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黄昏、亚文化、先锋诗人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3-04

【酒侃亚文化】

对今人来说,亚文化当然不是一个新名词,对文艺人来说,她的前倾性让后人向背,她曾是一段开始,她没结束。

海派文化自五四新文化至今,其间历经大悲大喜风云跌宕,直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亚文化风暴,其渗透力穿越这古老的土地直达大洋彼岸。和以往的沪上文化相近,亚文化的个体之独立性,精神美学之西化性,诗话情境之神秘性,文本之结构性,每个作者每部作品个性之绝对性,那是百花园中奇花异草满目绽放,一朵朵近在咫尺却飘洋过海,问鼎万千心灵。

阅读即创作,每阅读一首诗,每次吟诵或践踏都是一次艺术创作,如同每次抚摸都是对肉身和精神的初始激活,结构主义的伟大在于全面解读或肢解艺术和诗直至女人悬挂的泪水,浩浩荡荡之非主题文化,南方先锋主义激情和魅惑,有凤凰涅磐之升腾,有自生自灭之逍遥,有孤烟风雨之独行,落日缤纷之残照,扼腕而顿息。

对主流文化而言,亚文化是一种批判和规避;对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化而言,亚文化是一种萎缩或延伸;对正统的和谐政治而言,亚文化是一种废墟上的杂草;对亚文化本身而言,亚文化是一种自我心灵的回光返照,一直轰轰烈烈的自在潜流之暗躺 ,无声无息之绝美,光照自身。

【酒侃黄昏】

在伍尔芙的笔下,黄昏预示着灵魂的爆裂和死亡,
在川端康成的笔下,黄昏是肉身之外的灵魂仙逝,
在普拉斯的笔下,黄昏是大麻中毒后的阴阳双飞,
在海明威的笔下,黄昏是虚假的胸毛脱落后的末世情怀,
在三毛的笔下,黄昏是迟到的经期引发的生理淤积,
在瓦雷里的笔下,黄昏是海滨墓园徘徊的幽灵和临界绝唱。
在当代女诗人的笔下,黄昏是一枕红颜千里之外的轻吟浅唱,
在酒爷爷的笔下,黄昏是一壶老酒剑指春秋的虚花之语。

【酒侃先锋诗人】

那潮湿的记忆,阴暗的回忆,异想天开的句子迎风洞开。生活在诗句中飞翔在意象里驰骋在梦的后花园中,老酒多次说过诗人是世界上最具幻想的动物,尤其是先锋诗人。和天才的科学家发明家相比,先锋诗人飞的更高更远,和超现实主义画家相比,先锋诗人更加狂野和不羁,和一生都活在梦中的小女人相比,先锋诗人的文字更是虚无缥缈千里飞行难追寻。和科学家对话, 你感觉到理性之光的闪烁不停,和超现实主义画家对话,你眼前缤纷着离奇和惊奇,和梦中的小女人对话,你的整个身子都在飘,和一个先锋诗人对话,你的灵魂和肉身都将飞越界外,你眼前的文字或许按兵不动,你坐地八万里,巡天一千河,梦里竞走他乡,有去无回。

阅读次数:5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