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2月11日)

Share on Google+

2月11日

很多网友开始关心我的饮食,这让我有些意外,因为我觉得自己吃得还不错。

小时候,每天早晚基本都是馍菜汤,汤一般是白面汤,就是用面粉加少量水搅成固体糊状,再加水把它搅成液体糊状,等水开了搅拌进去。我和我弟不喜欢喝白面汤,家里偶尔煮大米汤,放的米也很少。中午基本是面条,家里逢年过节才有肉吃。夏天可以吃的蔬菜种类多一些,因为农村人都会自己种菜。冬天能吃的菜比较少,主要是萝卜、白菜、土豆、洋葱。

现在尽管是冬天,我能吃到的蔬菜种类也比较多,基本天天有肉吃。我每天喝粥是嫌麻烦,为了省去一些洗锅煮饭的时间和工序,早上会顺便把晚上的粥一起煮了。我还算喜欢做饭的人,但每天花很多时间做饭和洗碗是太不易的。日常的做饭、洗碗是相对单调和重复的工作,而人一般做创造性的工作会更有价值感。如果是闲暇时间学做一个新菜,会很有满足感,而日常为了饱腹而做饭很难有太多乐趣。很多偶尔做饭的男人就不能理解女人对家务劳动的抱怨。

贫穷归根结底是分配不均的问题。当贫穷遇到疾病时,死亡就更近一些。此次疫情中,各省市的病死率中,天门的病死率一直居高不下。2月9日,湖北省卫健委首次公布的省内各市州病死率数据显示,天门的病死率是5.08%,居全省首位。天门市有2个三甲医院,综合性的三甲医院只有1个。天门的医疗资源有限,面对疾病死亡的风险就更高。

昨天的晚餐是蒜苗香菇炒豆干。

2月10日的晚餐

晚上照旧和我的朋友们聊天。有人出小区的时候被量了体温,显示34℃,她还有家人测量出的体温是32℃,据说还有人测出是25℃。测量体温的人说越低越好,完全无视人类应有的正常体温标准

有人问如果解封了大家第一时间会做什么,就有人提到看到的一个段子,网友说要在家再关一天,万一第二天辟谣了呢。大家都莫名觉得很有道理。

讲到后悔的事情,有朋友后悔送我的礼物不够。我表示自己一直对接受礼物感到压力,总是被“礼尚往来”的社会规则所束缚,觉得应该还礼,可挑礼物也很累人,总是希望别人可以喜欢或用到。大家纷纷表示有此困扰。

穷人会更在意送礼,有朋友说:“张爱玲的小说里有个人家里很穷的时候去别人家总会拿一些手礼,可是他家里宽裕后就不再这么做了,而且不再担心别人的评价。尽管别人会说他以前总是会带礼物,现在就不讲礼数了。”

从小,周围的人都是通过别人的礼物判断关系和等级,父母会看谁家过年送了什么礼,婚嫁的时候哪个亲戚随了多少份子。

我初中的时候一周的生活费10块钱左右,坚持省吃俭用给朋友买生日礼物,也会期待在自己生日的时候收到礼物。很多人跟以前的同学并不再亲近,颇有社会压力总还是在同学结婚的时候随份子。送礼物本应是心意的表达,却成了走过场的形式。

有个朋友在参加婚礼的时候不会随份子,而是送一些特别的,甚至是自己手工做的礼物,但她也免不了会觉得不好意思。

一起抠门的朋友变得很难得,我们可以在一起买东西的时候讲价,买到低价的东西还会感到有成就感。

有个朋友说刚毕业的时候买过上千块的大衣,现在想来也是处于一种焦虑,但买贵的衣服并无法让焦虑得以平复

今天是阴天,早上我本不打算出门,结果看到武汉市新冠状肺炎防控指挥部在半夜发布通知,决定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这下我必须出去了。我要确认这是不是真的已经开始落实,以及封闭管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2月11日武汉一家超市的蔬菜区

小区门口除了保安还有3个人,我出门的时候并没有人阻止我。我去了超市,蔬菜很多,肉基本被抢空,酸奶在半价卖。我到肉柜前的时候刚好称重的工作人员又称了几包肉放过来,我就买了3袋肉。一些零食也被卖光了,我买了一些牛肉干。

2月11日武汉一家超市里排队的人

2月11日武汉一家超市的零食区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天出门,我想在外面多待会,就骑着车游荡。

药店门口几个人排队在买药,自觉地互相保持一定距离。今天检测体温的志愿者又摆了桌子出来。

2月11日武汉一家药店外排队的人

有几个卖菜的小贩在关门的店铺前摆摊,被城管要求挪到一个店铺的侧面,至少8个城管在处理这件事,他们只是站在一旁,没有一个人帮他们搬蔬菜。

路过积玉桥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口有几个穿防护服的人,有个手拿CT的人跟穿制服的人说着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小区门外还是有3个人,其中一个穿了防护服。我进小区的时候,他们对我说:“尽量少出门。”我担忧地说:“那买菜怎么办?”

“多买一些。”

“那吃完了也要出去买。”

“可以出”

“你们每天都在这里吗?”

“不会,保安会在,市里检查。”

面子工程总还是会有人力。封锁的不只是病毒,还有人。

回家后,我把3袋肉分成了14份,接下来的两周我都有肉吃。

2月11日接下来14天的肉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2,64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