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谎言部!中国外交官的话术还停留在清朝总理衙门时代

Share on Google+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病毒来自美国军方实验室”这样的“疯狂谣言”十分危险。 图 : 翻摄自中国茉莉花革命(资料照片)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病毒来自美国军方实验室”这样的“疯狂谣言”十分危险。“这种猜测不会帮助任何人。这非常有害。……最终,我们必须对病毒的来源有一个答案。但是,这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外交官。”然而,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公开鼓吹病毒是美国军队运动员引入中国的。

这一段中国驻美大使接受媒体的访谈,宛如情景喜剧:

主持人斯旺:大使先生,面对公共卫生危机,以事实为基础开展对话非常重要。您知道是谁在散播您所说的“疯狂”的阴谋论吗?

崔大使:我认为这是始于美国的。

斯旺:事实上,是你们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赵立坚在散播病毒来源于美国实验室的阴谋论。他有相关证据吗?

崔大使:也许你可以去问他。

斯旺:您问他了吗?您是大使。

崔大使: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国国家元首和中国政府,不是某个具体个人。

斯旺:他是代表中国政府发言吗?是赵立坚还是您代表中国政府发声?

崔大使:我是中国驻美国的代表。

如果只是看这段对话,你就会以为中国外交部现在存在着左右手互相搏斗的“两个司令部”,似乎崔天凯代表着鸽派,赵立坚代表着鹰派;崔天凯代表着胡温时代还具备部分理性的、愿意跟西方合作的技术官僚,赵立坚则代表着习近平时代脱颖而出的、不惜跟西方撕破脸的“战狼”。如果这样解读,你就太不了解中共的政治生态和政治运作模式了。在习近平早已“定于一尊”的今天,不可能存在“两个外交部”(以及其他的处于“分裂”状态的部门)。崔、赵的截然不同说法,是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各司其职。崔所否定的只是抽象的、“疯狂”的言论,他的矛头指向美国的“歧视性言论”,而并非指向他在国内的同僚(外交部发言人的级别跟驻美大使大致相当)。

从崔、赵的这一幕“唱双簧”可以看出,中国的外交部仍然处于清帝国总理衙门的时代。总理衙门是有名的“拖延部”、“谎言部”和“不管部”。在巴登·鲍威尔撰写的《巴夏礼公使传记》中有这样一段在总理衙门谈谈的脍炙人口的描写:虽然总理衙门的大员们心里很清楚,前来谈判的外国公使希望立即开始言归正传,但他们还是递上美味可口的食品,尤其是甜点。这时来者不得不耐著性子在几乎毫无装饰的会客厅的硬椅子上坐着等待。装着瓜子和果脯的盘子递过一圈之后,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位外交官认为到严肃讨论问题的时候了,心里想,他可以得到对方的理解。

总理衙门的大员们互相使眼色,意思是说谁先来回答他的问题呢?又是短时的或长时间的沉默,只听到寒冷的北风在呼啸。公使惊喜地看到一位大员开口了。他会做出什么答复呢?——“请您品尝核桃,这核桃乃至著名的核桃产地。”然后,他就谈论起核桃的品质来。即使真的转到了公使想要谈的题目上,也远远不会接近目标,因为总理衙门的官员们七嘴八舌,不知道他们真正在说什么。有时中国官员故意粗鲁地激怒他们不喜欢或憎恶的外国人,使他们失去耐心。等到对方发火了,就指责他们无礼。

这种态度的部分原因是他们害怕承担责任,怕做出让步的后果对自己十分不利,因而他们装聋作哑,对外国人的观点像聋子对声音和瞎子对颜色一样没有反应。崔天凯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的话术就是如此——他避免正面回答任何问题,也不给出任何明确的答案。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话,英文勉强过关,但没有一句是真话和实话。他没有任何关于公正、公义的信念,保住自己的职位乃至获得升迁就是他人生的最高追求。崔天凯和赵立坚代表的是一个狂妄专横的元首和一个野蛮残忍的政府,他们自然不能显得过于文明、过于高贵——就像民国时代的外交家顾维钧那样,因为他的英俊优雅睿智跟他的祖国的真实状况形成太大的反差,他晚年只能选择住在他曾经留学和出使的美国度过余生。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5,4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