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我刚滿18周岁,便获得了第一次选举权。那是区人大代表选举,选举我所在地区的一名区人大代表,选票上只有一名候选人,这名候选人由中共区委提名,选民的“一人一票”选举权仅限于在这位候选人姓名底下划个圈圈。若要反对或提名他人,宛如痴人作梦,绝无可能。普通选民的选举权利,到乡、镇、区便要止步,再往上的县、市、省和全国人大代表的选举,便由你选出的代表、代表的代表、代表的代表的代表——替你代劳,不容你操心。这便是中共奉若神明的苏维埃式“無记名间接等額选举制度”, 这种师承前苏联的选举模式自中共建党立国延续至今不变,也是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恩赐给香港臣民“一人一票”民主普选的来由。不过给港人的“一人一票”含义,巳由大隓地区“给指定的候选人投一票”,进化到“给指定的2-3名候选人中的某一人投一票”,中共好似已作了极大的让步,可惜港人不接受这种恩赐。

中共选举制度师承苏维埃

中共的理论、道路、制度都来源于前苏联,至今仍有理论、道路、制度—-三个自信之一说。“無记名间接等額选举制度”脱胎于俄罗斯的“苏维埃”。1905年俄国罢工工人举行大罢工,罢工工人推举代表,成立“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俄文简称为“苏维埃”。1917年十月事变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最高权力机构即称为“最高苏维埃代表会议”, 地方权力机构为各级苏维埃。连国号也改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俄文简称“CCCP”,英文“USSR”, 中文“苏联”,苏联这个国号就植根于苏维埃。

与苏维埃密不可分的“布尔什维克”,在俄文中是多数的意思。1903年在比利时首都布罗塞尔举行的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以列宁和托洛茨基为首的多数派主张民主集中制和铁的纪律,称为布尔什维克;以马尔托夫和普列汉诺夫为首的少数派主张议会斗争、和平过渡,俄文少数派称“孟什维克”。 因此前苏联共产党自称为布尔什维克,在共产党名字后面还要加上一个(布)字,如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大学的必修课《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共建党立国,事事以俄为师,三十年代占地为王的根据地,均自名为“苏区” 由苏维埃代表会议任最高权力机构,如江西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和苏区内部行文,最后一句结束语都是“此致布礼”或“致以布礼”。1949年9月中共在研究国名时,党内激进份子曾主张在国名前冠以”苏维埃”三字,效法苏联。

布尔什维克夺权后成立了第三国际,用武装夺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指导世界各国革命,中国也深受其害,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三国际方被解散;被布尔什维克指責为修正主义和改良主义的孟什维克一方成立了第二国际,继承了恩格斯创办的第一国际传统,欧洲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工党都参加第二国际,现在由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北欧诸国,已实现民主社会主义,经济高度发展,人民安居乐业。了解这个背景就可知晓世界发展潮流,前苏联解体,共产主义阵营分崩离析,而民主社会主义却欣欣向荣,胡锦涛和习近平都偷偷派人去过北欧考察。布尔什维克依仗多数压制少数派孟什维克的那段历史证明,真理不一定都在多数人手里。今日今时,中央和全国人大挾13亿人囗之众,威胁利诱700万港人就范,也是以势压人,一国两制早已荡然无存。

间接等额选举是笼子里普选

人们公认李井泉和柯庆施为毛泽东的好学生,一个独霸西南,一个坐镇华东,两人都学会了毛泽东独断专行的霸道作风。

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张文澄(1915-1989)是中共优秀的地下工作者,1936年参加革命,曾任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重建和整顿当地中共地下组织。1952年四川由川东、川西、川南、川北四个行署合并建省,中共中央早已内定李井泉为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可是建国初期,学习苏联,要作选举秀,表面上要遵守《党章》规定的“党的各级領导由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的原则。那时中共从中央到地方盛行苏共的苏维埃“等额选举” 模式,候选人和当选人等额,没有选择余地。有人提出省委委员候选人中没有地下党成员,李井泉不加理会。

一人一票等额选举结果,李井泉少了4票,他觉得有损面子,指示省公安厅长赵苍璧用公安特种技术检查每张选票上的指纹,很快查出没有投他票的是重庆市委书记张文澄、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明朗等人。李井泉赤膊上阵,亲自召见谈话,勒令各人写检查。在高压威胁下,除张文澄,其他三人纷纷认罪,检查交代。

张文澄不买李井泉的账,态度強硬。他顶撞李井泉说:“选举党的领导,选谁不选谁是党章赋于我的权利,我有什么错?如果要我认错,除非你修改党章。”李井泉听悉后更加下不来台,便要伺机报复。不久反右派运动开始,李井泉指令中共重庆市委第一书记任白戈:“你非得把张文澄给我打成右派不可”。 任白戈不敢有违,四出罗织罪名,鸡蛋里挑骨头,把张文澄打成“张文澄五人反党右派小集团” 的为首份子,株连200多人。张文澄主要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便是“不投李井泉同志一票”。

还有一个更著名的例子是毛泽东和民主人士张东荪(1886-1973)的故事。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最后一天,全体576名代表以无记名方式选举180名政协委员、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56名委员。在576人投票中毛泽东以575票当选主席,缺少的一张选票。人们自然会猜测那是毛泽东虚怀若谷,自已不选自已。但是当时有二个人心知肚明,毛泽东他已经在自已名字上画上了圆圈;另一个便是不选毛泽东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燕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张东荪教授。

毛泽东是个报复心极強的伪君子,他用非常手段很快查出白票为张东荪所投。从此以后,张东荪教授和他的家人子女遭到接二连三的毁灭性打击。张本人在1951年镇反中被诬以出卖国家机密罪,文革中被捕,于1973年庾死獄中;三个兒子二个自杀一个逼疯;女兒张宗烨物理学家,内部控制对象;二个孫子判重刑,长期监禁;妻子给刘少奇名字打XX,老眼昏花错打在毛泽东名字上,犯下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滔天大罪,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

以上两例充分说明,苏维埃式无记名间接等額选举制度的虚伪性和欺骗性,目的是为了维护一党专政。中共事先为你设定笼子,即普选框架政改框架,框架即笼子也,港人享有的一点点自由也是笼子里的自由,只不过笼子的尺码比大陸略微放大些,从1名候选人扩大到2-3名候选人而己。

香港核心价值与中共的核心价值

十年前2004年6月7日,以香港城市大学公共及社会行政系教授、前民主党副主席张炳良为首的近300位香港不同专业人仕聨名签署《香港核心价值宣言》,提出守卫香港的核心价值–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保存香港竞争优势和本土文化,引起社会广泛讨论。主流媒体认为,法治、人权、诚信、亷洁和新闻、言论、集会自由是香核心价值元素,受基本法保护。
2012年初,前香港政务司长唐英年在竞选特首时说:“捍卫核心价值是最核心的核心价值”。 稍后梁振英在当选行政长官后的胜利宣言中,重复了以上的核心价值。可见在抽象的理论上,香港政府、特首、建制派、泛民派、占中和反占中都在说要“捍卫香港核心价值”, 表面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分歧。

然而对于香港核心价值的理解和解释,占中和反占中,泛民和建制、政府和公民抗命的分歧南辕北辙,形同水火,中间隔了一道柏林墙。说到柏林墙,让我们回忆一下德国总理黙克尔于2014年7月8日在淸华大学发表的演说《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她在演说中说,东德共产党政权的垮台,使自由的对话成为可能,“对我来说,这个对话(中德人权对话)非常重要,因为25年前,一场和平的革命在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发生,最终导致柏林墙倒塌,并让我们得以进行自由的对话。”黙克尔认为,祗有柏林墙倒塌了,中德之间才有可能进行人权问题的自由讨论。她又指出,中国需要一个开放、多元、自由的社会,将经済效益、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分开是行不通的。”
一党专政的党天下,到处设有柏林墙,什么”香花与毒草”,什么”爱国爱港与反党反社会主义”,什么”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什么”革命与反革命” 等等,一不小心,便会撞上柏林墙,弄得头破血流。

同样道理,对于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香港政改框架,占中舆反占中、泛民舆建制、政府舆公民抗命之间,也隔了一道柏林墙,对立双方,缺乏沟通的基础,基础就是各自对于核心价值的认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强调,2017年选出的特首必须爱国爱港,服从中央。然而中央的核心价值是三个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可见中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舆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核心价值实有天埌之别,否则怎么叫一国两制呢?

中国的人大和政协抄袭苏维埃的联盟院和民族院两院制,乡镇>区县>省市>中央,先由各级中共组织提名,再一级一级地由各级人大等额选举上来,用以保证党国体制永不变色,亦即确保储安平所指的“党天下”。间接等额选举为苏维埃体制的灵魂,昨天的苏聨如此,今日的中共亦然。人大常委会为香港设定的“一人一票”、“ 选举委员会的产生”、“2/3多数通过”、“2-3名候选人”、“ 爱国爱港”等普选框架即是苏维埃选举制度的山寨版,全然不同于香港人所理解的国际通行的民主普选。暸解这一段歴史渊源,就明白全国人大常委会先落闸再诱骗香港臣民“袋住先”的伪善用心,其实这也是一国两制中两制的根本性矛盾所在。中国人民大学马列学院教授陈先奎一语泄露天机:“我们主张爱中国就要爱中国共产党,爱中国的关键就是要爱党。”

妥协也是政治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他的传世名著《政治学》中留下不少不朽名言,其中有一句:“人类天生是政治动物”。 在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中,祇有人类才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懂得政治、玩弄政治。斗争是政治,妥协也是政活,斗争和妥协是政治的两翼,具有不可或缺的互补性。政治妥协是西方政治发展过程中解决政治冲突的基本手段。《中国百科全书》对“政治妥协” 一词所下的定义是:“国家、民族、阶级、政党和政治团体之间在利益冲突时,冲突双方通过政治谈判、恊商或默契,互相做出让步,以便解决矛盾的一种行为。”

以退为进,光荣退却

汉-杨雄在《法言-君子》中曰“昔乎颜渊以退为进,天下鮮俪焉。”原意是以遜让取得德行的进步,表面上退让,实际上用此作为进升的阶梯。退却是准备进攻的一种战略战术,一个优秀的战略家不仅善于进攻,还要会得退却。进攻和退却,两者相辅相成。

佔中行动已进入第二周,兰丝带(反佔中)多次冲击黄丝带(佔中),10月6-7日达到高潮,酿成流血事件。政府和佔中都坚持强硬底线,各不相让。香港上空佈满浓厚的火药味,梁振英4日的讲话威胁要清场,给佔中一方下了哀的美敦書。

争拗双方都希望守住自己的底线,争取最大胜利。然而在事实上双方都陷入“赢不了,输不起” 的僵局。 对于中共一方来说,给港人“普世公认的真普选,等于亡党亡国”; 对于佔中一方来说,接受“中国特色的假普选,便丧失香港核心价值”。 因此政改框架普选方式之争实质上是一国之中的“两制”之战-民主法治与专制独裁之战。

一国之中的两制之战,是迟早要发生的,不是在香港,就是在台湾。有人说,昨天的西藏,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台湾。西藏有过“十七条”, 香港有个基本法,台湾如若一国两制,也将会有个什么法。今日香港之战不仅仅是佔中派与政总、泛民与中央之争,早已牵动幕后各种势力,梁振英不过是牵线木偶。

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死我活的生死存亡之战並非死路一条,非得拼出个输赢来不可,这有前例可循。近者今年3月台湾反服贸太阳花学运,光荣退出所佔领的立院;远者尼克松水门事件乃至敦刻尔克撤退。世界战争史上的光荣撤退更加多不胜举。

退让不是失败,退让是给自己和对方寻找赖以下台的台阶,以退让的姿态作为进取的阶梯,使对方获得某种满足感,获取对方回报。以退为进也讲究策略,如:替已方留下讨价还价的余地;逐步退却,切忌一退到底;不作无谓让步;摸清对方意图;哀兵必胜等等,等等。

光荣退却首先要确定退却路线图,当前最佳的退却路线是“政治协商”, 符合政务司长林郑月娥“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的思路。“政治协商”是中国政坛的传家宝,蒋介石用过,毛泽东也用过,周恩来是政治协商的高手。

一国之中的两制之战,来日方长,不在乎一朝一夕。但是民主法治必将战胜专制独裁,这是不争的事实,世界历史发展潮流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

2014年10月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