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颐:我动脉里的里尔克

Share on Google+

客栈流动,即使异乡也会滑翔
一滴眼泪
就能使我们宿醉
就能湿透你诗行间的白球絮

一点挑逗一点勾粘,都被吹拂都被浸湿
忽然我们周身酒酿味
漫卷的飘浮是不是你
没有房屋没有大地的仰脸?

凌晨的手指把钢琴敲响而我
仍在勺你眼睛里的蓝——
我动脉里的里尔克,栖居在脉动着的秋天
孩子般依恋微凉中的温
提着灯笼照映玻璃

小木屋。蓝眼睛。窗花噙著亮度变幻颜色
倾城紫,水里的翡翠
火镜里的缠丝玛瑙
流转不定是起初,抑或仅止于瞬间?

我动脉里的里尔克,你是微微,你每一根
睫毛上的水气
都能照亮宿命论的窗

古老的阳光穿透我
绵质的罅隙,穿透我的骨瓷杯,穿透我们
同等古老的惊惶
还能探索作品与生活间的敌意吗?
你有双无辜的眼睛穿透了时间
我的孩气早已逾期,不足挂齿

而我只能
听自己
动脉里的你

亲爱的里尔克请你入夜
住进我动脉。那里簇闪著鬼雨,神性的花粉
植物精子奔驰的香
去别人的书桌前,先来到我刮伤的耳根
欢唱你的原始林

来源:博客来

阅读次数:1,8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