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胜慰:方方日记接龙之5: 在汉口祭武汉的你们

Share on Google+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020-03-31

在不下雨的间隙中,有一些人,很忙,忙着预约,忙着去汉口殡仪馆,去排队,排队领骨灰,平静地排队,平静地领骨灰。

在汉口祭武汉的你们

文/杨胜慰

从26号开始,就没有新的方方日记可读了,是啊!连续60天,大家也应该让方方休息一下了。

今天是3月28号的武汉,这是早晨,我看了一下时间,八点零五分,我开始记录,我在汉口,这两三天,武汉接连下了几场大雨。

雨真是大,是把天都下黑了的大雨。

回想了一下,武汉,好像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了。

这几天的大雨,我感觉,是很有灵性的大雨。

因为,在不下雨的间隙中,有一些人,很忙,忙着预约,忙着去汉口殡仪馆,去排队,排队领骨灰,平静地排队,平静地领骨灰。

汉口殡仪馆,很平静。

10几位装卸人员在侧面的静雅厅西侧忙着卸骨灰盒,一共5000个,是分两天运来的,每500个一垛。

现在是28号的黎明时分,天还没有大亮,我同时在两个苹果终端上浏览,离我开始记录今天的日记,还有几个小时,我是从8:05分开始记录的,在八点零五分之前,我在苹果终端上浏览了大量的内容,突然看到,一张令我震惊的照片,一个十分安静的场景,你们的亲人、社区人员、其它人员,一起在领取你们的骨灰。

对你们来说,日期,星期几,时辰,几点几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们已经永恒了。

一切都已经归于寂静,生命永恒的寂静。

然而,这一刻,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我,有话想对你们说。

轻轻地说一说。

我是我,也可以是大家,是许多的人,不是我一个人,千千万万的人,其中包含了我。

我是千千万万华夏子孙中的其中一个。

我想轻轻地,说一说。

天地不语,这里黎明静悄悄,悄无声息。

天地有眼啊!

在人们排队的时候,保证了不下一滴雨,一滴雨都没有下,而且天色也晴朗明丽。

十分明朗的感觉。

上天明亮。

大地明亮。

苍白的亮,哑光的亮,画质显得格外高雅,清晰度、保真度、神化度,极高。

这是在要我们都睁大眼睛看呀!

天神也在看。

你们也在看。

大家都在睁大着眼睛看。

看许多许多的人平静地在排队,排队领骨灰,平静地排队,平静地领骨灰。

武昌的江边,长江大桥附近,在中华门至武汉音乐学院之间,有人又开始在低声吟唱:过路的看风景,居家的卖清茶,汉阳门的轮渡可以坐船去汉口,汉阳门的花园,今天属于姚贝娜一样一样住“家”的人。

一切都十分平静。

天空,十分明朗。

然而,一旦开始下雨,就是大雨,也可以说是暴雨,这应该不算是造谣,密封在城内的900万武汉人,每一位都是可以证明的,瓢泼一般的雨,浇灌我们密封60天之下枯萎凋零的心。

白肺,稀烂的心,我们共同一起渡过了60多天,还有,方方的封城日记。

前世一盏灯,照亮后半生。

在开始下雨的前后左右的时间,天色如日全食,有如世界末日一般的黑漆漆。

我想,这是集体在哭,一个庞大的“新冠症候群”,一个很大很大的集体,在哭另一个很大很大的集体——也就是你们,也一起在哭,大家都合在一起,大声地哭,借着雨声哭,26号,27号,是天神也一起在哭。

亲人群,亲友团,亲爱的至亲,其中,包括华中科技大学的段正澄院士,武汉人口头上的:老华工,老教授。

应该有李文亮医生。

应该有江学庆主任。

应该还有另外三位同事。

你们都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同事、同仁。

应该还有林老板,医院门口的小卖部的老板,医院的南京路院区,门口的小卖部。

还有许许多多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名姓的骨肉同胞,3千多人啦!

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呀!

啊!

是吧!要站起来,是要站一大操场的,要知道,元月23日封城之前,你们都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个都在武汉三镇忙碌,一个个都正在准备欢欢喜喜过新年,有人在买年货,有人在看风景,没有人卖清茶,很多人都在打年货。

然而,元月23日当天上午10点开始,一切都停止了,一切都凝固了,一切的一切,在瞬间,一刹那间,都发生了永远不可逆转的历史变故,有如一百零九年前的1911年,武汉飞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空,因为新冠,因为新冠,因为,新冠。

因为新冠,你们成了新鬼,这是多大的冤屈啊!遗留在了人间,多大的悲痛啊!让我们来承受。

默默地让我们来承受。

1月23日上午10点,我正走在汉口卓尔书店附近的人行道上,远远望去,对面的长航医院的后门,正在往外面拖什么,一大群穿着防护服的人在拖,我本能地退让到了远方。后来,看到医院神经外科的一名护士长写的日记,说她和她妈妈都感染了,69岁的妈妈很快就走了,她活了下来,记下了一篇日记。

那些天,天天驰援武汉的多个殡仪馆专业团队,估计现在也都应该返回故乡了,在这里,衷心谢谢你们!是你们放弃了春节假期,从全国各地驰援武汉,与武汉的同仁们一起,为我们武汉三镇死难同胞的服务,让他们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这让我们很多人都想起日本经典影片《殓葬师》中的许多情景,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的辛苦付出,让冤屈太多的死难同胞难以瞑目的灵魂可以多一份理由来安息,再一次感谢你们!衷心感谢!

我的至亲,我的至爱,我的骨肉同胞。

不要找了,不要再找了,不要再找你们的手机了。因为你们的手机,方方在日记中仅仅只是多记录了那么一下,多说了那么一句话,就有多少人不依不饶。

不依不饶地找她的麻烦,象疯狗一样,无休无止地找她扯皮,扯皮,再扯皮,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平时,在中国已经改革开放40年之后的今天,歌舞升平之中,我们真的还没有注意到中华大地居然有这么多的疯狗,此次居然一古脑地都跑出来了这么多,撕咬方方,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其中还夹杂着一条61岁高龄、中古时期的散装癞皮狗,不知道是哪一家哪一个门派的野狗,也许是无人认领的最垃圾化的乏走狗,它自以为很聪明,很有文采,巧扮天真,装嫩卖萌,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一名16岁的高中生,要跟方方奶奶说一说,说一些极端下流无耻的话,当时,方方及其朋友圈判断,这更像是一个五十来岁的抠脚大汉,也许是念在他亲切地喊了声“阿姨”的份上,方方对他,算是比较客气,也许是累了,懒得认真,很多也许,因为这是一只品级太低的野狗,也还不算是最疯的狗,只是太肮脏、太油腻,各式各样的疯狗都跑出来亮了个相,其中,有两条有名有姓的家狗,不用点名道姓,大家都知道是谁,它们的出场引起了众人的高度关注,但是,结果却令人很是失望,失望至极,它们都只是跟方方大战了一个回合,就消得无影无踪了,其实,大家看兴正浓,许多人已经把“方方武汉封城日记”当成了“德云社3.0版”——移动互联网后时代的多终端互动版本,大家都以自己的姿态隐藏在终端后面,24小时,时时在线,处处在线,谁都不嫌事大,只怕不热闹,只是,方方太累,让方方休息一下吧!

你们知道吗?从元月25号——大年初一开始,方方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写。

在日记中,她没有少记录你们,60天的时间,一向慵散而又勤奋的她,鼓足勇气,一口气写了60篇,在全球华人巨大的“中华良知群体阵容”的充分鼓励之下,她坚持写,天天写,手患上了疾痛,也不管不顾。

天天写,写了一天又一天,主要就是记录你们和新冠而产生的一切,还有与你们和街坊们相关的其它一些琐碎小事,没想到,惹上了一身的麻烦,惹来了一身的负能量冲击波,骚气、戾气、晦气,混合在一起,很不吉利,我们看在眼里,心里很是不爽,但又能怎么样呢?无能为力,最多只能隔着终端屏幕说几句鼓励的话,现在好了,60天过去了,让她彻底清松一下吧!脱个胎,换个骨,如此之类什么的,换个心境,大家都趁机会松一口气,换个频道,你们也一样,不找了,不找手机了。

安息!

安息吧!

我们懂你们的冤屈。

我们能不懂吗!在封城后的城内,我们一直体味,一呼一吸之间,与你们同在,天地同在,从灵魂的最深处,懂得这个冤屈。

你们死了。

我们活着。

我们幸存。

我们铭记。

永远铭记。

安息吧!

安息!

我的至亲,我的至爱,我的骨肉同胞。

今天我在武汉,汉口,祭奠你们,三镇,全体死难同胞。

【作者简介】杨胜慰,武汉人,职业经理人,2003年出版《温州财富之路——小康中国的尖兵》。

阅读次数:1,5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