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还不认识的人
就远远地敬着他。
三十年中
我的朋友和敌人都足够了。

行人一缕缕地经过
揣着简单明白的感情。
向东向西,他们都是无辜。
我要留出我的今后
以我的方式专心地去爱他们。

谁也不注视我。
行人不会看一眼我的表情。
望着四面八方。
他们生来就是单独的一个
注定向东向西走。

一个人掏出自己的心扔进人群
实在太真实太幼稚。

从今以后
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我
比如我荡来荡去的
后一半生命。

 

致光荣了的诗人邵春光

这一年这个春天,风真大
顺便叫上了邵
尘埃忽然要选一个领路人。

这一年这春天不是来送温情的。
它急着发出光荣证
受勋者只有一个
邵就这样被匆忙点到名
世上从此少了个玩家。
他不稳定的一生只管写小诗
写失败怎样玩弄成功
还常常给这两个对手颠倒换位
从中得到的欢乐自然比伟大诗人们要多。

跟着春天的风走一走挺不错。
被吹到树枝和河岔之间
歪歪斜斜的那个就是写诗的邵春光

 

隐 藏

无意中,在店铺门口看手里的英镑
印着妇人头像的纸
各种香水味道,弹起来声音清脆。

我要紧急处理我的钱包
把那些从远地方带过来的东西
藏得更深。

那一层层又黏又厚的血汗
忽然成了我的个人隐私
这一大叠哦,早被摸得不是钱了。

假如有人在威尔士偷窃
会不会扔掉这些肮脏的纸
被叫做人民币的东西
只适合在人民之间传递。

 

应该做一个制造者

有一年他们命我制作麦子.
我只有手臂成熟
脸上生芒.
又有一年他们保卫工作制造麻绳.
有许多时间
思想缠绕乱飞.
现在,我从在天亮前写诗.
你说我脸色不好.
得了病了.
得这病的时候
你正从国南跑到国北.
你说
你在变轻
我看见,我的病太重
全因为喜欢上
失血时节飘来的
一把降落伞
我的所有强劲
全变成下落
我写世界
世界才肯垂头显现.
我写你
你才摘下眼镜看我.
我写自已时
看见头发阴郁,应该剪了.
剪刀能制作
那才是真正了不起.
请你眯一下眼
然后别回头地远远走开.
我要写诗了
我是
我狭隘房间里
固执的制作者.

王小妮——1955年1月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78 年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1980 年1 月起开始正式发表诗歌作品。1982 年大学毕业后分配至长春电影制片厂任电影文学编辑。1985年迁居深圳。1994年起离职居家写作。2000年9月—2002年7月迁居郑州,同年7月迁回深圳。2004年秋, 被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诗学研究中心聘为教授。出版有诗集《我的诗选》《我悠悠的世界》《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王小妮的诗: 半个我正在疼痛》,小说集《情人在隔壁》《1966 年》,长篇小说《人鸟低飞》《方圆四十里》,散文随笔集《上课记》《放逐深圳》《手执一枝黄花》等。

来源:华文优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