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跟朋友去太仓浏河镇短途旅游两天,这是春节后“疫情”以来我的第一次出游,只是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吧。浏河镇,古称刘家港,据说当年郑和七下西洋,就是从这儿扬帆起锚的。可能是疫情的缘故,小镇游人不多,很清静,老街上空空荡荡,店铺人气稀落,标志性的景点“天妃宫”——郑和每次出洋前率众祭拜的地方,也没有对公众开放。

在老街和湿地公园散散步,一边和朋友探讨着“郑和下西洋”,传闻明成祖朱棣是为寻找“靖难之役”中可能亡命海外的建文帝朱允炆,而派出郑和率领庞大船队数度下西洋的,然七下西洋,前后历时三十载,似乎非为此一目的,但不管是为寻找政敌欲“斩草除根”也罢,“宣威异域”也罢,“大一统”帝国体制下,广袤无垠的海洋也被“国家”所垄断,在派出浩浩荡荡、云帆蔽日的皇家船队下西洋的同时,明成祖严命不允许沿海军民“私自下番,交通外国”,一再下令“禁频海民不得私自出海”,“海道可以通外邦,故尝禁其往来”,“禁频海民私通海外诸国”,这与西方民间主导的“大航海时代”的探险、征服不可同日而语,其最终的结果也是天渊之别。“郑和下西洋”虽在时间上早于哥伦布等人的“地理大发现”,但一旦统治者认为皇家的需要得到满足,便从“国家”层面彻底封闭了海洋,禁绝民间任何“擅自”的探险或贸易行动,以至于此后不久,中国船队便绝迹于印度洋和阿拉伯海,中国人传统的海外贸易市场逐渐被欧洲人所占据,并最终退出了正在酝酿形成中的世界性市场。作为国家“政治任务”的“郑和下西洋”,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刺激作用微乎其微;相反,哥伦布和达伽马开辟新航路后,却在欧洲激起远洋航海探险的热潮,随之而来的东方的商品和航海贸易利润,直接加速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欧洲在这个时期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其后来居上、超越亚洲繁荣兴盛的基础。想起现下的“一袋一鹿”,我不觉联想,这是中国的宿命吗?

出发前一夜,趁着“月黑风高”,我在周五凌晨时分,趁着后台辛苦劳累的审核人员或许在打个盹儿,终于放出了前一天反复修改多次都被毙的一篇文章,后来我发觉,估计是某人的名字已经变成了“不可描述”!在我把他的名字简化为一个字后,文章终于过审!我为自己的机智而小小自得一下^^ 然而意料之中的,在点击近千时,文章还是于当晚被和谐了。为了纪念这篇墙内无处安放的小文,我在此保留为其在公号配发的题图,并也作为本篇随感的题图。

需要“感谢”档和症府的是,本号稍早放出的一篇写给艳丽妹子的文,仍旧迎风摇曳,承蒙网友的关照点击已破7000。有网友问起公号的留言功能,很遗憾!经查,2018年3月之后注册的公号就没有留言功能了,“政策原因”,请大家理解~ 本号是去年底12月才注册的,因此无法为大家提供留言交流功能了。但“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样小小的障碍,不应妨碍心灵相通的盆友彼此寻找和相互交流,愿意交流的网友可以留言后台,我会尽量回复,愿意深度探讨的可以留下您的微信号,擅长“阶级斗争”、无举证坚信谁谁谁是“特务”的就免了——您就当我是“特务”好啦。看我不顺眼,骂“汉奸卖国贼”的,也可以在后台留言尽情骂,但请您手下留情不要举抱——举抱者全家中新冠&#$%^@&

徜徉在600年前郑和远帆启航的小镇时,远方依稀传来消息,某村“后浪”们正在为吾辈此生都没有见识过的自由奔涌不息!生活在一个连人名都会变成“不可描述”状之地的卑微的我,无力给你们任何帮助!惟有祈祷!祈愿我心中的东方明珠、华人之光,会永远光华璀璨,惠我中华!在这个动荡时刻,全球灾难频仍之际,让我们与受难者站在一起,与hkers、艳丽妹子、秋—陈律师、方先生、张展妹子和所有为自由而战的人们站在一起,继续期待他们归来开放!

作者注:原发墙内公号已和谐,转发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