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崇光:对久盼出炉的李文亮事件官方调查结果,为何疑窦丛生?

Share on Google+

特约评论员:郭崇光

2020年3月19日,期盼已久的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事件官方调查结果出炉,尽管调查称武汉警方对李文亮的训诫不当、执法不规范,并建议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因为目前言论媒体审查超严,公众舆论对此是否接受不可而知,但是在各种网络平台上,相关质疑仍然此起彼伏。譬如说,李文亮发布信息,警方是如何发现的?到底是被人举报,还是警方依据指令调查处理他?李文亮发布信息是依据卫健委的《紧急通知》,如何变成了“传谣”?低层级处理,何以登上国家级媒体央视?

另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便是,这份报告称李文亮被训诫的日期是1月3日,而“平安武汉”则在此前两天发布消息称传唤了8名发布或转发预警信息的“违法人员”,这其中是否包含李文亮,如果不包括,这些人又是谁?调查结果当中并未给出答案。

出具调查报告的机构是在李文亮病逝过后赶赴武汉的国家监委调查组,这是一份迟来的调查报告。就在同一天,官方宣布全国新增病例为零。在外界看来,针对此事的调查根本无需旷日持久,然而,自2月8日调查组进驻武汉,到3月19日报告出炉,整整40天,这样的效率和高度掌控的时机,或许非同巧合,令人大跌眼镜。

报告总共只有879个字,只是简单地介绍了李文亮在微信上发布疫情、接受谈话、训诫的过程,以及他的就医情况、去世抚恤、善后措施等。明显与公众的期待相去甚远,这样的调查让国家监委出手,无异于“杀猪用了宰牛刀”。公众更关心的并非李文亮的“吹哨”经过和真实死因,而是他被训诫背后权力上下其手的黑箱内幕。报告并未论及这一关键点。对于公众而言,报告的内容是早已被媒体报道过的,阅过报告,心中不禁疑窦丛生、怒火重燃。

李文亮医生的不治身亡一度使得群情激奋,“网络国葬”盛况空前,当时的大陆当局显然如坐针毡。国家监委调查组的踏足江城一度大悦民心,可现在看来,此举的最终目的不是寻求真相、还人清白,而是压制公众的愤怒情绪,维护政权稳定。当局这一举措或许有一定效应,加上湖北、武汉一把手被更换,以及网络禁言加剧,针对李文亮事件的民怨公开表达得以大幅度下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武汉警方从事发以来一直按兵不动。倘若当初训诫李文亮只是武汉警方的自选动作,为何一直对民意置若罔闻?一种解释是警方当初只不过是上意难违、奉命行事。当武汉警方等到调查报告承认对李文亮的处理不当、建议武汉监察机关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及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之后,才开始行动,撤销对李文亮等人的训诫并向家属和公众致歉。

时至今日,湖北以及武汉并无更高级别的官员为李文亮事件担责,而最终的处理对象仅局限于训诫李文亮的派出所。这一点看来非常诡异。兴师动众的高级别调查,为何最终只是这样一个结果?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内情是“水太深”? 曾为众矢之的武汉警方被处理的警员同样成了制度的替罪羊,因为他们只是遵从上意、照章办事而已。再说了,以中南路街派出所的级别,绝无让央视垂青而将训诫一事反复播放的能力,这背后的权力之手才是更应该被揪出和处理的。

北京人权律师程海表示,这份报告结果有微小的积极意义,但还是缺乏重要行动。首先,没有提出对训诫处分的违法性;第二,没有肯定李文亮的行为带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第三,追责不明确。?

调查报告所呈现的内容或许只是调查组调查结果的很少一部分,背后,来龙去脉即使他们已经摸清,也不会公开,或许因为有难言之隐。让级别较低的派出所警员背锅,可能是为了保护高级别的官员。

对于调查和处理结果,各个平台上有群情激奋的反应,部分网民质疑该报告避重就轻的文章被删除,不过,仍然有一些被以图片的形式私下散发。面对新一波的舆论反弹,大陆的宣传部门下令基层公职人员跟帖,对调查结果表示赞赏,在部分新闻下面,跟帖可谓千篇一律,虽然出自不同人之手,可见,跟帖者的不用心和无奈。

倘若不是因为事发之初舆论的强烈逼问,针对李文亮事件的调查结果会不会出来都很难说。可是最终出炉的调查结果是一个避重就轻、敷衍了事的文本。它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国家监委调查组对民意的藐视和对民信的亵渎,更是大陆当局不惜代价、维护垄断权“稳定”的结果。

2020年3月25日

维权网

阅读次数:1,4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