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小树:方方日记接力7:无比漫长的春天

Share on Google+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020-04-01

我始终认为在言论方面,按作家的性别来说,还是女人比男人更勇敢更有韧劲更不屈不挠。男人相对更犬儒更懦弱一点,更倾向于在名利之间爱惜自己的羽毛。

无比漫长的春天

文/深圳小树

我一直认为深圳没有春秋两季。往年一过完春节,几个回南天,气温迅速上升到又热又闷。孩子在深圳长大,一进入三月份,就闹着要开空调睡觉才睡得舒爽。

据说新冠病毒怕高温,当年的SARS 一进入夏天就消失了。特别的环境中,总是希望有奇迹出现。今年的天气却非常奇怪,你盼着高温吧,高温却一直不来。这鬼天气一直不转热,经常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闷闷的气温一降再降,反复无常。三月的深圳也来了一个倒春寒,“三月天,孩儿面,一日变三变。”

这个春天显得无比的漫长。

去年我还乐滋滋地用细细密密的文字铺排了一篇《深圳湾的春天》,今年没想到要和孩子宅在家里这么长时间。孩子高中上网课,一日三餐,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忙碌。不停地追逐网上海量的有关疫情的各种信息,感觉这些信息已经把自己给击倒了。我实在是佩服有的在疫区非疫区还能收拾心情进行写作的人,我每天的例行活动就是追一下武汉作家方方和诗人小引的疫情日记。本来在外围声援写了两篇关于疫情的文章,微信的检测文章实在太严苛了,只要被人举报就被删除文章。这种文字审查制度,让很多真正写作的人丧失了表达的欲望。

孩子的网课没完没了,作业排得比在学校里还密,每个科目的老师都建了作业的进度群,比学校内课堂的作业多了额外的负担。高中生又回到了初中让家长协助打卡的学习模式中,这是最让我不耐烦的。我最郁闷的就是现在的学校教学,不是培养学生的独立学习能力,而让家长太多地参与到孩子的具体学业监督,这并不能锻炼学生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再这样把学生和家长封闭到一个空间里,这亲子关系就崩得越来越紧,快要崩溃了。

好在深圳没有封城,想要出入街道商场公园还算自由,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到处乱跑的话,总有一种不守规则的负疚感。深圳这几年引入了许多南美热带的花树。阳春三月,武汉有大片全国闻名的樱花,江南也是桃红柳绿了吧。

南美的花树,粉红宫铃木是在春节前开放的,黄色宫铃木是在春节后开放的。我上下班经过南山中心区时,总会为这些在树上盛放的花朵而停留驻足。举起手机仰望天空,拍它们娇美的身姿,为自然的美恍然感动。

南山人才公园里的粉红宫铃木推迟了花期,开得正艳,湖里有几对鸳鸯宁静休闲,湖边的花下的游人三三两两,让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些许放松。黄花的宫铃木今年开得没有那么密,有点稀稀拉拉的。等第二个周末再过去时,花瓣雨一样地掉落一地,密密地铺在了草坪上,有打着小花伞穿古风的姑娘路过。

2020年的这个春天是让人铭记的。站在自家阳台上这方小小的天地远眺,远处是南山中心区的高楼大厦,路面上的车流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繁忙。幼儿园那帮小宝宝们戴着口罩在园子里踢球,对面楼盘的小朋友在小区平台上骑三轮车,公园里的木棉花开了红了一大片又掉了,树上的颜色由一片片的浅绿变成了深绿。

原本是以为和全国人民一起坐一个月子就行了,坐月子最多也就40天。可是看着方方的日记,一直数到了60天。有些过年前回去湖北的,从湖北解封以后回深圳还得再隔离14天,这相当于前后要被困在室内六七十天,简直是度日如年。深圳最近几天是湖北返程高峰,留学生回国又是大军压境,境外输入型确诊数据也在上升,这防控形势简直是内外夹攻,依然严峻。

经济学上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这个国家甚至全球,有多少人是拿钟点工资,拿日薪、周薪或者月薪的呢?有多少人是做着手停口停的工作呢?没有经济活动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收入。国外的政治家一开始在电视上只顾一再地抚慰民众,这是一场大流感。还是华尔街的资本市场反映了真实,疫情在美国扩散后直接导致了美股的几个熔断,蒸发了美国自上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十年的股市涨幅的财富。这对于世界头号经济大国,意味着什么?这些财富可也是全球人民的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

这个春天实在是太漫长了,漫长到很多平时不发声的人都忍不住。著名华语作家严歌苓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极专注于自己小说编剧作品的人,很少表达公众意见。前些天她也憋不住了写了一篇文章出来讨论疫情中的热点问题。她和方方是一个年代的作家。方方也在日记中对她进行了回应。我始终认为在言论方面,按作家的性别来说,还是女人比男人更勇敢更有韧劲更不屈不挠。男人相对更犬儒更懦弱一点,更倾向于在名利之间爱惜自己的羽毛。

方方每写一篇日记出来,网上就出来十篇骂她的文,还有人用高中生的名义去恶毒攻击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是有的人偏偏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就要去进行下作地举报到让你闭嘴。偏偏某讯还是这种拉偏架的,封别人呐喊的口,置他人于死地而后快的。真让人感到恐惧与瑟瑟发抖。这是言论的春天吗?这些人的思想还冰封在凛冬城里吧?

“没有等不来的春天,没有盼不来的黎明。”春天好歹已经来了,让人忍不住多了一些希望。但很多信息又让我感到绝望。在一个疫情爆发的特殊情况下,人的思想也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人群与人群之间,观点与思想的对立,撕裂越来越严重,让所谓“君子和而不同”都只成为《论语》里的纸上谈兵。

春天虽然到来了, 但是很多人就这样留在了冬天里。这股冬天的寒意,让这个春天显得如此漫长。

夏天啊,快快来吧。

【作者简介】深圳小树:本名张云燕,方方日记读者。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资深文艺中青年,跨国企业驻深圳IT人员,工作之余兼职写作。本文原载作者个人微信公号“深圳小树”。

阅读次数:1,4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