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6

“占中”将进入第50天。从当初成千上万人,到如今寥寥无几,我香港办公楼下的路依然没有解封。也难怪我这次在内地所到之处,青年学生与网友们最关心的就是“占中”,都急于想同我交流。

我发现,内地人对香港“占中”忧虑很深,可能和他们基本上都走向两个极端有关:少部分人认为,特区政府必须马上答应学生们的要求,而绝大多数人则认为,拖太久了,必须马上清场,对不法“占中”堵路的学生进行逮捕行动,打击港独,彻底干净地消灭境内外敌对势力。

翻开大陆任何一条报道“占中”的新闻,看看后面的跟帖就可以印证我所言不虚。我当然知道,根据“你的跟帖违反相关规定”而删除了一些留言,但即便如此,留下来的大量跟帖都是对“占中”过激的批评、恶狠狠的咒骂,呼吁政府立即清场,马上抓人——从留言数量和IP地址来看,这不可能是“五毛”或“自干五”留下的,而是从某种意义上真正代表了内地的主流民意。

学生“占中”肯定是违反香港法律的,这个连发起“占中”的那三位教授都知道,最近他们要去投案自首了。美国也清楚,所以奥巴马在APEC期间表示美国没有支持“占中”。习近平也明确表示,“占中”是非法的。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从一开始就有能力清场,更不用说现在只剩下不多的学生在坚守。可是,在中央与特区政府都容忍学生“占中”持续了整整50天的情况下,我们怎么竟然有那么多网友与青年人对香港的不同声音深恶痛绝,甚至要赶尽杀绝呢?

说实话,我对“占中”并没太多的忧虑,这种事在法治和民主的西方国家也时有发生,香港学生对普选、政改有异议,加上对香港经济下滑,对香港少数富翁与精英治港的不满,用非法“占中”这种手段试图引起中央与特区政府的重视,虽违法却存在沟通的空间。我相信中央与特区政府已掌握了相关信息,不会把提出政治诉求的学生同极少数港独、海外势力混淆一团,该对话时会对话,该清场时也会清场。我相信香港人有能力管理好自己的事,也相信中央政府会认真执行“一国两制”。

所以,我并不担忧香港的事,我深深忧虑的是我们那么多内地的青年与网友对“占中”的过激反应。在他们眼中,违反了香港不得堵占道路法律的学生好像挖了他们的祖坟,拆了他们的祖屋,又或者是把纳税人的几个亿藏在家里被发现似的,他们嫌中央与特区政府太软弱,恨不得立即跨过罗湖桥,对“占中”学生痛下杀手。

我能理解在资讯不足、讨论不够甚至事实被歪曲的情况下,内地一些人对香港“占中”的焦虑与两极化,但互联网时代,没有你得不到的信息,只有你不想看到或者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明知自己资讯不全却还是处事极端,不但是对他人,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要知道,一个社会怎么对待持不同意见的人士,不仅仅关涉到一个国家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攸关我们每一个个体的福祉甚至安危。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相信都听说过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被纳粹处死时留下的这首短诗。但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呢?大多人会说,那是在希特勒纳粹执政时期,是在战火纷飞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是和平时期了,时代不同了。

我说,错了。以我的知识与人生经历,我想告诉年轻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在我们一生中,一定会有某个时候,我们会“沦为”“异议分子”,同主流或者大多数人的意见格格不入,我们还有可能被环境和大众孤立,成为少数派,受到不理解,甚至被欺负。我们平时如何对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士,最后都会在某个时候或者某个阶段,折回到我们自己身上。

远的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那些打天下的领导人如刘少奇、彭德怀、邓小平、习仲勋等都曾经沦落为“异议人士”,刘少奇被活活整死,习仲勋被挂着牌子游街,小平三起三落,我亲身经历过周围的群众高喊“打死邓小平、再踩上一只脚”的场面……

也许有人说,我远离政治!是的,你可能立志一生小心谨慎,随波逐流,与“异议”绝缘——可你真做得到吗?你也许没有遭遇到为了共同富裕而强拆你房子的事,但你不可能没有碰上各种各样发生在你和你家人身上的不公与不平:单位分房与提拔都绕过了你、到政府办事受气、除了你家的孩子别人家的都靠关系找到了好工作等等,只要生活在地球上,你一定有感到孤独或者被孤立,希望诉说和呐喊的时候……

嗯,你说你们家不会这样,因为你们有权有势,从来都不会孤独,只有你们家“老爷”把人家打成“异议分子”的时候——果然如此吗?一年18万落马的贪官都得到了公正公平的对待?那个手上制造了最多“异议分子”的周永康先生现在不也成了贪污犯、“异议分子”吗?

相信我,这一辈子,你一定会一次或者多次成为这个社会的“异议分子”。当你起劲营造了一个毫无宽容可言的社会环境,总有一天,你,或者你的子孙后代会有欲哭无泪的时候!

杨恒均2014年11月16 南昌(从两场同南昌网友与大学生交流内容整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