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南京,先在南京慈悲社小学读书 后进入南京十中,现在的金陵中学。历来是优等生。我父亲曾夸他“吾家千里驹”。文革降临,仅仅是初中生的他远赴淮安县仇桥公社插队。十几岁就开始独立生存。

幸运的是,他在那里成家立业,最终全家移居美国纽约。先后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和洛克菲勒大学任职。他引以为傲的 是他在Robert Roeder 实验室的近二十年的工作经历,直到最近退休。我想在洛克菲勒大学的许多科学家,都应当认识这微笑的Jack Fu 吧。

我们兄弟俩很亲近。记得当年有一次我骑自行车三十里去他的插队的生产队,在一个茅屋找到他。他当时没有什么招待我,千辛万苦,找到两个鸡蛋,和一些山芋干 ,自己烧火,油烟隆隆,烧好全给我吃了。在美国的过去三十多年里,我因为工作繁忙,很多私事都请他帮助和了解。 他从来不厌其详,比我还认真的帮我做事。就在几天前,还在帮我查看我 TIAA 的账户,指导我怎样在现在的金融危机中布局。我自己的工作和事业 他有时比我还关心,不时提供给我有关信息。

不仅仅对我 ,他对同事们也非常热情。实验室的小朋友恐怕一定记得一件小事: 在他们工作劳累时,会看到Jack 经常带来的水果,特别是樱桃,和大家分享。然后听他大声的谈天说地,不亦乐乎。老板 Bob Roeder 据说在晚上赶写NIH基金或者向Cell 投稿时,也会发现Jack 带来的樱桃。

和我整天忙于工作不同, 他很enjoy 平常的生活,特别是纽约的熙熙攘攘 和高楼大厦。最自豪的,他几乎游遍全欧洲,在各个皇宫和大教堂留下他的足迹。

他的一个最大兴趣,是研究世界大事,从年轻时就喜欢和朋友们争辩不休:一个小人物,却比美国总统还有主见。可惜人生没有给他从政的机会啊!

从我们的微信里 ,我还保存他对这次疫情的分析和对我的警告。和我一样,他由中国回到美国度春节,也订好了机票准备五月再回国。怎么没有想到,纽约疫情凶猛 ,几天内,就最终吞噬了他。

不论怎样,Jack 正元 有幸福的一生。他有助人为乐的天性,也刚正不阿,喜欢指点江山。科学也是他的passion。家庭就是他的安乐窝:相信他的孩子 ,特别是他的可爱的孙子孙女 一定会长久的记得 grandpa 的微笑吧 。

傅新元
March 31,2020

来源:明镜新闻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