了许多天敌,顽强地在险恶环境中存活下来。

胡俊雄先生对野骆驼顽强生存精神的推崇,当然有着深刻的时代寓意。事实上胡俊雄就是维权领域的一峰野骆驼。他不仅在极其严酷的环境中,顽强地坚持长达近10年给上访维权群体普及电脑技术,而且他自身生活也极似野骆驼。我不只一次从上访维权人士中听到过胡俊雄在北京租住着极其简陋的棚房,经常三两天不吃饭,要么是没有钱吃饭,要么为节省钱买电脑零件而不吃饭。因为给访民培训不仅不能收钱,而且还要供给访民吃饭,甚至住宿,而那些损坏的电脑零件,也得靠自己掏钱去买。如此,胡俊雄就经常一边给访民培训,一边自己设法打点零工,以将生活成本降到最低的方式,将挣来省下的钱以维持电脑培训之用。

那次见面时,胡俊雄还跟我讲述不吃饭的好处。他说:人不要吃那么多东西,挨饿其实对身体有利,一些癌症病人甚至通过适当绝食来战胜了病魔。所以,我有时几天不吃饭,也就这样过来了。

看着胡俊雄那黑瘦的脸盘,听着他谈野骆驼与挨饿的道理,我心中涌动着难以压抑的酸楚,从中明白了胡俊雄多年来扎根访民群体普及电脑技术的艰涩,也看到了一个当代中国人权活动家身上放射着的光辉。

这是个黑暗的岁月,任何闪光都将成为黑暗忌恨与吞噬的对象。胡俊雄在多年不断受到骚扰、抓捕、殴打之后,这次居然被刑拘了。虽然至今还不清楚当局所加于胡俊雄身上的罪名,但他让访民掌握技术与知识,这是严重背离顽固反动势力愚民以治的企图的,所以惩治他就在所难免。

由于胡俊雄行事极其低调,虽然他在人权领域努力奋斗了十几年,做了大量可称可赞的工作,但从网络上都搜索不到他一份简历。现综合各方信息,将胡俊雄的有关身世情况简单整理如下:

胡俊雄,男,生于1962年11月,籍贯: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1982年大学毕业,1982年至1995年在当地从事气象技术工作。1995年之后从事科普工作,并关注中国人权状况,致力于推进社会改良。1998年底全国组党运动兴起时,胡俊雄在湖北黄冈与同道们组建了中国民主党黄冈党部,成为中国民主党最早的市级组织。1999年,胡俊雄被黄冈市公安机关抓捕,后来被办理取保候审而遭到长期监视居住。2006年胡俊雄再次被刑拘,后因查不出问题而再次被取保候审。之后多年,胡俊雄在杭州、上海、北京等地从事电脑技术普及工作,主要以北京的德赛电脑培训为基地,长期致力于在访民中普及电脑技术,培训了数以万计的上访维权人士。2014年10月31日上午10点多,胡俊雄在北京市西城区被称为“奥运劳教老人”的王秀英家里为访民义务维修电脑时,遭到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局刑警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带走,之后被警方刑事拘留,罪名不详,现关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15/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