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3月27日)

Share on Google+

3月27日

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的传播对全球化的经济结构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很多外贸厂的外贸订单被取消,涉及的行业有服装、玩具、电子等,很多厂被迫关停。这些外贸厂的工人想复工也没得复了。

很多产业开始大规模地缩水,接下来会有大规模的失业。很多人都没有存款,还背负着房贷、房租等,几个月没有收入生活就会难以为继。很多人在城市里都是外来者,如果在城市里生活不下去,就必然要回到农村。

人们的消费能力在降低,消费习惯也必然受到影响。很多消费现在都不是必需,大部分人几年内,甚至一辈子不买衣服都有得穿。

复工也并非易事。现在武汉关于复工的规定尚不明确,不知道哪些行业可以复工。湖北其它城市去外地复工的人也遇到种种困难,一个交流出城、复工经验的群里有人说,他到重庆后要做核酸检测加居家隔离7天才能上班。

有人说:“核酸检测太痛苦了,我已经做了。用棉签分别插进鼻孔,从鼻孔穿进口腔!然后再用棉签插进喉咙!反正我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无比难受!”也有人说:“我怎么是从嘴巴进去的,一点不痛苦,也抽血了,30ml。”

还有的地方依然在拒绝湖北人。今天,江西九江拒绝湖北人入内,在湖北黄梅小池桥头设置封锁线,结果两地警察发生冲突,引来了很多人的聚集。下午,黄梅县委书记到现场劝大家回家,表示晚上会发通知。

昨天的晚餐是包菜炒肉加蒸饺。有人吃了晚饭后在楼下聊天。

晚上十一点多,天又下起了雨,连续下了好几个小时。睡觉的时候,风吹得窗户晃荡地响,时而传来工地上的木板、钢条、铝片被吹倒的撞击声。

想到那些无法以自己的方式哀悼逝去的亲朋的人,想到那些在为生计焦虑着的人,想到那些住在桥洞里的人,想到那些和我一样还被困着的武汉人,我久久难以入睡。很多人和此刻的武汉一样在暴风雨的敲击中,在灾难带来的暴风雨后,人们会像那些被吹倒的房屋一样需要重建。

我今天早上九点起床,雨停了,工地上有工人已经开工了。没多久,天又下起了雨,工人收了工。黄豆大的雨伴着风就这么下了一天。

下午,我收到了一个快递,是朋友寄来的魔方。她之前在一个开发魔方的公司工作,她也在疫情期间失业了。她的公司本来不是996,疫情期间公司开始要求大家996,朋友996了一个月,公司也没有制定明确的加班费标准。

朋友和她的几个同事提出要996就要有相应的补贴,如果没有明确的标准,就拒绝加班。然后,公司给了她赔偿,将她辞退了。

下雨天外面没啥人,我就决定不戴口罩了。我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担心有人看到我没戴口罩会指责我。小区最近已经有人下楼不戴口罩了,但我还是比较谨慎,不想跟小区的人发生冲突,尽量不让自己在有限的生活空间内还被孤立。

不过,可能已经有人把我当作异类,我老是一个人在小区里逛,还经常在拍照。如此看来,还是我自己内心设限比较多。不管怎样,能再次在外面畅快地呼吸让我忍不住笑起来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2,5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