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底,荆楚之花的家人终于收到了她的判决书,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四年!加上先前失去自由的两年两月(8月铁窗,一年取保候审,半年监视居住),一共六年二个月。

荆楚之花于2019年元月31日出庭受审,15个月后才下达判决书,在言论案里没有先例。

正常案件开庭三个月内必须判决的。

对荆楚之花的重判,落下了四十年来打压言论最重的一锤。

荆楚之花的全部罪证,不过是2016年9月前在网上说了几句真话人话,转发了几条很多网民都在转发的信息,居然要付出丧失六年自由的沉重代价。

更为奇葩的是:取保候审一年监视居住半年期满,2018年11月重新收监时,罪名还是2016年9月以前的,没一条新罪证。

和很多落难的异见精英不同,荆楚之花除了发表或转发非暴非黄的文字信息外,没任何实实在在的异见行动,举牌、结社、聚众、围观一样也没有。

重判荆楚之花的消息传来后,不仅良心圈群情激奋,连岁月静好圈也人人自危。

按荆楚之花的量刑标准和追溯过往取证方式,别说异见人士,很多岁月静好人也身临险境。

谁没在网上和亲友圈偶尔吐槽过领导啊?

为何重判荆楚之花会招来全社会的强烈反弹呢?

因为荆楚之花是普通民众熟悉的正派人,不像很多良心难友民众不了解。

在荆楚之花生活的那个小城,我在网上随机咨询了几个岁月静好人,得到的回答都是:漂亮!好人!有才!

这些人对多数良心难友的评价则是:不识时务,放着好日子不过自讨苦吃,脑子有问题……

一个公众敬佩的美丽才女,因为说了几句很多人都在说的良心话给弄进去了,并且判得那么重,彻底击穿了平民百姓的承受底线。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因为孤高傲世常被大妈阿Q背地里嚼舌根,可都知道她是纯洁美好的化身。

如果把林黛玉也弄进去了,别说宝玉、薛蝌、柳香莲会拔剑而起;连薛蟠贾珍焦大之流也会跳起脚来抱不平。

如果你哪天去荆楚之花生活的那个小城来个民意调查,就会发现,凡是知道荆楚之花者,都会不自禁为她喊冤。

李医生被央视通报后,在江城赢得64万点赞。

连李医生都被追认为抗疫英雄,荆楚之花的未来平反应该无任何悬念。

一个才华横溢对社会无任何危害的书香淑女,有人居然舍得下那么重的手,丝毫也不怕遭天谴?这份无知无畏远超飞骏的想象力。

飞骏深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什么都不怕就怕天谴。

我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话:“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

飞骏也不止是为荆楚之花感叹。

荆楚大地从来都不缺鲁迅笔下的奇女子,她们用柔弱的双手托住了正在下陷的荆楚山川。

邓玉娇手刃淫官,新世纪抗日英雄。

李文足千日寻夫,现代版孟姜女。

荆楚之花“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在江汉大地托起了一块文明丰碑。

在这些奇女子面前,常被人称为大侠的飞骏只有汗颜的份!

二○二○年五月四日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