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七)

Share on Google+

维吾尔族妇女和儿童在喀什市艾堤尕尔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法新社图片)

在去喀什的火车上,与我对面座位的是个新疆出生的汉人,原来当警察,现在自己做生意。他父母是山东人,退休后在青岛买了房子,然而子女都在新疆,老人需要有子女在身边照顾。他家三兄弟原来协商其中一个去青岛照顾父母,结果谁都不去,因为每人的社会关系、能做的事情都在新疆;如果去青岛,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看不到前途。父母自己在青岛住了一年,只好又回新疆子女身边。

这位前警察向我透露,喀什正在拆毁维族的老街区,主要的目的不是现在对外宣传的,其实是为了便于控制。那老街区里面就如迷宫一样,维吾尔人犯了事跑进老街,一万个警察也找不到。因此现在把老街拆掉,让维族人都搬进楼房,一旦有事,把每座楼一封锁,没人跑得掉。按他的说法,维族官员的内心都是分裂分子。他当警察时,抓了维族人态度凶一点,维族副局长(维族只能当副局长)就会不愿意。抓捕疆独分子的时候,别看维族人平时男女之间挺封建的,真把男的抓走时,女的就哭着搂抱男的,发誓无论他在监狱多久都会等。可是维族警察就没人出来制止,任凭他们嚣张,足以见到维族警察的内心。

这位前警察对维族充满了殖民者的轻蔑,说当年汽车开进新疆,从未见过汽车的维族人拿出草来放在车前,把汽车当作牛马一类牲畜来喂。提到汉人皆知的香妃,不屑地说哪是什么香,是因为中国皇帝闻了太多香味,从未闻过维族身上的味,于是就成了香妃。

前警察随后兴致勃勃讲的两个故事,更是反映殖民者心态:一个有关盛世才。他先告诉我,他老丈人当过盛世才的营长,以加强真实性;然后说,一个汉人在街上手提大肉(西北人对猪肉的称呼)蹭到了维吾尔人的大衣,那维吾尔人说沾了猪油的大衣不能再穿,汉人必须给他换新大衣。这事闹到了盛世才那里,盛世才当场裁断,汉人给维吾尔人买新大衣。等维吾尔人高高兴兴出了门,盛让士兵跟出去往他脑袋上抹猪油。维吾尔人气得又回来告状,盛世才说既然衣服脏了换衣服,脑袋脏了就得换脑袋。前警察说到这时哈哈大笑,称赞盛世才为了镇住维族人,杀光了三个村庄。我问他讲的是不是民间编造的?他说老丈人亲自参与,绝对真实。

警察讲的另一个故事是王震的:汉人到新疆后,发现维吾尔人在平时存水的涝坝(水塘)里洗澡,有意见,因为人吃的也是那水,便告状到王震。王震问维吾尔人时,维吾尔人说水是活的,打三个滚脏东西就没有了。王震便叫人接驴尿让维吾尔人喝,说驴撒尿打的滚更多,应该更干净,不喝下去就枪毙。这种故事虽然属于民间传说,但是当地汉族讲起来总是津津乐道。那警察炫耀道,不管新疆出什么事,只要王震一来就能摆平。在他心目中,不管是国民党的盛世才,还是共产党的王震,只要对维吾尔人残暴,就是好样的。

来源:RFA

阅读次数:2,8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