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来到了有自主意识的人间!那睡梦中的世界是没有自主意识的,那梦的人间里的人的意识是不自主的,是自然自发的,是人的大脑中枢处于自然焕散状态时产生的幻象。梦中人,梦中的人!这构成一个隐喻-人的生活好似存在于梦中似的,而事实上人在他(她)醒着的时候是既不在梦中而又具有自主意识的,除非他(她)放弃了自己的自主意识这一人自由的精神根基,而那是不可能或者不是完全可能只是部分可能的-所谓的奴隶奴才驯服者也只是部分地放弃了他们的自主意识或者说只是使他们的自主意识自觉地服从某种外来意识形态,如宗教信徒或政治思想信徒等。

在清醒的人与梦中的人之间尚有中间状态,那是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或说是半清醒半睡眠状态,在此状态里,自主意识产生,而自然自发意识仍在,人的意识就在二者的混合之中展开,展开在意识的世界里-大脑的银幕或平台上,那也是一个空间,一个思想意识的空间,可以成像也可以产生思想信息的空间,这个空间的物理性质是存在的,也是狭小的,只限于人脑皮层或其他部位的一小块,但其展示的意识世界却是巨大的,几乎等同于宇宙。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这人脑也似蕊片,生物的蕊片,可以内存很多很大,更不仅仅是贮存信息,它更产生信息,它更产生以思想为主要形式的信息,从而影响世界,进而控制世界,至少是影响、控制人所能影响、控制的那部分世界。

半睡半醒中的意识是飘流式的,人们惯常将之称为意识流。意识的河流、意识的云彩、意识的雨之类,也是比喻。

这些稍显即逝的意识如不及时捕捉、记录则很容易消失,时隔一小时,现在回想起来,已遗忘大半。正如我曾遗忘了的许多美妙诗句。她们产生出来未能及时记录,她们也就连袂消失了,再也不复出现,就象幻想中的仙子。她们本也就是人的幻想、幻思。这不可靠的人的意识。

以上是今天的晨思,这代替了往日无思之际的晨读。此后,人就又得生活在现实之中,面对着种种现实问题而要大费脑力了。今天的命理提示是宜于休闲、谋划。休闲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手里也没有急需完成的工作,可以休息一下,以稍缓连续几天的读写。但是谋划什么呢?什么事值得人去谋划呢?人所应当谋划的无非与他们的事业有关并与他们的种种现实问题有关。人决不会为任何空幻空虚之事去作谋划,除非他们是骗子,他们所谋划的事情看似是可能实现的却是完全没有可能实现的。

午后,午睡一会儿。吃了睡,睡了吃,我是一个猪了。与那圈里的动物不一样的是,我还多少有点思想,我的脑子还好使,我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时候呢。即使年更老年更迈,人也不一定就会痴呆的,对不对?人也可以永远保持头脑清醒的。我的老父九十二岁了,他还能认出我,还能跟我说话,还能听京戏唱京戏。我才虚岁六十呢,我反倒呆了吗?我不可以呆的,除非一时发发呆是可以的。一时的二百五,也可感幸福!

作家,就是要写作,要工作,要作,要劳作。他(她)的工作就是写作,就是以各种工具把他(她)头脑中想到的思想记录下来,形成文字,形成各种体裁、形式的作品。日记属一种杂合性的写作体裁或说形式。它是散文,它也是记叙文,是写实性的作品,但也允许某种想象、虚构。著名的日记体著作不少,如鲁迅的《狂人日记》等,这些时方方的《武汉日记》引发关注,并掀起舆论波澜,甚至引发某种极端的愤激情绪,一些人竟视方方为汉奸、卖国贼,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翻开历史,有几个作家卖国的?作家卖得了国吗?国家在作家的手里吗?作家屈原却是一个虽九死而不悔爱国主义作家、爱国主义大诗人,屈原可不是一个歌功颂德的作家,即使他歌功也是歌颂的善功,你颂德也是吟颂的美德,而他的尖锐批评、广阔浩叹,那是千古不朽、万代传唱的。当然,方方尚难比屈子、李杜,但是,理同一理,情同一情,优秀的方方是伟大屈子、李杜、曹雪芹、鲁迅的传承者。她批评了应该批评的现实的社会弊病、弊端,她勇于面对社会的阴暗面与灾难,将它们揭示出来以引起关注、改正,她值得点赞,那些无知、偏执的人们却对她发起无情、充满恶意的攻击,这是什么行为呢?我们应该支持还是反对?

今天的风力不小,窗外阳光明亮但却风声呼啸。那风呜呜地叫着,从它音量不小的叫声之中可以想象得出它正在使劲地吹刮着。这北方的风,我可是领教过它的威力,那风大到可以力阻你前行,可以使你迈不开脚步,可以使你只想躲开它,到屋里去或者到可以挡风的墙后面去。由于这强烈的风,我想到北方人为什么一般都比较身体强壮、身材高大了,因为如果他们不是身体强壮、身材高大,他们如何可以适应这风大、天寒的自然环境呢?这也是适者生存。这北方的风,这风力巨大的北方的风也是春风、也叫春风!这可是奇异的事情。风儿虽大,却未见风沙,这是好事!但愿我这南方来到北方的人,身体也要强壮一些好,如此才好扺挡那风力巨大的风!免得自己被风吹倒甚至吹跑,那就惨了。林妹妹,我可决不会学你的!在新冠肆虐的今天,我们尤其需要良好的身体,否则我们怎么打得过那凶恶的新冠病毒、新冠肺炎传染病?正如我们的精神脆弱、软弱,我们又怎么能抵御对我们的无端的、恶棍流氓式的攻击?正如方方所遭遇到的那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