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地久,天长,人短

Share on Google+

——批阅红尘系列(1)

感觉这部片子三十年前拍的,旋律是老慢四步,节奏是咕里咕噜的破水车,人的面部表情像还没睡醒的牛二或者三八,连孩子也没丁点灵性,唯一的女教师只闻其声不见背影,仅有的一次偷情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名为《地久天长》实际上全在苟活而且没有滋味,有的只是漫漫长夜,而且,岁月并不静好。

一次次唱响的这首苏格兰民歌一次次诉说着眼前的苦难和不幸,一如那个年代的一伙一个个慢吞吞的走来,走成了今天的中国大妈和人间大爷。如果友谊真能地久天长,我只能说这样的“友谊”就像多少年前老北京的冰糖葫芦,想象中很怀旧放到嘴里不酸不甜回味起来不过如此,有的只是空空荡荡的舌笞和走不出昨天的迟疑眼神。

当然这部电影在中国是难得的现实,现实到一泡尿能照出沉默的过去和无声的未来,所有对现实的触碰都闪烁其辞,像一个敢怒不敢言的旧时童养媳,尽管言了但却在怒和非怒之间止步不前,貌似有了点想象空间,又被长长的裹脚布裹住,任是有情但却,无处挥毫。

三十年太久了太没改变了,一切都在继续一切都没走出过去,好像故事刚开始就已结束,好像五千年的大梦还没做醒,其实三十年不长,长的只是一个民族的性格,看上去生生不息,其实,只是活着。

比如因办个家庭舞会就被判刑的时髦青年隔着铁窗口吐莲花大呼感谢,再比如因为超生而对一个女人实施强行堕胎的所谓执行者,这部电影告诉我们时间可以化解并原谅一切。但我要说的是,历史真会原谅吗?

当然有人没能活下去,还有人心里长了棵树并且继续疯长。国人常说好死不如赖活,所以我们总觉得活着就是胜利,所以我们无往而不胜,所以我们一旦活着就觉得自己厉害。就像一次大会让全体员工憋尿三小时,这部电影也是。

如果电影的片名改成「岁月静好」,我想,也许更玩味。

2019-03-23

阅读次数:2,6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