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桂娥:第三届余志坚纪念奖致奖辞

Share on Google+

首先,我要特别感谢人道中国,余志坚纪念奖不是它的主要立项,但是,如果没有人道中国,余志坚纪念奖难以存在。

余志坚纪念奖已经举办两届,虽然它是民间奖和草根奖,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想重申它的特殊标准。

它的四大专注标准是:1,草根底层,位卑未敢忘国忧;2,公开反专制与个人崇拜;3,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牺牲担当精神;4,坚持国内一线。

余志坚纪念奖,有标准,有态度。

我也特别感谢所有被提名余志坚纪念奖的令人钦敬的候选者们,和一直以来以各种方式支持和成就余志坚纪念奖的朋友们,以及积极参与提名的人们,我觉得,你们令余志坚纪念奖和当年八九运动存在过反千年专制和个人崇拜精神一一有了传承的生命,这种传承,我希望它在艰难中能够坚持到某种历史使命的完成。

经过民主提名投票,在十五名被提名人选中,王怡先生以最高被提名次数获得第三届余志坚纪念奖。

前十名是:王怡 陈秋实 方滨 李泽华 许志永 王美余 谢文飞 刘家财 尹旭安 张盼成

再次感谢其他被提名者在国内面对强权专制的各种勇敢抗争。有一群人,有永不被强权征服的心,即使被囚禁等折磨,也改变不了他们不屈的魂灵,我们在自由的地方,向他们致敬。

提到王怡先生,我首先想到他的是他骑着一辆电动车面容快乐的画面。这是一位甘于清贫乐于传道的牧师。

王怡先生是中国秋雨圣约教会的创始人,他在中国大陆宣扬基督教,且关注公义和善,他曾公开批评政府政策、关心政治犯家属、悼念六四事件等,曾经有个传道人跟他辩论,质问他为什么你们要关心六四,他说:"六四那一天是这个民族的苦难,有那么多的人被杀,为什么不关心呢?"质问他的传道者说这是政治上很敏感的事情,王怡回复:我看到的是罪恶,我看到的是杀人,我看到的是失丧的灵魂,我看到的是那些家属的忧伤,我看见的是福音还没有进入这个族群。我看见的是这些,这些是不是上帝要我们看见的?这些不是在律法中上帝教导我们的?你却看见了政治!我们当中谁是在搞政治的人呢?谁是政治化的人?谁是被政治洗脑的人?那一切对政治怀着惧怕的人,对君王的权势怀着超越了他应该被尊重的地位和程度而去惧怕它的人,实际上是拜政治的,才是真正以政治为偶像的人。王怡的话掷地有声。

他成为基督徒与地下教会华南教会案和北京家庭教会牧师蔡卓华印圣经受迫害的案子相关,他相信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值得一生去追求,是善和公义,但他认为这个公义和善不是从他内心流露出来的,他不可能是个源头,于是他只能去接受,用一种卑谦的心去领受。这样他就慢慢接受基督教的信仰,接受在基督里面的爱和公义。

关于王怡牧师,我特别想起了他的一段精彩的布道,他说: "一个总统我们说他是一个罪人,换一个总书记,我们照样说他是一个罪人!我相信我们有责任告诉习近平,他是一个罪人!他所带领的这个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因为他逼迫主耶稣基督的教会!他若不悔改必要灭亡!",据王怡牧师前辩护律师张培鸿推测,检方指控王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许是因为王怡根据圣经在教会讲台上说过‘任何人不悔改就必定灭亡’之类的话,这个表述会被不熟悉圣经的官员视为对领导人不敬。以此言类推,王怡先生不过引用了耶稣的教义,如此这般,被全世界最多人推崇的耶稣,若用中共执政的思维,应该是他们眼中一位不折不扣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头号罪犯。君不见,中共治下或明或暗的对基督教的抵制,在圣诞节与毛诞日间,这个国度的大多数人民,选择了更多的膜拜魔鬼。

但无论如何,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也为中共政权所标榜。可是王怡创办的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多次遭到当局重拳打压,一百多位教会教友及家人经常受到骚扰监控和被逼迁等。

2018年12月9日晚上到10日早晨,秋雨教会被当局突袭,它刚好发生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之前。选在这个特殊日子对王怡这样一位有影响的公众人物及其领导的家庭教会采取行动,无不显示了中共当局对于人权的藐视和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肆意践踏。

王怡先生被捕后,被伪政权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与牵强可笑的非法经营罪重判九年。

有人说,余志坚纪念奖的所励面向是推翻极权专制反对个人崇拜,与宗教人士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我想好好解释一下。

民主与基督教似乎没有必然的关系,比如日韩,但日,韩都是在美国督促下走向民主。谈一个现象,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国家,都以基督教为主,而世界上民主最成熟的头号强国美国,就是以基督教精神立国的。

基督教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精神,和中国儒家中宣扬忠君思想大相径庭,前者可以告知,民主是一种平等的权利,当然也是一种平等的义务和责任。 后者却是包装美丽的专制毒瘤。

基督教中上帝面前人人从一出生皆是罪人,和中国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也大相径庭,前者,民主国家在民主基础上,再加一把权力分立制衡的利器,因为,这世上并没有圣人,人都是不可靠的,权力掌握在不可靠的任何人手上,都是需要被制衡的。而后者,相信有圣人存在的国度,发展到现在,出现了把领导权写进一国宪法,无论好坏都欲千秋万岁的霸占统治地位的专制政党,以及骨子里三呼万岁的臣民。

基督教文明中还有一种重要的精神,它是包容、宽恕和忏悔。而民主制度是一种有妥协机制的制度,每一次政权更迭时,败选者都须遵守一种规则,无论之前的竞争多么激烈,尘埃落定后败选者接受失去当届执政资格的结果,这是一种在妥协认输的基础上的民主规则。

虽然,政教分离很重要,但是信仰所及的范围,又无不影响着政治。让政治的归于政治,让宗教信仰归于宗教信仰。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也正如王怡先生的一段精彩布道所言:"很多的学者都说家庭教会过去这几十年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脱敏」。你不要告诉我有一件事情是敏感的,不要告诉我有一件事情是政府不喜欢的,我管他政府喜不喜欢,我只管我的神喜不喜欢!神喜悦的是我就要做,神厌恶的是我就不做,我只有这一个标准。什么时候政治变成了教会的标准?当政治本身变成了教会考虑一件事情的标准,这个才叫做搞政治。"

余志坚先生当年在国内与当地教会经常有广泛接触,在2005年的一次的他声援高智晟发起的绝食运动而组织的湖南十公民声援抗争的声明中,他写道:⋯维权律师,事实上已成为法律的摆设,甚至连自身 的安全都无保障。⋯许多异议人士,不是遭到恐吓、殴打,就是遭到绑 架甚而“车祸”暗杀,我们不能不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感到痛心疾首和对祖国的前途感到无限悲哀!我们对专制政府的态度是:你可以打我们的左脸,我们 甚至可以把右脸伸给你打,但是,我们必须要大声呼喊:你打人错 了,你必须改!我们的殷切期望是:但愿全国性的非暴力抗争活动能 引导中国走向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博爱的美好未来!⋯这自然是一种有基督教精神的声明,后来我们逃亡到泰国时,在当地的教会中受了洗。

我认为,中国即使民主了或许仍然有危险的因素,但中国人若受基督文明的影响,我个人是乐见其成,并对此基础上的中国民主持相对乐观的态度的。

王怡牧师暂时失去了自由,愿他的精神鼓舞中国的不与政权合流同污的地下教会,愿宗教信仰自由,在现在的中国大陆土地上能被保障,愿独裁者真的忏悔,否则,一如王怡牧师引用耶稣所言,"他若不悔改,必要灭亡"。

宗教信仰自由,共产党应该听从国际的正义要求,立即释放王怡牧师等宗教人士。
余志坚纪念奖是人道中国所设立,这是服务人道公义救助中国良心的在美国注册的一家公益机构,希望支持余志坚纪念奖的朋友们支持人道中国。

希望未来中国最终能成为人民可用选票颠覆政权的国家,而现在英雄们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都将成为他们永远的荣耀。

希望余志坚的某些精神能陪伴大家,直到专制不存个人崇拜不再。

谢谢所有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努力奋斗的人们!

谢谢大家!

【 民主中国 】 时间: 5/22/2020

阅读次数:4,6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