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归北西北作

Share on Google+

他们依旧劳累,时间的精灵
他们在流坠的大火星四周跳跃,冲刺
并且细声歌唱回想过去交叠的岁月
当风雨以绝对的高速猛推我的背
一枝蝴蝶兰也跟着雕萎──无妄之紫
溃散在暗晦的一角,温柔,寂寞,凄美
暑气直接向正南方退却,一天
比一天稀薄,如午夜壁炉里的余烬
在我孤独的注视下无声息化成灰
如悄然老去的心情悬挂在垒垒瓜棚上
涵涌的秋意,仿佛听到谁的
吶喊超越我冷淡淡的血,划过
大海里一条永远不再的南回归

其实他们始终都在嬉戏,时间的精灵
穿凿更漏的刻度和子午线
升高为初雪,落下
遂笼罩在无穷延伸的针叶林梢
俯视人间依稀还有些宽恕,午夜开始
将电子表拨慢一小时表示妥协

我愿意相信虚实互击可以将逝者
唤回──如斯乎流水请听我说:
雷从春天那一边隆隆洊至,于是
请听我说,我蜷伏在宇宙的阴影下思索这一切
假如他们愿意分头寻找将发现那无所不在的
忧郁
只是雨林里暴戾的苔

1992

阅读次数:3,4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