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波罗的海三国命运对香港抗争的启示

Share on Google+

5月24日,反国歌和反国安法游行,数千市民不畏打压再次走上街头。美联社

2003年香港50多万人冒着酷热,走上街头反对23条国安法,最终迫使恶法流产,成功捍卫了香港的自由。但17年过去,面对始终不屈不挠的香港人,无计可施的北京习近平政权竟悍然直接出手,撕毁自己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和自己主导制定的基本法,绕过香港立法会,由北京立法直接在香港实施旨在扼杀香港百年自由的国家安全法。

面临香港自开埠以来这一最大危机,香港人该如何办?

消息传出,“一国两制死亡”、“香港完了”的愤怒、悲哀、甚至恐惧的声音传遍网上。但24日这一天,冒着百倍凶残的国家镇压机器,冒着被拉被锁、被毒打、被催泪弹攻击的危险,上万香港人再次勇敢走上街头,再次显示香港人不会屈服。

5月24日,反国歌和反国安法游行,数千市民不畏打压再次走上街头。美联社

我自己没有恐惧,只有愤怒和悲哀,因为我是从更可怕的毛泽东暴政过来的人,看过更黑暗残酷的时代,然后享受过香港40年的自由生活,知道不自由的痛苦和自由的可贵,或许会有香港人为此丧失信心,但我深信,香港不会死,即或香港这次遭受巨大挫败,但香港一定会浴火重生。因为香港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在人类近代史中,很多民族很多国家所面临的灭顶之灾远比香港惨重,但最终能够走出历史的黑暗,重新获得自由。

以命运与香港最为相似的波罗的海三个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为例。

波罗的海三国是非常小的国家,即或到今天三国总人口相加也只六百一十万人,尚不及香港人口之多。这三国陆续在二战尾期和结束后,被强大的斯大林统治的苏联所兼并,丧失了完全的自由。其亡国亡族之惨烈今天的人难以想像。

苏联吞并三国后,开始实行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没收私有财产,强迫实行土地国有化,并对三国展开大规模残酷的政治迫害。1949年在斯大林的命令下,4天之内,苏联当局逮捕了三国九万的农民、反抗者及其家人,指他们是“人民的敌人”,强行将他们流放到西伯利亚或关押在古拉格(苏联劳改营)。1951年,因为立陶宛人激烈反抗农业集体化,苏联又将两万立陶宛农民流放到西伯利亚。一些被流亡者在斯大林死后的赫鲁晓夫时代才回到故国,但有些人却死在流亡的途中以及西伯利亚的饥饿和严寒中,从此无法返回自己的家乡。而最惨的是,在第一波的9万被流放者中70%是妇女和16岁以下的儿童。

苏联占领三国后还强行在文化上实行俄罗斯化,强迫使用俄语,改写三国的历史,推行一整套苏联意识形态,并将俄罗斯人大量移民到三国,试图将原来占多数人口的原住民稀释成少数民族。

但在强大的苏联帝国残酷统治下,三国人民从未屈服,被苏联占领后,还在北欧的森林中与苏联打了多年的游击战,仅立陶宛一国就有两万人战死在游击战中。在苏联占领期间,三国很多异议人士流亡海外,成立流亡政府。到80年代后期,被苏联占领已半个世纪的三国人民重新举起被兼并前的国旗,要求独立,于是有了香港人在去年反送中运动曾仿效的三国人民手牵手的人链行动。在苏联解体后的1991年三国终于获得独立,加入北约,进入欧盟,回到欧洲大家庭。

1989年8月23日,三个波罗的海沿岸的苏联加盟共和国人民组成人链,要求独立。网上图片

当年有200万人参加人链活动。网上图片

波罗的海三国50年被苏联极权帝国占领,被奴役和迫害的悲惨历史,和从不放弃希望的勇敢反抗,对今天面临继承苏联红色帝国衣钵的中共政权镇压的香港人是一个启示。

我们和波罗的海三国人民一样,面对强权都很弱小,但我们都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而反人类的暴政,不论多强大,终有崩溃的一天。我们香港今天的处境远非波罗的海三国那样艰难,但他们能够熬出头,我们也能。因此不要放弃希望。

波罗的海三国命运的转机与国际形势的变化有关系。三国被苏联兼并,是因为当时苏联是反法西斯战争的盟国,西方国家对苏联兼并三国听之任之。但半个世纪后,与美国同称为超级大国的苏联帝国开始崩解,国际形势的发展有利于三国,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三国因而得到最终的胜利。

而最近国际形势也开始朝不利于中共政权的方向转变,有人谓之新冷战的开始。这个新冷战是继纳粹帝国和苏联红色帝国之后的第三个极权帝国中共政权与全球自由世界的对抗,香港是新柏林,香港是这个新冷战的前沿阵地,香港人的抗争不仅是捍卫香港人的自由,也是捍卫全人类的自由。香港人不是孤立的。因此香港人要坚持,也要有韧性,要注意策略和文宣,要凸显香港人拥有的道德高地,要向全世界强调香港人反抗所具有的普世价值意义。

历史的发展是难以预料的,横行天下的强者未必就一定赢梗。今天习近平政权很横蛮,但有当年横扫整个欧洲的希特勒厉害吗?但希魔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香港人不要绝望。香港人加油!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24/2020

阅读次数:1,6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