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素莱: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Share on Google+

有个印地安毕马族(Pima)的朋友准备跟我说印地安人起源的故事,我说:“我知道,就是上帝用泥土捏了人,放进烤炉烤。太早出炉的成了白人,烤过头的成了黑人,烤得刚刚好的,就是你们印地安人啦!”

朋友这一听,拼命点头笑得开心,说:“很抱歉,这故事没提到你们黄种人,其实是这样的—— 上帝看到烤得美美的印地安人出炉,兴奋过度,立即灭掉炉火,忘了角落里还有烤到一半还没烤熟的你们,余温焖一焖,你们就变成这种不黑不白的颜色了!”

这狗尾续貂的故事害我笑弯了腰,能拿肤色开玩笑,定要有互信的基础,要不然,凡涉及肤色的事,怎么说都能轻易变成种族歧视。

“很久很久以前,当上帝创造天地万物后,祂歇下来观赏所创造的世界,怅然若失,因为没有一个类似祂的存在。于是,上帝决定按自己形象造人,祂用粘土捏了一个人,然后造烤炉,把捏好的娃娃小人放进去后,上帝离开烤炉去找柴薪生火。这时候郊狼(Coyote)出现了,它偷看一眼炉子里的东西,手一痒,就把那娃娃拿出来,也学上帝那样,左捏右捏,把娃娃转而捏成自己的样子,再放了回去。”

“不知情的上帝回来了,高高兴兴生火烤娃娃,差不多时候,上帝把烤好的娃娃拿出来,对它吹上一口气,赋予生命。可是不对呀!娃娃怎么变成一只狗了呢?它站了起来,还摇着尾巴对上帝友善地吠了几声打招呼!”

听到这儿我哈哈大笑起来——郊狼调皮,上帝糊涂,狗儿无辜。印地安人天地起源的故事充满童稚的乐趣。

“明明记得自己造人只捏了两条腿的上帝,只好又抓上一把粘土继续造人,这次祂造了两个。捏好后想——这两人需要制造婴儿的身体构造。于是,祂在其中一人的两腿之间划了一刀,又在另个人同样位置加上一小点粘土,这才把两人放入烤炉。”

印地安人把男女差异讲得简单直白,反观圣经里这一情节可没有说得很清楚。“接下来呢?” 我追问,这故事由于加入了搅局的郊狼,衬托出上帝为人萌萌哒,跟一般的形象不同。

“接下来,瞎凑热闹的郊狼突然冲出来对着烤炉大喊上帝上帝你快点把它们拿出来,烤焦啦烤焦啦!上帝手忙脚乱赶快打开炉门拿出那两个人,一看,明明还是白白的粘土色啊!上了郊狼的当了!上帝对这两个苍白的人吹入生命气息,无奈说:‘你们不属于这里,走吧!走到海另一边的地方去吧!”

“于是上帝又重复造人。就在上帝弯腰要从烤炉拿出成品的时候,郊狼又发话了,‘上帝啊这还没烤够你快别拿出来!’上帝这一迟疑,待到拿出来的时候,糟糕!两个小人已变成乌木那般黑。上帝叹息, 吹口气赋予两小黑人生命后,再度无奈把它们送到远远的海洋对岸。”

“这次,上帝再也不任由郊狼摆布,悉心造了两个人放入烤炉后,祂只听从自己判断。时候到了,祂打开炉门,啊!成功了,新鲜出炉的是两个烤得刚刚好的金黄色小人儿,皮肤是发亮的古铜色。”

从此,地球上就有了古铜色肌肤的印地安毕马族,闪闪发亮地在大漠阳光下奔跑,他们是美丽的印地安人。

来源:星洲日报 2020-03-16

阅读次数:1,6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