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2月6日)

Share on Google+

2月6日

昨天和有点田园一起录的博客发出后,收到了一些微博评论,里面大家充满了各种担忧。有人说:担心公司撑不下去倒闭,担心自己因此失业,还有每个月8000的房贷和2000的房租,生活真的好难!

有点田园的部分微博留言截图

有人说:已经瘦了6斤多,每天看到疫情数据浑身打冷颤,不管是全国的,还是本省的,或是本市的。很多工薪阶层本来的生活已经十分不易,他们为了生活努力地奋斗,经不起太多的波折。他们本来就没有太多对生活的掌控感,疫情下很多潜在的问题没有公共的解决方案和措施,个体更是无力。

有人说:ZF能肩负起责任,做一个可靠的,关心百姓的政府,才是老百姓最大的掌控感。

昨天的晚餐是清炒藕片加稀饭。

2月5日的晚餐

晚上照旧和朋友聊天。

有人开始看司考的视频,有人和朋友吃了火锅。

我们继续讨论关系,聊到自我如何在关系中确立,有的父母是用贬低的方式对待小孩,总是否定小孩,这容易让小孩产生自卑,总是怀疑自己好不好,做的事情对不对;有的父母是用鼓励的方式对待小孩,小孩就会比较自信。

有人说自信像是不会枯竭的井,即便别人舀走一些水,它还是会有。我们曾经的生活很窄,关系有限,以为那些关系就是全世界,所以患得患失,只能努力地投入,现在发现建立关系的基础不是投入,更重要的是共同的认同

武汉今天下雨了,我终于决定不出门了。早上接到一个网友发的求助,求助者的老公和她的公婆都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两个老人已经去世,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才一个月。她有疑似症状,现在也在隔离,担心孩子的照顾问题。我打电话过去了解情况,她说孩子暂时有人照顾,可是她的语气充满了忧虑,不确定隔离后的情况,不确定孩子是否能得到持续的照顾。

2月5日武汉一家被隔离的酒楼

本想静下来整理前几天对环卫工的访谈,可集中注意力还是有点困难。外面依然是一片寂寥,但我还是时不时地望向窗外,似乎还是心有不甘,在确认某种东西。我尽力打起精神来,哪怕短暂地工作和学习也好,我必须要开始。跑神的时间就想怎么让自己好一些,我存的“奢侈品”里有糖,是那种水果硬糖,可以含在嘴里很久,我拿出一颗含在嘴里,增加一些幸福感。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4,0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