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世界秩序的重建:让世界重回两极阵营进行和平竞赛

Share on Google+

2020-04-24

美国和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绝然不同的两种意识形态、两种政治制度的代表。习近平上台之后表明,他要让世界“听到中国声音”,要向世界宣传并输出“中国模式”,换言之,要用中国“一个领袖、一个党”的治理模式来战胜和取代现存的以民主法治为基础的治理模式。是否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和领导,世界上无外乎有三类国家,一类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的领导者,一类因为价值观的不同而拒绝这样做,还有的国家还在举棋不定,要看看谁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好处。

解决上述问题最文明解决方式是让世界各国自由选择。这样,世界有可能会通过和平、自由选择的方式重新回到30多年以前的双元政治经济结构:那时是以苏联为首的极权政治国家为一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民主国家为另一方。现在则可能由中国来取代替代苏联成为以极权政治和国有经济为主导的阵营的领袖。在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性组织的框架内,这种分野依然客观存在。无视这个现实只会使有的国家继续被利用,而另一些国家继续占便宜,这种局面并不公平。

用两个阵营来解决现存的虚幻和不公平的全球化现象不会导致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效益损失。现在的世界人口已经接近80亿,如果分成两个阵营,每一个阵营都可以有数以十亿计的人口规模,这样的规模足以支撑任何享有规模效益的资本市场、商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世界人口只有今天的一半左右,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之初,世界人口也不到45亿。今天世界即使分成两个阵营,绝对可以在一个更公正、更和平的环境下支撑另一波“半全球化”的增长。

现有的世界组织都可以一分为二,这样会更有运营效益。以民主国家为中心的国际组织设在美国和欧洲,以极权国家为中心的国际组织设在中国。这样的世界将会减少许多的猜疑和争吵,例如,西方国家不至于像当初因为卡扎菲的利比亚等臭名昭著的极权国家进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而感到愤怒,也不会因为中国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进行欺骗而感到不公平。中国和其他极权国家也不用担心西方国家指责其迫害记者、压制公民自由等等。减少了这些争吵,也就减少了摩擦的可能性。

有人担心这样的两极世界会导致信息流通不畅,其实在极权国家封锁信息的情况下,西方国家单边开放信息本来就是自我伤害。例如,西方派驻极权国家的记者常常被严密控制甚至遭受人身骚扰,而来自极权国家的那些披着国有媒体记者外衣的情报人员则可以在他国任意获取信息,甚至通过这种自由获取商业、科技和军事利益。在一个新的两极的世界里,完全采取对等原则,唯有此举方可防止只对一方有利而另一方受损的情况发生,从而终止劣币驱逐良币的不公正现象。

在自由民主国家,工人的政治权利得到保障,具有与资本进行谈判的能力;而在极权国家,工人没有组织工会的自由,他们政治和经济权利得不到保障,所以应该禁止资本和商品在两个阵营之间无约束的流动,因为那样只会使发达国家的资本和极权国家的官员勾结获利,损害双边基层民众的权益。奉行市场经济的国家不应该姑息本国的资本所有者以行贿等手段与极权国家的政治强人进行勾结,应该对逃离本国的资本课以重税,除非他们愿意彻底皈依极权阵营,放弃在民主法治国家所享有的权利保障。

在上个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的两个阵营的竞赛中,自由、法治社会取得了科学技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明显优势。我相信,再来一轮极权制度和自由民主制度的竞争,历史还会重现,这是因为自由、民主、法治符合人的本性,有利于发挥人的创造性,而极权制度违反人性,更是需要日益增加的成本来维持镇压活动。假如中国共产党真如它自己宣称的那样具有自信,不妨接受这一历史性的挑战,心口如一、理直气壮地与资本主义和自由民主等分道扬镳,并且在竞争中埋葬他们痛恨的自由民主制度。

RFA

阅读次数:1,5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