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颐:让雪烘暖我们的小屋

Share on Google+

泪滴旅行着时间的唇语
你勾勒,你接住,手势间有鸟鸣,春天
由远而近,古老动物的鼾声

或许春天的几何学就是你
此时白色的听觉
仰脸,让雪花侧溜我们经年累月
眼角的泥灰,像银色碑文中的祝祷声
让雪的寂静烘干我们的小屋
让雪羽可爱的尾巴
安慰我们怀中
燃烧的陶瓮与冻伤的宝贝

嘘,别解说了,你指缝有泪滴的舞踊
微伤感而沧桑的侧脸那么纯净
让无声的唇语为深冬祛魅
温暖得像穷人餐桌上的白面包
一小片一小片珍惜地剥食
让雪的寂静
烘干我们斑驳的小屋
由远而近,永夜的鸽铃铛不也是希望?

春天窝在初始静定的栖居里
曲弧的角落,片羽中的片羽
鸟鸣和油画,都在你一道优扬的手势弧度间
小尘埃,春天的臆想,那么可爱地一片片落下

当微光像一滴蜂蜜寻找巢穴
你知道你描摹的是虔诚的皱纹,流质的月亮
春天尚远,我们从初冬即开始等候
因为听到古老动物的鼾声由远而近
整个冬天不会再惧怕

泪滴旅行着时间的唇语
你勾勒的,空间的缝隙和微光,是春天的预知
你知道那是我赖以维生的,你的手势

原载:联合报副刊2018年7月31日

阅读次数:3,3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