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八九守灵人——“六四屠杀”31周年杂感

Share on Google+

镇压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六四屠杀”至今已31周年。31年对个体人生可谓漫长,而对八九一代更是煎熬,以致有许多人在此期间已经倒下——结束了自然生命,即肉体死亡;或结束了精神生命,即完全放弃了当年理想。然而,有一批人却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

当此“六四屠杀”31周年之际,我不禁想起仍在监狱受难的两位八九守灵人——四川的刘贤斌与贵州的陈西。

我与陈西先生初识于2007年11月3日北京东郊殡仪馆举行的包遵信老追悼会上。当时会场人多,陈西忙碌的身影使我误认他是包老的什么亲人,直到中午同桌吃饭,他自我介绍是贵州专程前往北京送别包老的陈西。

陈西手捧包老遗像

知道陈西之名是1993年我流亡海南结识几位八九同道之时,他们在盘点中国民主志士中多次谈及贵州陈西,因参与八九民主运动被判刑3年,出来后又努力推动中国民主进步。1995年陈西因推进民主人权而再被重判10年,更引起世界广泛关注,国内同道也纷纷发声对当局表示抗议,还有朋友联系我签名声援陈西。而这次到京送别包老,就是陈西出狱后尚在剥权期内的冒险之行。

再一次见到陈西是两年后的2009年8月,我因前往四川访友,他专程从贵阳入川与我一聚。记得当晚我们在一家较简易的旅馆中住宿,大家坐在床头畅谈到凌晨,较充分地交流了对中国社会的一些看法。我从与他这次深谈中看到:其一、陈西先生是一个忠实追求成为现代公民的人,他深切理解作为现代公民的权利、尊严与责任,并立志为普及现代公民常识而奋斗。他的行止都是以一个现代公民的标准来衡量,立足行出一个现代公民践行权利与担当义务的风范;其二、陈西严格遵守国家法制,力主在和平、理性、合法的途径上推进中国人权与民主改善。他说自己的一切行动都是符合现行法制的,“虽然统治者对自己制定的法制不当真,但我是当真的。我认为一个国家既然制定了法制就该遵守,由法制赋予公民的权利就该兑现。当然公民需要承担的义务也不能含糊”;其三、陈西虽然自称自己是民主党人,但那绝不是奔着权力而去,即没有现实权力诉求,只有作为公民的权利诉求,也就是说,他加入民主党是为了表达一个公民对宪法赋予的结社自由权的珍惜与践行,表明公民可以加入共产党也同样可以加入民主党的平等自愿权利而已。所以,陈西加入民主党是不涉及任何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的主观意愿与客观行动的,是完全在公民权利履行层面的一种选择;其四、对于当局任何改善社会的努力他都由衷欢迎,他积极主动地参与配合当局意在促进民主的尝试。因此,他积极投入当地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虽然他知道那只是个花瓶,但他仍然真诚地相信这种花瓶只要经过精心护理是可以开出真花的。所以,他积极主动帮助宣传选举法,帮助推动地方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工作。同时,陈西先生对所有有助于促进人权保障、推进国家法治的活动,都积极热情地义务投入,如每年法制宣传日,他义务上街普法;每年的人权日,他义务上街普及人权知识,散发《世界人权宣言》及《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弥补着国家公职人员拿着纳税人的钱却在普及人权知识上职责的缺席;其五、陈西关注弱势群体,积极义务为那些权利受到侵害者提供法律咨询,指导他们通过法制途径来争取讨还权利,为社会排解疏导各种矛盾纷争,从民间为社会化解动荡与冲突。

陈西先生致力推进中国向现代普世文明转型的努力,显然被当局所敌视,进而在持续监控、软禁、传唤、拘押后,于 2011年11月29日再次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12月26日被贵阳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陈西先生自1989年至今31年中,已经坐牢22年,被剥权5年,并且还有一年半的刑期与3年剥权期需去承受。

我与刘贤斌先生仅见过两面,相互交往的时间不足两年,但他坚定的信念与仁厚的为人给我留下极深印象。

2008年11月中旬,也就是刘贤斌第二次坐牢出狱后的几天(刘贤斌第二次坐牢出狱时间是2008年11月6日),我通过电话联系上他,在简单问候后,我们聊起了当时正在朋友中传阅的《零八宪章》,他坦承自己的观点,并表示愿意参与联署。记得有师友考虑他刚刚出狱,处在剥权期,建议他不要签名,但他态度坚决,且面对遂宁警方持续传唤威胁与随时可能抓捕,也绝不退却。

2009年8月,我与友人前往遂宁会见了刘贤斌。当晚大家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记得饭后我们沿着涪江散步聊天时,听贤斌谈了自己对中国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的一些看法,了解到他是个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力主通过争取公民权利的途径来推进中国社会人权与法治的进步,对中国进步的努力坚守于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刘贤斌先生言谈中那种从容、沉静、娓娓道来的情态,透射着一种难能可贵的儒雅。

从右向左依次为刘贤斌,陈卫、刘正有、陈西、黄燕明、王德邦

第二次见到刘贤斌是2010年5月8日在北京西直门附近参加“4•16福建马尾三网民‘被诬陷案’现场录像播放会暨说明会”。记得当天我刚到楼上,在门口碰到刘贤斌时,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我知道刘贤斌仍处于剥权期,遂宁警方千方百计要阻止他外出,并设法要再次将他投入监狱。就在几天前刘贤斌还被警方传唤警告,也因此我在与贤斌交流时反复提醒他最好不离开遂宁,但没想到居然在北京这种场合见到他。

记得当日的会议中,刘贤斌现场表达了对“三网民案”的关注支持及对公民维权的见解:“福州马尾这个事件,我当时没有去,但是,心里面一直惦记这个事。开庭那天,放下其它一切一直在关心这个事情,尤其是我把twitter上很多朋友的消息,及时地转发出去。刚才看了现场的录像感觉就像自己亲历现场一样,很激动,跟我们21年前有一些类似,让我们想起了那些事情。福州马尾事件最重要的意义有两点,第一、捍卫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这是我们公民最后的底线,所以我们要誓死捍卫!第二、福州马尾事件这个模式,值得推广。作为公民,我们要想实现自己的权利,实现自由和民主,当局不可能赐予给你的,必须靠公民自己去争取。马尾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实践,我认为全国各个地方都可以推广这个模式,在与马尾事件几乎同时的四川‘链子门’事件开庭,当地的民间人士也给予了强有力的关注,当时法庭外面也去了几百人,也做得很好。就是通过这种关注,首先就是让我们涉案的朋友,在里面受到了鼓舞,也让他们的家属感受到了温暖。实际上我们在关注他们也是在维护我们自己,某一天我们可能会面临类似的遭遇。福州马尾事件做的一些尝试,大家应该好好总结,特别是你们这些亲自到现场去的朋友,应该在全国各地的朋友当中交流推广一下。不仅仅是这样的事,现在的中国最紧迫最激烈的一个暴力拆迁的事情,这是当前中国非常激烈非常白热化的一个矛盾。当局完全是不择手段,非常残暴,非常暴力。所以我们对这些也可以进行一些关注,譬如在强制拆迁的现场,要制止他们暴行的继续。”

会后我单独与贤斌进行了交谈,并对他面临的危险再次表示忧虑,且再三嘱他要注意安全,争取不要第三次入狱。贤斌对于身处的危险是有清醒认识的,他只是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可以等待的,但中国的人权、民主、法治进步却等不起啊!从话语中,我能感受到贤斌为这个民族的文明进步所怀抱的深切忧思。

由于贤斌在推进中国人权、民主、法治进步上不懈的努力与永不停歇的脚步,终于2010年6月28日,再次被遂宁国保警察带走传唤,并于当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2011年3月25日被遂宁市中级法院判处10年有期徒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2年零4个月。

刘贤斌在过往31年中,被判刑三次,刑期达25年零6个月,剥权8年多,一般的拘留、软禁、关押不计其数。

1991年4月1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的刘贤斌因持续宣传八九民主诉求而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关押在秦城监狱,后于1992年12月28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1993年10月出狱,被送回遂宁看管。

1994年“六四”前夕,刘贤斌到北京找到王丹,开始参与北京的一些民运活动,同年底写有《中国农村社会的困境与出路——川中地区农村社会调查报告》、《现代民主运动的一般经验》和《后邓时期与邓后时期的中国政局》等文章,完成了自己向“公开、理性、非暴力”思想的转变。1995年5月,参与刘晓波、王丹组织的《吸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呼吁书签名,后来因此而受到当局的追捕,于7月初受到抄家和关押。此后几年一直在西南地区致力于寻找和联系民运朋友的工作,其间多次组织和参与西南地区和全国的政治签名活动。1996年,在刘晓波被劳教后,协助王明发表《公民言论自由宣言》。由于长期奔波劳累,1997年刘贤斌患了肺结核,只好在家休息。 1998年3月他发表了《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和签署人权公约。浙江组党后,刘贤斌来到成都,一方面组织“文化沙龙”,一方面筹备四川的组党活动。1998年10月15日,与佘万宝、黄晓敏一起到四川省民政厅以“中国民主党四川省筹委会”的名义公开申请注册。之后又与佘万宝、胡明军一起建立了“中国人权观察四川分部”。在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被捕后,刘贤斌与佘万宝、欧阳懿一起成立了“中国人权观察临时总部”,自任临时主办人,并组织和参与了对徐秦王三人的全国救援行动。1999年1月,刘贤斌先后到湖北、湖南、浙江、山东和北京,与各地民主党人商讨组党运动的继续发展,后在北京被捕,在北京市收容所被关押了一个月。押回遂宁后就被监视居住,直至同年7月7日被遂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遂宁市灵泉寺看守所。同年8月6日被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同年9月3日被押送到川东监狱服刑,直到2008年11月6日出狱。 出狱后不久就与陈卫、邓永亮一起发表《就邓永固事件致遂宁市委、市政府公开信》,对遂宁维权人士邓永固进行声援。同年12月初,参与《零八宪章》首批签名。2009年发表《出狱一百天》、《血与火的洗礼——我在一九八九年》以及《民主党人印象》系列文章,并关注支持全国各地的维权运动。刘贤斌倾力推进中国人权民主的行动,招致了中共当局的忌恨。在他仅仅出狱才一年半时,又再度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押,并被判处10年重刑。

陈西与刘贤斌从1989民主运动至今31年中,二十多年在监狱中度过,由此可见他们为推进中国民主进步而保持的坚定信念,付出的艰辛努力,作出的卓越贡献,献出的巨大牺牲。

他们选择了如此苦难的人生之路,皆因他们怀抱着八九当年的理想,坚守着八九民主运动的精神,并决志终其一生要将其实现。

八九的理想与精神,就是爱与责任,就是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途径,落实“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现代公民精神,也就是脱离奴民、顺民、臣民而作一个享有权利与承担义务的现代文明意义上的公民。

八九民主运动的诉求是中华民族向现代普世文明转型的标的,是必将步入的人间正道,是无可绕越与逃避的。六四屠杀中断了中国向现代文明探索迈进的脚步,而使中国步入权贵资本主义深渊,致使道德沦丧、法制不彰、是非颠倒、善恶错置、官僚腐化、贫富两极、环境毁弃、伪劣泛滥、灾难频仍,以致每年数千万的上访民众沉冤难伸。造成如此惨况,根本原因是背弃人类普世文明而深陷于极权主义泥坑。至此,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是认同八九民主诉求而开启现代民主宪政之路,还是背弃八九民主诉求而坚持极权主义不动摇。

陈西、刘贤斌等等八九守灵人正是看到了中国社会的症结,深刻感知到人民的苦难与国家的危机,从而坚信八九诉求的正义与正道,进而舍生取义,誓偿理想,以致几度入禁,牢狱为家。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八九精神,捍卫了八九理想。他们是八九一代的荣光!

当此,八九运动31周年之际,我谨向陈西、刘贤斌等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2020年6月1日

光传媒首发

阅读次数:3,5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