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3月26日)

Share on Google+

3月26日

今天有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内容是汉口殡仪馆门口领骨灰的长队,很快这条微博就不见了。有人写下自己去汉口殡仪馆的经历,TA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人们大都是默默地抱着遗照在对接点等待,或抱着骨灰盒离开,殡仪馆很安静。TA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女人放声大哭,大家呆呆地看着她。

网友说殡仪馆到处都是便衣,甚至一抬手机就有人上前制止。有不少人说去领骨灰盒的时候有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人们的哀悼也被看管了起来,真是荒谬至极。他们的家人去世了,他们很多人都没能跟家人见上最后一面,现在又不能以自己的方式哀悼逝去的亲人,这是何等的压制。

有人已经在呼吁政府建立新冠肺炎的公墓,并在清明节确定地址,纪念此次疫情中逝去的生命。大家还提了一些公墓方案,有人提议建新闻墓园,每个墓碑设计成新闻媒体的头版,标题是逝者名字,寓意每个逝者都应该被铭记,有人提议建樱花墓园,把每一位逝者的骨灰埋在一颗樱花树下。政府要及时回应人们的呼吁,避免社会性地遗忘。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稀饭。

早上的天气很闷,没有阳光,院子里还是有不少人。一群人聚在一起聊天,三个小朋友在旁边的泥土地上挖土。

那个放戏曲的男人今天搬了一个凳子半躺在临时搭建房旁的一个角落里,放着天仙配的曲子,手里拿的酒瓶更大了,没有戴口罩,半睡半醒的状态,看上去一脸愁容。

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在院子里玩,小女孩在前面跑,中年女人在后面跟着,小女孩往小区门口的方向跑,中年女人问小女孩:“你往哪里走?”小女孩用手指了指小区门口的方向,就继续向前跑。中年女人赶快追了上去,把小女孩领了回来。

今天有只流浪猫又出现了,清洁工吴大姐说都是她在喂这些流浪猫。

下午刮起了大风,下起了暴雨。小区楼下的临时搭建房的房顶是蓝色围栏做的,被风吹起了两块,在院子里翻着飞,好几辆车都被刮了。

暴风雨来临前的窗外

物业主任跑出来拦下乱飞的围栏,过一会儿他在群里发了几个车的照片,说:“这几辆车因刚才起大风将泵房顶板吹下来砸到了车,此事我向水务集团汇报了,他们承诺在24小时之内来小区处理,届时请受损车主也参加”。暴雨下了一个小时的样子,雨停了,几个车主就下楼看自己的车,跟物业商讨处理方案。

七点多,物业主任在群里发了消息说:“受损的车主你们好,水务集团己承诺等疫情结束后负责任的处理此事”。他还发了一个房顶被吹下来的监控视频。

有住户说:“这幸亏有监控,还有就是自治小组的全体人员也认真负责。”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1,4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