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颐:最美的断代

Share on Google+

李元胜:“每一天,都是微渺的胜利。”

在我们失败的日子
倾圮着发光

当你直视,坦然的眼色就是神启
你皮肤下有流动的灯火小街
古老失传的民谣
唱在最私密的市井声,忽然下起隐形的雨
花洒般使时序倒置

是一根根黑弦在倒拨夜晚
黑与黑之间难以辨识。黑弦。黑夜。黑草原。黑色史书
是一根根黑亮的弦
小小的断代
绷著一根根濛昧未明的忧愁。带溼气。

拨奏的手指长出小马的无辜眼睛
你的声音草坪
展开一段破碎而悦耳的滑翔——

你滑过来。我淌过去。我们的失败,使全世界的雨丝
落在连通著最酸楚的
最细那根弦

还需要买醉吗。虚弱的罅隙。像虫
穿越红酒沉淀物
葡萄因为成串地死去而反光

如果倾圮,就是最美的断代
还需要劈开吗
古年轮剖面像我们钟爱的黑胶唱盘
播完整曲就是幸福
但跳针是美的
就如黑叶蕨镶金是美的
还要烧柴吗
还要解冻爱斯基摩人的言语雪块吗

因为失语,内在的歌才会透明
因为失败,我们才能渐渐的轻
身体浮荡成省略的白
不用随时代而沉溺。还需要买醉吗。一切如此微渺:

我们始终沧桑但不带杂质
正因微渺的失败
每天都可以经历一次,透明的胜利

胜利两字,在线香花火的焚燃声中
细细地烧炙自己
转凉瞬间,又被整个时代的失败
转过来抚慰。烧过的玻璃丝是哑巴的音节:

最美的断代是你
最美的失败是我

当你直视,坦然的眼色就是神启
当你瞥见山峦回望的眼神
疲惫但像个孩子
笑语间,我们成为时代暗流倾轧之下
纯净的获利

注:向罗智成的《黑色镶金》、《泥炭记》重新出版致敬。

来源:《幼狮文艺》2019年1月号

阅读次数:9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