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台建交,此其时也》一文里,我写到,中共早已不反对“一中两府”了,见之于中共国台办2000年白皮书以及胡锦涛、习近平的有关讲话。令人惊讶的是,对于中共当局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的这一微妙而重要的改变及其意涵,无论是美国还是台湾,似乎都没多少人注意到。

中共当局为何要作此改变?因为形势变了。从1972年中美签订第一份联合公报到现在,两岸各自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两岸关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早先,两岸政府高度敌对,彼此都把对方视为伪政府,两岸之间没有任何经贸与人员的往来。后来,两岸政府的敌意渐渐淡化,两岸之间经贸与人员的往来越来越多。伴随着两岸人员往来和经济、文化等各种交流的发展,衍生出种种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两岸已经签署了二十几项协议,涉及人员交流、投资与贸易、共同打击犯罪和司法互助等诸多方面。

按说,签订这些具有法律意义的协议,当然应该由两岸的政府出面。然而,一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签章和中华民国政府的签章并列于同一份法律文本,那就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不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是唯二的合法政府了;那也就意味着双方都已经接受了“一中两府”。由于大陆当局不愿意接受“一中两府”,可是又必须和台湾方面签订这些协议,于是双方就各自推出一个民间团体,大陆方面是海协会,台湾方面是海基会。海协会和海基会分别得到各自政府的授权,于是就签订了这一系列协议。

海协会和海基会都是白手套,但这是两只很奇特的白手套。一般的白手套是为了掩藏里面的手,让世人不知道里面是谁的手。然而海协会和海基会这两只白手套里面是谁的手却无人不知。海基会海协会这两只白手套是透明的。可是,既然人人都知道是谁的手,戴手套岂非多余?这就揭示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的立场:在名义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没有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的存在,但是在实际上,它至少是默认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存在。如果说由两岸政府出面签署协议,就意味着双方已经承认了对方的存在,意味着双方已经接受了“一中两府”;那么现在是由海协会和海基会两会出面签署协议,而世上无人不知在两会的白手套里边是两府的手,那就说明双方已经间接地承认了或者说默认了对方的存在,双方已经间接地接受了或者说默认了“一中两府”。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当局不再反对“一中两府”的原因,因为它在实际上早已经默认了“一中两府”,只不过在名义上没接受而已。

在今天,美国若本着“一中两府”的原则和台湾建交,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实行双重承认,既是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立国理念,也是基于形势的改变,基于两岸关系的改变,基于中共当局自己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的改变,基于中共当局自己在一个中国原则的内涵的改变(不再反对“一中两府”了)。如果美国和台湾建交,中共是没有任何理由抗议的,因为是你中共改变在先,是两岸关系改变在先,美国只不过是根据这些改变而做出相应的改变而已。

2020/4/17

By editor

《胡平:中共为何不再反对“一中两府”?》有9条评论
  1. 協議,國際協議?哈哈哈哈,黃俄偽政權与英國簽署的協議過期無效;加入世貿,簽署的國際貿易協議從不履行,以至於美國川普政府被迫增加關稅,遏制黃俄共匪侵害美國利益。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做不到“知彼”,起碼要做到“知己”,尚且保留一半兒的勝算,否則不用戰爭,無需對抗了,跪地磕頭,投降去吧。民主法治下,公權力分置的民選政府,作為執法機構必須依法執政,簽署的協議必須執行。主權在民,民眾授權的合法主權國家,無論簽署,還是廢止協議,必須需要法律過程,以獲得民眾間接授權。在政治層面,“知己“反過來,對照一下就是”知彼”,倘若不“知彼”,甘於上當受騙,只能說明要麽是不“知己”,不學無術的無知,要麽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無恥。問題來了——無知無恥也能算是人嗎?無是非之心,無羞惡之心,是不是人,能不能算是人?去讀孟子四心。不才只是提出問題,結論由亞聖孟子提供,不才未曾置一辭。

  2. 既然沒有看到,那不才假定是網絡問題,重新敲一遍吧。言論自由受阻,以至於昨日得罪,莫怪。
    “先‘民主’,後集中”是個什麽玩意兒
    以前四年一次,而後五年一次,淪陷區民眾拿了一張叫做“選票”的手紙,參加叫做“選舉”的西朝鮮特色團體操大匯演,給那張手紙賦予了什麽政治權利?沒有立法權,沒有任免權,沒有彈劾權,沒有審查權,沒有決策權,沒有創製權……只是政治選擇權。淪陷區民眾自己沒有自由選擇,自主授權能力,非要選個所謂基層“人大代表”,替代自己行使政治選取,淪陷區民眾是白癡嗎?既然是白癡,沒有自由選擇,自主授權能力,那麽兩個所謂“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里如何產生一個所謂“基層人大代表”?既然不是白癡,有自由選擇,自主授權能力,那麽為何不能直接選舉有立法權的省市級,全“國”級的“人大代表”?如此誖論唯一的解釋,只能是黃俄共匪以沒有民眾授權認可的的“法律”形式,剝奪淪陷區民眾一切政治權利。有組織,有目的,有步驟剝奪所有民眾的自由与權力,這是奴役与壓迫,是有組織犯罪行為。淪陷區民眾被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從未予以授權,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是名實不符,欺世盜名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奴役壓迫人民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就應該被顛覆,盤剝壓搾民眾的馬列共匪非法偽政府就應該被推翻,脅迫戕害人類的黃俄共匪有組織犯罪團伙就應該被取締。

  3. 纳粹党卫军战败,纳粹伪政权灭亡,希特勒自杀,纳粹反人类罪恶才能摊在阳光下;红色高棉伪政权灭亡,乔森潘被捕受审,S21反人类罪恶才能展现在世人前;……“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能夠高屋建瓴,以战略,乃至战争层面俯视表象,认清奴役压迫人民的非法伪政权才是罪恶第一因,这是将帅之才。倘若仅仅“退党保平安”,“打倒共产党”,尚且属认知不足,至若“反贪官,不反皇帝”,限于黄俄共匪派系倾轧,着重于战术层面,不能觉悟站起,开阔视野,認清本質,只不过仅是个“服從命令聽指揮”,扛槍当兵的认知能力。
    看過《倚天屠龍記》吧,張無忌受了三掌,救下鋭金旗眾人。輸了就是輸了,英雄當然不是自封的。滅絕師太非但不理徒弟奉承,反而給了丁敏君一記耳光。英雄好漢不能自封,那麽思想者能是自封的嗎?能是由“殺君馬者道旁兒。”鼓掌,叫好,喝彩,看戲……是無聊的旁觀者多寡所決定的嗎?在淪陷區与億萬淪陷區民眾一樣,從小到大被黃俄共匪欺騙洗腦,卻敢於反思,勇於否定,數十年如一日,出書,講座,盡自己最大能力表達觀點,覺悟民眾,使得更多人站起才是思想者。別誤會,不才是在對辛灝年先生(高爾品先生)表達欽佩,絕非自吹自擂,不知輕重。倘若尚且不清楚言論自由与思想自由是一樣的絕對自由,動輒堵別人的嘴,遮自己的羞,哈哈哈,英雄好漢,思想者,哈哈哈,黃俄匪酋習賊近平也不過就是如此才能“定於一尊”的光屁股小丑。

  4. 哈耶克認為,只有政府有能力造成通貨膨脹。如此認定在二戰前是正確的,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現代政治準則確立後,鑄幣稅的決策權已然不在政府,而在議會。政府提出議案,是否得以通過,發行債券,釋出貨幣,造成通脹,決策權在議會,不在政府。以美國為例,黃俄共匪病毒肆虐全球,造成美國經濟停頓,美國民眾需要救濟,川普政府只能提出議案,美國共和黨民主黨,兩黨在議會達成政治妥協,在眾議院,參議院分別通過議案,才能釋出兩萬億美元,以幫助美國民眾。川普政府作為執法機構,沒有權力印刷美元,送到美國各個家庭。即便美聯儲主席人選,美國總統也只有提名權,決策選擇何人任職,並代表美國人民予以授權,是美國議會的權力,美國總統無權任免。那麽,在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現代政治準則確立後,還能直接開動核動力印鈔機,連欺世盜名的虛假“人民代表大會”,蓋橡皮圖章的所謂“法律”過程都不曾具備,就能四萬億投資,造成通貨膨脹一定是非法偽政府,不是執法機構,不是政府。漢娜·鄂蘭所言“平庸的邪惡”只能發生於非法偽政權的非法偽政府,在合法主權國家,合法民選政府不可能出現。
    倘若無從分辨合法主權國家与非法偽政權,合法政府与非法偽政府,對於民主政治準則認知能力尚且不及百年前繙譯《自由論》的嚴複先生,還怎麽好意思做現代人呢?倘若理解掌握主權在民,民主法治,八個字的現代政治準則,王爾德的格言可以否定,哈耶克的認知可以否定,漢娜·鄂蘭的論斷可以進一步深入說明……如此才是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共和體製的演進深入表現。

  5. 學了汪精衛當漢奸,做國賊,曲線救國,自己遺臭萬年,屬高難度,讓政治人物們去完成。作為沒有公權力,無需恐懼戰爭,擔憂國家安全,害怕經濟風險,不受政治利益掣肘……只是本着良心說話,以主權在民,民主法治政治準則分辨,無論黃俄共匪怎麽粉飾遮掩,也不能黑白顛倒,錯亂是非。倘若跟在國際政治人物身後,亦趨亦步,人云亦云,只能說明尚未掌握現代政治準則,需要學習,有待提高。
    “先‘民主’,後集中”是個什麽玩意兒,這段論述很重要,必須發出來。小編,無需爲不才安全擔心,既然不才敢表達,當然能確定自己的安全,至少對自己安全有六成的把握,無需你們越俎代庖,侵犯不才的言論自由,替代不才決定是否發出。

  6. 既然看到了,那就再深入說明一些好了。
    都看過《勇闖奪命島》,當中有個橋段:汉默将军引用傑斐遜的言辭講述——自由之樹需要時常用暴君与愛國者的鮮血來澆灌,它們是天然的肥料。老特種兵梅森引用王爾德的言辭駁斥——愛“國”主義是邪惡的美德。
    問題來了——愛國者所愛的國,与愛“國”主義所愛“國”是一個國嗎?或者說,傑斐遜与王爾德所說的國,是同一個,相同的概念嗎?傑斐遜所說的愛國者,愛的主權在民,民主法治下,民眾授權的合法主權國家。王爾德所言愛“國”主義的“國”,卻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從古至今,中華大地上唯有中華民國才是民眾授權的國,是區域自治,民族自決的共和國。其他歷朝歷代只是家,不是國。主權在民,民主法治,是二戰後出現的政治準則,古人無從知曉,以至於先賢們才被迫三格八目,提出“平天下”的概念,絕非顧炎武首創“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倘若當今,依舊与古人一樣,將奴役壓迫人民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爲國家,那就說不過去了,簡直可以直白而言不配做現代人了。
    政府是三權分立下,民眾授權的執法機構。馬英九總統落選,蔡英文總統當選,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是高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中國政黨;無論國民黨政府,還是民進黨政府都是,三權分立下,民眾選擇授權的執法機構。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尚且只是沒有民眾授權,名實不符,欺世盜名,從未真實存在的非法偽政權,所謂共產黨“政府”更是“‘公’‘檢’‘法’一家‘人’”,“黨是領導一切的”,不具公權力分置,禁止民眾選擇,沒有民眾選擇,盤剝壓搾民眾的非法偽政府,与滿清衙門無異。具備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現代政治準則,是個現代人,就絕不會將滿清衙門當作中國政府,就不會將滿清差役當作執法者的警察。
    理解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八個字的現代政治準則,真偽立辨,何來所謂“一國兩府”之說?

  7. 補充一:以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現代政治準則,以及中華民族文化傳承兩個層面足以有破有立,去偽存真,徹底否定黃俄共匪非法偽政權,以及馬列非法偽政府。
    補充二:劉曉波先生以所謂“《零八憲章》”偽憲,否定黃俄共匪偽憲,充其量只是起到否定,有破未有立,就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劉曉波先生爲標凖,那麽成系統,有規划的民國派人士,有破有立就應該獲得兩個諾貝爾和平獎。
    補充三:謹小慎微,隱藏身形,學會保護自己,確保自身安全,將唾棄黃俄偽政權,抵制馬列偽政府的種種方式方法融入日常生活,以覺悟淪陷區民眾。使得民眾獲得認知上共識,才是關鍵,未必需要現實中交往,更無需抱團取暖,以避免黃俄共匪鯨吞打擊。恐嚇民眾。只要淪陷區民眾相對覺悟,共匪經濟崩潰,這兩個必要條件得以滿足,時機成熟,民眾自組織,集會示威,乃至抗拒黃俄共匪暴力鎮壓,行使群體自衛權,革命起義,只要民眾覺悟站起,一呼百應,自組織都會相對容易。
    革命——被迫使用暴力方式,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力;
    解放——被迫使用暴力方式,使得受奴役,被壓迫人民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力。
    你們網站評論字體又小,顔色又淺,很耗眼力的。隨手發出,就這麼多吧。

  8.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以馬列主義爲基礎不配使用中華;以沒有民眾授權的所謂“先‘民主’,後集中”的狗屁“法律”形式,剝奪民眾一切政治權利不配使用人民;“個人服從集體,地方服從中央”的中央集權制不配使用共和;“人在黨上,黨在國上”的黃俄共匪“黨天下”從來也不是民眾授權的合法主權國家。綜述,中國是中華民國的簡稱,一個中國只是中華民國,与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無關。中國政府只是遷往台北的中國南京政府,与不具公權力分置,禁止民眾選擇的馬列共匪偽政府無關。中國人只是唾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抵制馬列共匪偽政府的炎黃子孫,与承認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認可馬列共匪偽政府的漢奸國賊,彞族奴才無關。
    補充:無論中國南京政府在南京,還是在重慶,抑或是在台北,尚且只有中國南京政府。沒有所謂“台北政府”之說,當然在國家層面上,更是只有中華民國,而無所謂“台灣”之稱。做到忽略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存在,明瞭區域自治,民族自決的民主共和,當然也就不存在所謂“港獨”“台獨”“藏獨”“蒙獨”“疆獨”“北平獨”……

  9. 美國政府如何確定美國對華政策,對於中國人而言並無決定作用,如同男女雙方如何確定婚姻,未來生活,對於賓朋好友意見無需太過在意。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以馬列主義爲基礎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不是中國,不配是中國。以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爲國家,爲中國,爲祖國,不是中國人,不配是中國人。這是在民族文化傳承層面否定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
    法律是為了維繫民眾自由与權力而出現与延續,即便獲得民眾授權認可,一旦侵害乃至剝奪民眾自由与權力,則不是法律,而是規定,比如開車必須系安全帶,騎摩托必須戴頭盔的《交通規定》應屬規定,不是法律。至若沒有民眾授權,未獲民眾認可,更是**規定,民眾非但沒有遵守的義務,卻有蔑視,唾棄,反抗的權力。比如“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顛覆罪”“煽動顛覆罪”“擾亂罪”……全是**規定。黃俄共匪以所謂“先‘民主’,後集中”是**“法律”形式剝奪淪陷區民眾一切政治權利。依據主權在民,民主法治的現代政治準則,沒有民眾授權的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沒有主權國家應有的領土,領空,領海,外交,主權信用……一系列主權概念相關意義存在。這是在現代政治準則層面否定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
    有此兩個層面清晰概念,足以否定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至若世界各民主合法主權國家如何看待黃俄二鬼子非法偽政權,馬列共匪非法偽政府,是各民主法治合法主權國家及其民選政府,以及各國際政治人物的事情,与受奴役,被壓迫的中國人無關。倘若身在黃俄共匪紅色黨衛隊槍口刺刀下,尚能忽略黃俄偽政權存在,無視共匪偽政府屠刀,當然應該鄙夷認可黃俄共匪偽政權,偽政府的國際政治人物愧對本國民眾授權,違背現代政治準則的一系列錯誤認知。
    姓名很重要嗎?但有政治觀點,不才叫做什麽可以忽略。不才很多很多年以前就不再使用電子郵件,以至於連ID也不申請。無需与不才聯繫,發了郵件,不才也看不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