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2月3日)

Share on Google+

2月3日

每天出门成为我的一个重要日常。其实我已经觉得出门不是必要,可我还在偏执地坚持。

我在坚持什么?这个城市不会在明天突然解封,外面不会在一日之内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其实是一个微小的反抗,在信息的封锁中寻找真实的信息,在隔离中寻求和他人的联系,在不确定中寻找某种确定性

昨天的晚餐是蒜苔炒肉加稀饭。

2月2日的晚餐

晚上和我的朋友们聊天。有人昨天和妈妈一起跳了舞;有人一边拼乐高,一边听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书,她说到女人应该注重自己和现实的关系;北京下雪了。

昨晚在聊天的时候,我时不时地在做一些线上联络的志愿工作,但又不想错过大家的聊天,就开着视频,听着她们的声音,很安心。

早上被外面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叫醒,起床望向窗外却是灰蒙蒙的,十点多开始放晴。做完运动,吃了早饭,我打开门要出去,发现自己没有戴口罩。放松警惕好难。楼下有人在跳绳。

2月2日有人在湖边钓鱼

这两天在路上看到的环卫工大都开始戴一次性口罩。

今天访谈了两个环卫工和一个物业公司的保洁员。刘大姐今天50岁,老公是武汉人,她结婚后来了武汉。刘大姐在一个小区内工作,每天走路二三十分钟上班。

她穿着防护服,带着3M口罩。防护服和口罩是物业公司发的,但也都不充足,有就发,所以她的防护服是旧的。

业主现在都不出门,就把垃圾放在门口。刘大姐说做保洁员都是年纪大的人,很多人年纪大害怕感染就不再上班了。我问她为什么还在做,她说总要有人做

因为穿着防护服,不停出汗,浑身都是湿的,每天回家都要洗澡。家里也会做防护,像用84消毒液做清洁,都是她做。

2月3日穿防护服的保洁员

太阳出来了,我就去了江边走了一下。有人在小憩,有人在锻炼。

2月3日,江边小憩的人

那个可以翻单杠的“老人家”64岁,很健壮。他四十多岁的时候开始成为三高人士,还得了糖尿病。他没有吃药,而是从那个时候他开始锻炼身体。疫情期间他也每天都出门锻炼。家里三代同堂,他们都在家不出门。他不害怕,身体比较好,就出门买菜。

下午和美丽录了一期播客,分享了我在封锁中的生活。(2月5日发)很庆幸自己开始写日记,因为它也成为我的一部分日常。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3,72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