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员:坚持人人平等是对少数族裔的最大尊重

Share on Google+

议报评论员

5月25日,美国发生了非裔人乔治·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压致死的悲剧。反思这场悲剧当然没有错,愤怒的人们走上街头要求正义也是公民的权利。但是伴随着合法游行的,是70多个城市发生的暴力抢劫、纵火以及由此衍生的枪击致死事件。在日益扩大的骚乱面前,我们只看到两种态度:一种是支持抗议的,一种是反对骚乱的。但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反对骚乱的总统赞同人们的和平抗议,更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支持抗议的人去谴责暴力。发生了警察执法过度伤及生命的悲剧,总有人愿意上街抗议,这是美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但是当两种意见极端对立时,哪怕是非常文明的抗议者们似乎也把伴随的抢劫和纵火默认为抗议的一部分,似乎无视那些无辜的店主和公司所有者所遭受的侵犯。

表面上“Black Life Matter”(黑人命贵)运动反对种族歧视,要求人人平等。对于受到政治正确束缚的政治人物来说,要反对种族歧视就要支持这一运动。但是客观来说,今天的美国人可能恰恰已经丧失了美国开国先贤们对人人自由平等这一基本原则的坚定秉持。在自由平等的原则下,美国的前辈们主动解放了黑奴,并且历代美国政治家们朝着不分肤色和种族的人人平等原则而不懈努力。今天我们把黑人称为非裔人,把黄种人成为亚裔人,就是为了避免因为肤色造成的身份差别。可以说,从林肯解放奴隶到现在,一百六十年过去了,美国早已没有了体制性的肤色歧视。假如说还有根据肤色进行的区别对待,那就是对非裔人在求学、就业上的优待。然而美国平等是权利平等和机会平等,是尊重个人自由基础的上的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总要和肤色捆绑一起时,社会就会滑向种族主义。如同共产党人把阶级作为人的根本属性,种族主义则是把种族作为人的根本属性。警察打死无辜者,无论是误伤还是谋杀,在任何社会都是存在的,而且不定什么时候都可能发生。如果恰巧警察是白人而死者是黑人,难道就反映了社会上存在系统的种族歧视?所以说过分的看重肤色并不表示反对种族歧视,恰恰反映了种族主义意识。

非裔人总体上在美国社会地位偏下,这是事实。但是这和妇女、儿童、老人、残障人这些天然弱势群体不同,而是和后天的家庭教育和个人努力有关。那些受到良好教育,懂得发奋努力的非裔人完全可以成为美国精英,甚至做到美国总统。然而现实是大量非裔人孩子是单亲家庭,即便美国提供了免费的高质量的义务教育,但是美国崇尚自由的教育环境并不鼓励强迫孩子学习和遵守纪律,相反却支持孩子特立独行。这对家庭教育完好的孩子是发挥兴趣特长的优势,但对于家庭教育缺失的孩子却是灾难。非裔人孩子逃课、辍学的比例远高于欧裔和亚裔孩子。当他们长大之后,总体上的劣势就显示出来。对家庭责任感的缺乏,又会导致一代人的劣势传给下一代人。在最近的骚乱中,我们从视频可以看到,几乎每个现场超过一半的劫掠者都是非洲裔,这就是事实。

在推特上有个非裔青年对欧裔女性抗议者说,是非裔人群体自身有问题,占美国人口13%的非裔人的暴力犯罪占了暴力犯罪总数55%。而犯罪分子的犯罪对象是不分族裔的,非裔人其实在自相残杀,95%的非裔人是被同族裔杀害的,因此他被同族裔侵害的概率是被其他族裔侵犯概率的2000%(20倍)。“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这位非裔年轻人说。白人抗议者转身走开了,但是周围的非裔人却鼓掌握手表示赞同。

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低素质的非裔人在抢掠,他们其实不在乎什么主义;左派白人在和平抗议,但是把非裔人的抢掠当成发泄愤怒的合理方式加以默认;理性的非裔人指出了问题的真正所在,但是精英们只顾政治正确而不理会他们。当然也有支持川普总统的人反对一切抗议和骚乱,不过也同样没有意识到问题到底在哪里。

如果我们能够正视非裔人面临的困境的根本原因,就会明白根本没有必要在早已没有体制性种族歧视的美国寻找种族歧视的影子。相反,应该坚持人人平等的原则,让非裔人、亚裔人和拉美人都感觉不到自己肤色的存在对生活有任何影响,这才是真正的美国精神,这也是对所有少数族裔的最大尊重。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日期:2020.06.03

阅读次数:9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