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有早起,也没睡“回笼觉”——那意思是说人没有象馒头一样出笼了再回到笼子里去蒸睡,也就是睡醒后再睡一会儿的意思。

正处于复杂的睡梦之中,是一个颇为完整的故事梦,故事梦的内容依稀记得。说的是我来到一个城市,不知道是一个什么城市,我有一二个同伴,好像是我原来医院里的同事,又好像我原来法院里的伙伴。我们投宿于一家宾馆,房间很大,我们就住在里面。到一家饭店吃饭,饭店小老板是个女娃,挺漂亮,好像是恋上了一个小伙子,但家里人赶来了,不同意女娃嫁给小伙子,因为小伙子只是一个打工仔。家里人要女娃嫁给老板、有钱人,女娃不同意,所以闹得不可开交,寻死觅活,种种不一。因为我当过法官,又因好管闲事,所以就去给他们调解讲和。与女娃谈过几次话,又去找男娃,男娃又不见了。不知跑哪去了?女娃见男娃跑掉,伤心欲绝,要寻死。投河之机,被我救下。女娃扑入我怀里,令我心卜卜乱跳,心情大乱。这时女娃家里人赶来,看到这一幕,以为我勾引女娃(因我是中年人),就追来打我,我慌忙逃走。回到宾馆找行李,行李却找不到了。急急忙忙寻找,终于找到了,脚上却没有鞋子。这时女娃家里人就要追来,所以急死。好不容易找到鞋子,却只是一双拖鞋,跑不快的,就在这紧要关头,我醒了。是被阵阵强风掀动刚架窗户的响声惊醒的。那风力不小,以致能把沉重的大玻璃带钢架边框的窗户掀动,发出咔咔的响声。

春天里也有强风、冷风呵!春天也不总是温暖温和的。窗外阳光明亮,我却能感觉到窗外传来的丝丝凉意。

梦也是伟大的创造者、创造者,正如思想,正如艺术,正如人们的大脑、四肢、五官,正如科学、技术、良善的政治、文化等等。

今晨做的这个梦是一个好小说的基本创意与结构。什么时候有空,可以依此梦思写出一本小说来或写出一个剧本来,那也是有意义的。

梦与艺术同源,都出于人的幻想、幻思,与人的理思、理念虽有关却相异。

时间是最奇特的事物之一,它的一个性质是不断的更替式,现在的立即就变成过去的。从人类现在对时间的感觉而言,它确实如此。它从不停步,总是以其固有的步履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它规制它自己,也在规制着世间万物、包括人、人类,也许它也规制着宇宙。宇宙,那个现在可以为人们看到、感觉到的无限巨大的空间也是受时间规律支配的,宇宙也表现着时间。

人是时间最无可奈何的面对者,人可以施加影响于许多事物,强暴的人可以强迫软弱的人依其意志而为,但是人无论多么强暴,人始终无奈于时间,人不能强迫时间,令它停下或者改变它既有的固定的存在方式。它只是它自己,尽管它同时表示一切。它是最伟大者,也是最公正者,更是规制者、引导者与审判者。不认识时间的特性的人是可怜可悲的,欺辱时间是无效的,无视时间威力的人终将受到无情时间的惩罚-那在俗世的层面上表现为一时的欺瞒、强横、暴凌的得意、虚荣与利益却无法长久,更不用说永久。人类只能是时间的追随者、顺从者与善加利用者,人不能成为对抗时间的暴徒、为非作歹的恶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