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木:王全璋终得历劫归来,何时盼得江天勇人身自由?

Share on Google+

2020年5月6日星期三

维权网特约评论员:梁木

王全璋律师系“709”大案当中被抓捕的律师之一,因为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半,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刑满出狱的时间是4月5日,这一天,虽然王全璋走出了高墙铁网,但是,并不能顺利回到北京的家,而是被送往老家山东济南,进行所谓的“隔离”。王全璋的这种遭遇,让人自然联想到了此前已经刑满出狱而被长期置于老家河南的维权律师江天勇。

在被“隔离”23天后,奇迹终于出现,王全璋律师在克服一定的阻力过后,于4月27日晚抵达北京家中,得以与久别的妻儿团聚。其妻李文足通过推特上传了全家紧紧相拥的合影,在众多平台上广为传播,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观者心情复杂,既有对当局践踏法制的愤慨,也有对其家人团聚的欣喜。

王全璋和江天勇都是当局眼中钉股中刺。在维权方面,他们都表现出了律师良好的职业操守,不畏强权的勇气和百折不挠的韧劲。然而,同样是刑满获释,一个人在被隔离一段时间后得以与妻儿重逢,一个却依然被严密监视,其父母亦遭株连。同在一党专制的统治和法律体系之下,为何两人的遭遇如此悬殊?

相比王全璋,江天勇从事维权工作更早,曾因参与艾滋病感染者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维权行动,一直备受当局监控、打压。江律师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多次遭到警方殴打和关押,曾导致左耳穿孔,右耳听力下降,还曾被打断8根肋骨。他在“709”事件过后,亲赴湖南长沙,要求会见事件当中被关押的谢阳律师,并看望其妻陈桂秋。

一位律师被抓,其他律师依法取得代理资格和要求会见并探视家属,这在一个法治社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就因为此举,江天勇律师于返程途中遭到长沙警方的绑架,被以“欺诈性使用他人身份证”为由行政拘留9天,期满后并未获释,而是继续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半个月后,官方媒体报道称,江天勇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档、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半年后,江天勇被长沙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关押期间,几易其罪,这一细节显示当局对维权律师的迫害持续加剧。

2017年8月,江天勇律师案在湖南省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全程网络直播。同年11月,他最终被长沙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至2019年2月28日。在狱中,他曾被长期强制吃药,记忆力明显下降,身体虚胖、浑身无力。

就在王全璋律师一家团聚后几天,维权网报道称,被强行送到河南老家的江天勇律师,获释1年多时间,依然每天被官方安排的人员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控,其年迈的父母也屡次遭到官方人员的挑衅。

当今大陆对各类敏感人士的监控可谓天衣无缝,大凡被视为不稳定因素者,都会“享受”被重点监控的待遇。强大的监控系统,让网监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就能监视他们的监控对象的一举一动。在此前提下,尽然如此严格管控江天勇选择居住地的自由,这不是因为官方担心“失控”,而是有意报复威慑他。

将江天勇控制在老家,显然不是地方当局的选择,而是因为高层旨意。4月19日,负责国保事务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突然落马,成为中共“十九大”以来第二名落马的该部副部长。孙力军的去势,虽然无法改变当前的维稳体制,可是,对于河南地方当局而言,却是一个让江天勇重获自由的契机。

如果当局让王全璋重返北京是为了表现其顺应民意和彰显人性,那么,同样道理,也应该让江天勇告别违法的“指定居所”监视,重返他曾多年工作和生活的北京。江天勇为伸张正义入狱,本无罪可谴。出狱后回到久居的故地,天经地义。当局巧立名目,滥施刑罚,阻断人伦,呼吁应立即予以严肃更正。

今年正值唐吉田、刘薇律师被吊照十周年。维权律师十年来面临各种危险,尤其是官方的打击报复。这种打击报复常常假以法律之名,以达到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律师从业资格和污名化的目的,让维权律师后生举步维艰。

从已经非自愿失踪两年多的高智晟律师,到尚被羁押的周世峰、夏霖、李昱涵、余文生、覃永沛、丁家喜,遭到打击报复的维权律师绝对不仅限于王全璋和江天勇。他们“不在监狱,就在通往监狱的路上”。然而,严峻的压制和污名并未奏效。不断仍有更多、更年轻的维权律师步入公众视野。

2020年5月6日

阅读次数:2,5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