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显宁:恐惧2

Share on Google+

3月31日晚,微信突然被疯,手机显示被疯3天,相当于被“软禁”3天——4月3日晚上才能“解疯”。世界文明越发展,特色疯号越癫狂。朋友们连连被疯的信息,把耳朵都听起茧巴了!“四04”之不可理喻,大有与文明决一死战之势。

3月5号被疯过一次,这次被疯就成了“过来人”。既然它们疯禁的权力不受约束,我们就放飞思维吧。于是敲击键盘,以“恐惧”为题,记录下再次被疯的感受。写完之后便静待4月3号解疯。

疫情期间无法外出,3天时间,喝茶上网吃饭睡觉,倒也优哉游哉。就把“软禁”权当“修养”吧。

不想网上闲逛,却读到一篇有关王瓒绪的文章,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初知道王瓒绪,是40年前在重庆读书的时候——王先生是重庆名校巴蜀学校的创建者。“解放前”,他当过四川省的省主席和重庆的卫戍司令官,等等。因为有了40年前的“铺垫”,读到王瓒绪就格外注意。文章说,“解放后”王瓒绪因对时局有自己的看法,打算通过香港出走,到海外去发表自己的政见和50余万字的笔记。他的申请本已得到当局批准,不料却被秘书陈子庄告密。后来,王先生在深圳被捕,押回成都后被抛监,直至1960年在狱中绝食而亡。

为了详细了解王瓒绪被告密的情况,百度(只能百度)输入“王瓒绪”。显示:“相关结果约63,200个”。以下为“百度百科”摘要:
王缵绪(1885—1960),四川西充人,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炮科毕业,军政生涯长达40年。从底层军官干起,直至陆军上将。抗战中,王先生率部出川,赴前线指挥战斗。1949年12月率部起义,促使四川和平解放。1957年因反对反右运动,暗中偷渡香港未成,被捕。1960年在狱中抗议,绝食身亡。但“百度百科”没有陈子庄告密导致王瓒绪被捕的记载。

正想为历史上少一个可耻的告密者松口气,却搜索到如下信息,说陈子庄就是一个告密者。链接:
(1)抗日将领王瓒绪及其家人的结局,
https://www.mala.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658974;
(2)王宇知——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终因声讨“阳谋”而赍志以殁,
http://www.kingdomlawfirm.com/news_.asp?typeid=55&id=84)。

在人类几千年历史上,告密在任何时期都是人所不齿的下作行径。疫情爆发前,若干大学曾发生学生举报老师,致使老师受处分,被停课、警告、甚至被开除失业,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疫情中,李文亮医生因透露新冠病毒人传人真相遭到警方训诫,差点被医院开除。李医生殉职后,网友因怀疑他被人告密而英年受难,不幸身亡,也曾在网上愤怒声讨告密者。

如果继续搜索,也许还会搜到更多王瓒绪将军和告密者陈子庄的的信息。但3号晚上微信被疯到期,一到“解疯”时间就急忙去解疯。按照手机上“解疯”的提示操作(手机背后的“杀手”是不会或不敢露面的),却跳出这条:“该微信帐号因涉嫌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內容被临时限制登录,如需继续使用,请于2020-0409 21:17:13后重新登录并申请解除限制……”(见题图照片)

真TMD奇了怪了。在4月1号到3号被它们疯禁的3天时间里,根本没办法看微信,怎么会“涉嫌传播恶性谣言”?在还没有解疯之前,它们凭什么继续封禁?而且要疯到6天之后的4月9号晚上才“解疯”?到4月9号晚上,它们会不会又像这次一样继续疯禁?

这些问题照例得不到答案。被它们封禁的人无计其数,谁得到过它们的答案?无奈之下,大约只有如俗话所说:“但将冷眼观螃蟹”。

今天4月4号,被它们继续“疯禁”的第一天。4月4号,不就是“404”吗?巧啊!更巧的,今天是传统清明节。因为疫情,去墓地祭扫亲人是不可能了。但今天有个必定载入历史的悼念活动——上午10点,全国默哀3分钟,悼念抗击病毒牺牲的烈士。为了留下这个空前但愿绝后并永远不要再重蹈覆辙的时刻,我提前上街,于是拍下了这张照片——公元2020年4月4号10时零2分,四川省成都市郫县红光镇广场路民众悼念抗击新冠病毒牺牲烈士——10时正,行驶在广场路的所有车辆就地停车,齐鸣喇叭(如图,有的车还打开大灯双闪),尽管交通灯变绿,10时零3分之前没有一辆车开动(见上照红光镇广场路的绿灯)!

什么叫人心?这就是!在人心面前,谁才恐惧?
2020-04-04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9/2020

阅读次数:9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