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邓李钱张功罪无需他人付信史

Share on Google+

——李鹏关于与邓小平谈三峡工程都敢造假,还有什么他不敢造假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982年11月24日邓小平表态说:“我赞成搞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表态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
如果这两句话都是邓小平对长江三峡工程的表态,那么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智商就成大问题了,邓小平的决策也成大问题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邓李钱张功罪无需他人付青史的来历

2011年4月15日在陆钦侃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上,郭玉闪代表传知行社会经济所敬献上花圈上有这么一副对联:
人云无法亦云 三峡关乎民生 子丑寅卯 是非有赖我公砥中流
敢做未必敢当 国事居然儿戏 张钱邓李 功罪无需他人付信史
下联中的“张钱邓李”是对应上联的“子丑寅卯”。按照决策责任的大小,次序应该是邓李钱张,邓是邓小平,李是李鹏,钱是钱正英,张是张光斗。
三峡大坝工程影响中国的生态环境,三峡大坝工程影响中国的社会经济,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毁坏了中国立国的基本原则。但是如此重要的工程决策,居然是建立在虚假信息的基础上,国事居然是儿戏。为什么虚假信息能够成为决策基础,为什么决策者会轻信这样的虚假信息?就是因为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新闻的自由。当一个社会只有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虚假信息。决策者需要得到的信息全部来自这个声音,这个虚假的信息。仔细观察分析,这个虚假信息不是来自民众,而是来自决策层,因为这个虚假信息就是他们希望得到的信息。在三峡大坝工程是这样,在六四镇压民主运动上也是这样。李鹏等提供虚假信息,邓小平听汇报做决策。但是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者,六四镇压民主运动的决策者,都不是敢做敢当的男儿。李鹏通过《李鹏六四日记》来推卸他的政治责任;同样李鹏也是通过《李鹏三峡日记》来推卸他的政治责任。李鹏给书起的名字是《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众志绘宏图,就是大家一起干的。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反正不是我李鹏一个人干的。为什么要让大家来承担责任?因为对三峡工程决策不自信,怕经不起历史的检验,怕死后被算账,殃及子孙后代。

二、邓小平: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

李鹏三峡日记中最重要的一篇,就是1985年5月19日那篇日记,从第62页到65页,整整4页,现摘录如下:
1985年
5月19日 星期六 晴
上午9时45分,邓小平同志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参加广东核电投资公司与香港核电投资公司合营合同签字仪式。我和朱琳前去迎接,他亲切地与我握手,问朱琳是哪里人。朱琳答是上海人。邓问为什么嫁给四川人。我说,云南人不是也嫁给四川人了嘛。引起哄堂大笑。邓小平又问,你们是哪一年结婚的。我答1958年。这一场对话体现了邓小平对烈士后代的关切之情。坐下来后,小平同志和省长、部长们一一握手。今天中方出席人员中有黄毅诚、周南(时任外交部副部长)、魏玉明(时任对外经贸部副部长)、王全国(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李建安(时任广东省副省长)、郑华(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周溪午(时任深圳市副市长)、陈增庆(时任国务院核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薛正军等。我向小平同志简单介绍了大亚湾核电站的情况。他对大家说,现在的问题是快建设,早收益。(笔者注:朱琳是大亚湾核电站驻北京办事处主任)
小平同志非常高兴地会见了嘉道理勋爵(时任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长)一行,说了热情洋溢的话。他们约定,在大亚湾核电站第一台机组建成发电之日,将共同去为之剪彩。
会见后,小平同志要我们留下来,问我今后十年电力发展的情况怎样,他说大家都不放心。我一一作了回答。他十分关心三峡工程。
他说,开发性移民这个办法好,可以在库区建工厂。听说四川人已不反对坝高到180米,我很高兴。万吨船队不能到重庆,太可惜。多移几十万人不算什么,可以办工厂,可以发展服务业。我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要办好这件事。他还提出把四川省一分为二的设想。
根据回忆和笔记,我整理了小平同志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
附:邓小平同志关于三峡工程的谈话
小平同志首先说:今天我们谈谈建三峡的问题,你谈谈是怎么安排的。
我说:三峡工程需要3年准备,总工期17年,11年后第一台机组开始投产。三峡工程目前主要有两个问题争论比较大,一个是泥沙的淤积;另一个是坝高的问题。过去是四川的同志由于淹没面积大、移民多,不赞成高、中坝方案。现在四川有人,还是重庆人,提出建设中坝,坝高180米,万吨船队可开到重庆。这些年重庆在城市规划建设中,在180米以下没有安排工程。中坝方案装机容量可以由低坝的1300万千瓦增加到2000万千瓦,增加700万千瓦,年发电量可由650亿千瓦时增加到1000亿千瓦时,增加300多亿千瓦时。
小平同志接着问:中坝方案移民增加多少?我说:现在低坝方案按150米考虑,移民36万,到电站建成时增加到50万。中坝方案按180米考虑,移民增加到100万,或者更多一些。移民问题,过去搞安置性移民,把农民迁移到别的地方。现在准备用安置移民的钱,开工厂、办农场等。移民可以种植经济作物,特别是柑橘,四川柑橘品种很好。而且,可以用移民的经费,发展乡镇企业,搞商品生产,增加收入。
小平同志肯定地说:现在的移民方针对头了,100万移民也有办法安置。可以发展乡镇企业 ,也可以搞第三产业,还可以发展旅游。
接着,我向小平同志介绍了“180方案”总投资、建设时间和设备等方面的问题。“180方案”总投资可能增加1/3以上,第一台机组开始发电的时间,可能延长一两年,但是采取“以电养电”的办法,第一批机组发电后,就可以用发电的收入作为第二期建设的资金和移民的资金。三峡工程建设现在还没有开始,泥沙、航运问题没有弄清楚前不能开工。“150方案”每台发电机容量是50万千瓦,“180方案”每台发电机容量是70万千瓦。机组开始可以从国外购买并引进技术,以后的机组自己生产。
他还关切地问道:长江建了坝,对航运有什么影响?
我回答说:这两年过葛洲坝船闸的货运量每年增加30%左右。已经建了两个船闸,还有些问题,主要是国产设备质量不过关。3号船闸建成后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了。
小平同志说:三峡工程是特大的工程项目,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要考虑长远利益。过去是四川人不赞成把坝搞高,现在情况变了,四川人,主要是重庆人同意“180方案”。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中坝可以多发电,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以后可有意识地把国家重大工业项目放在三峡移民区。
我说:正在考虑专门成立三峡行政区,用行政区的力量来支持三峡工程建设,做好淹没区的移民和经济开发工作。这个行政区应该包括重庆市,有了大城市,有一定的工业经济基础和人员智力的支援,便于发展经济。
小平同志又讲:可以考虑把四川分为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城市;另一个以成都为中心城市。他还问三峡工程建设现在开始了没有。
我说: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泥沙、航运等问题没有弄清楚前不能开工。目前只做些准备,如修路、通电。宜昌通往大坝区有40公里路正在修建。
小平同志还问到本世纪末电要搞到多少,才能保证国民经济翻两番需要的问题。
我说:至少要与国民经济同步发展,原来设想搞到2亿千瓦左右。现在看来,这个数不够了,因为除了工农业用电外,人民生活用电增加也很快,还要千方百计多搞一点儿。办法就是大家办电,不是一家办电。“七五”期间要争取每年搞到700万千瓦,“八五”期间每年要搞到1000万千瓦以上,才能基本上保证翻两番的需要。只要政策对头,我看把电搞上去是很有希望的。小平同志高兴地说:有人说电能上去了,翻三番都可以。那就按照这个规划去安排,看来电有希望,翻两番有希望。
附:《人民日报》1月19日报道:《大量科学实验工作提供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可靠数据》(摘要)
李鹏日记摘录完

三、如果李鹏日记为真,那么邓小平就是弱智

根据1985年1月19人的李鹏日记以及附加的回忆和笔记,李鹏整理的邓小平关于三峡工程谈话的主要内容,核心就是: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
如果李鹏1985年1月19日的日记为真,那么邓小平就是弱智。为什么这么说?
就在1982年11月24日,邓小平在听取国家计委关于20年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的汇报,当汇报到为适应翻两番的要求,准备建设三峡工程时,邓小平当即表态说:“我赞成搞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卢耀刚把邓小平的这段讲话记录在发表在《中国作家》1992年第6期的报告文学《长江三峡:中国的史诗》里 。
卢耀刚认为,邓小平的这个表态,是三峡工程决策的一个根本性转机,卢耀刚写道:
这种选择是突如其来的。
195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三峡决议》后,由于毛泽东的犹豫,三峡工程一直处于冷却阶段,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虽然小有起伏,但是仍然没有形成气候。
1982年底出现了根本性的转机。
11月24日,邓小平在听取国家计委关于20年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的汇报,当汇报到为适应翻两番的要求,准备建设三峡工程时,邓小平当即表态说:“我赞成搞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之后,陈云、李先念、胡耀邦等都先后同意了邓小平的意见,形成了三峡工程党内最高决策层从未有过高度统一。(笔者注:这里略去了赵紫阳)
邓小平所说的低坝方案就是三峡水库坝后蓄水位海拔150米的方案。

四、不同的三峡工程方案

195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三峡决议》制定的三峡工程的蓄水位是海拔200米。之后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办公室)主任林一山做过200米、195米和190米的三个方案比较,结论是200米方案最好,195米方案其次,190米方案最次。
在200米方案之前,苏联专家提出的方案是265米方案,林一山提出的是235米方案(民国时期美国工程师萨凡其的方案是拔高海拔225米,总库容617亿立方米)。这个200米方案是周恩来敲定的,依据是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最高一级台阶的海拔高度是200米。从1958年开始,从湖北宜昌南津关开始到重庆,在海拔200米以下地区禁止搞基本建设,为将来有朝一日建设三峡大坝工程做准备。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从德国进口一台1700毫米的轧钢机,安装在武汉钢铁厂,为在鄂西山区的第二汽车制造厂生产制造坦克、装甲车所需要的钢板。为此必须扩大华中电网的能力。湖北省和水利部重新提出建设三峡工程,是200米方案。毛泽东以无法保证三峡大坝工程的军事安全加以拒绝,因为1958年后,毛泽东和周恩来命令张爱萍和张震两位将军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在文化大革命前这个研究完成,结论就是在目前情况下,无法保证三峡大坝工程的军事安全。后来毛泽东同意在长江干流三峡河段修建第一座水坝,就是现在的葛洲坝大坝,当时称330工程,是一座发电的低坝工程,底子是国民政府为实现孙中山梦想而规划的三峡水坝。毛泽东在1970年生日那天批准了330工程。从那以后,原来在海拔200米以下地区禁止搞基本建设的红线取消了,重庆基本建设高程就降到180米。周恩来的330工程进展并不顺利,只得再请出林一山。林一山从一开始就反对330工程,他与周恩来做了一笔交易,他可以出山,但是330工程搞完,他还是要建200米方案的三峡大坝。70年代末林一山、钱正英和湖北省又提出要建三峡工程,但是四川省坚决反对。邓小平是四川人,赵紫阳来自四川,钱正英和湖北省就提出一个150米方案,水库淹没主要在湖北省的宜昌地区和恩施地区,只涉及四川省一小部分,而且是最贫困的地区。150米方案的移民人数为36万,水库的防洪库容140亿立方米。钱正英和湖北省还有一个后备方案就是128米方案,只淹没湖北省,不涉及四川省。

五、1980年7月邓小平视察三峡地区

邓小平1982年11月24日的赞成搞低坝方案的表态,来自他在视察三峡地区所听取的汇报。
1980年7月邓小平在女儿邓榕等的陪同下回四川省亲后,11日在重庆登上“东方红32”轮船,有湖北省省委书记陈丕显、四川省省长鲁大成、长江流域办公室副总工程师魏廷铮(原林一山的秘书)等陪同。在江轮上邓小平听取了魏廷铮关于三峡工程150米方案的汇报。
邓小平是一个只靠听汇报做决策的人。魏廷铮在汇报150米方案时,移民人数按150米方案计算,造价按150米方案计算,而其他效益,如防洪效益、发电效益、航运效益则不是来自150米方案。
邓小平对魏廷铮报告的关于三峡工程的航运效益,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特别感兴趣,这和他个人经历有关。他对魏廷铮说:“1920年出川,去法国留学,船行到中途坏了,只好改变行程,起旱,走陆路出川,交通真是艰难啊!” 可见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对邓小平有多深的印象。
邓小平乘坐的轮船一到武汉,就立即召见胡耀邦、赵紫阳、宋平、姚依林等中央和国务院的负责人,谈了他视察三峡地区后的意见。邓小平说:“三峡搞起来以后,对防洪作用很大。”“发电2000多万千瓦,效益很大。1100亿度,合全国上半年的全年发电量”,“担心一个航运问题,现了解,运的东西不多,船闸有5000万吨通过能力,顾虑不大。”“另一个生态变化问题,听来问题也不大。”“整个工程投资95亿元,移民费40亿元。” 邓小平建议国务院要考虑三峡工程,胡耀邦和赵紫阳表示同意。之后才有了邓小平1982年11月24日支持三峡工程低坝方案的表态。
把李鹏日记中,李鹏向邓小平汇报180米方案的好处,与1980邓小平听魏廷铮关于150米方案对比一下。最后一列是1993年全国人大批准的175米方案,供对比参考。
150米方案
(1980年) 180米方案
(1985年) 175米方案
(实施方案)
正常蓄水位 海拔150米 海拔180米 海拔175米
防洪库容 361亿立方米 220亿立方米 221.5亿立方米
发电装机容量 2000万千瓦 2000万千瓦 人大批准1820万千瓦后扩增到2250万千瓦
年发电量 1100亿度 1000亿度 人大批准840亿度
后扩大到1000亿度
移民人数 限期36万
最后50万 100万或更多 规划113万,实践超过150万
移民费 40亿元人民币 856.53亿元人民币
工程总造价 95亿元人民币 比150米方案增加1/3 2485.37亿元人民币

李鹏在1985年5月19日向邓小平推荐的180米方案,发电装机容量可以由低坝的1300万千瓦增加到2000万千瓦,增加700万千瓦,年发电量可由650亿千瓦时增加到1000亿千瓦时,增加300多亿千瓦时。但是邓小平在1980年7月听魏廷铮关于的150米方案的汇报,发电装机容量就是2000万千瓦,年发电量1100亿千瓦时,低坝方案的年发电量比中坝方案还要多出百分之十。邓小平当然没有理由去否定1982年11月24日赞成低坝方案的表态,更没有理由重新表态说: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自己否定自己。
有人会提出这样的可能,到1985年5月19日,邓小平已经知道魏廷铮在1980年的关于三峡工程150米方案是欺骗了他。这种可能会存在,但是没有发生。如果邓小平知道魏廷铮在三峡工程上骗了他,那么魏廷铮的政治生命早就结束了,而且后果会很严重。魏廷铮在1980年7月份向邓小平汇报三峡工程150米方案时时长江流域办公室副总工程师;1980年10月升任长江流域办公室党委副书记、副主任;1984年升任长江流域办公室党委书记、主任,后恢复过去名称,任长江水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1993年任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委员,1996年任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曾任第六、第七届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2000年74岁(!)时才离休。

六、李鹏伪造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表态

唯一的可能就是李鹏利用《李鹏三峡日记》,伪造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表态,伪造圣旨。
1983年初,长江流域办公室提出《长江水利枢纽150米方案可行性报告》。1983年5月由国家计委牵头,召集国务院16个部委、湖北、湖南和四川三省、58个科研单位和11个大专院校的专家、领导350人审查报告。与会者的大多数认为基本可行,建议国务院批准。1984年2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中南海开会,讨论三峡工程。决定成立三峡工程筹备组,副总理李鹏担任组长,并筹备组建三峡经济特区。3月15日三峡工程筹备组向国务院提交《关于开展筹备三峡工程的若干问题》的报告。国务院4月5日转发了三峡工程筹备组的报告,三峡工程开始施工准备,争取1986年开工。这就是李鹏说的三年施工准备。1984年7月中共中央北戴河会议原则批准三峡工程150米方案,要求立即进行施工准备,建议成立三峡经济特区。随后国务院也原则批准三峡工程150米方案,明确批示“工程按正常水位150米设计”。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引起海内外的激励反对,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共宣扬要“科学、民主地决策”,而三峡工程又回到拍脑袋决策的老路上来。对三峡工程反对最为激励的要数全国政协,要求参与政治决策。
为什么说,李鹏时利用《李鹏三峡日记》,伪造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表态,伪造圣旨呢?
第一,从邓小平之后对三峡工程的表态来看,邓小平在1985年1月19日表态“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是不可能的。
1986年3月31日邓小平接见美国《中报》董事长傅朝枢时说:“中国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大众,兴建三峡工程是关系到千秋万代的大事,我们一定会周密考虑,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我们绝不会草率从事的。”
这是邓小平就三峡工程对国际媒体的表态,什么是三峡工程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邓小平没有说。
两个月后,1986年5月,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指出:“(上)三峡工程有政治问题,不上三峡工程政治问题会更大,只要技术和经济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就应该上。”
这是邓小平就三峡工程对党内的表态,邓小平倾向于三峡工程,但是用什么方案,还是没有表态。
无论是邓小平接见傅朝枢时关于三峡工程的表态,还是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的表态,都没有收录在李鹏的《李鹏三峡日记》里。因为这些讲话表态,与邓小平在1985年1月19日对李鹏夫妇关于三峡工程讲话的内容是矛盾的。
第二,关于“可以考虑把四川分为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城市;另一个以成都为中心城市”
最早提出建三峡经济特区是赵紫阳,后来宣布解散不三不四的三峡省(筹备)的也是赵紫阳。
1984年2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中南海开会,讨论三峡工程。赵紫阳在会议上首先提到移民问题,赵紫阳提议:“可以把淹没移民区和安置区划成一个特区,有关地区统统划出来由中央直接管。这样移民经费可以直接到移民手中。否则,钱没少花,还搞不好。”并决定成立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出任组长。
对赵紫阳的提议,对于赵紫阳让李鹏出任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一事,李鹏在《三峡日记》中只字未提。
3月15日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向国务院提交《关于开展筹备三峡工程的若干问题》的报告提到:“妥善解决库区移民问题是三峡工程成败的关键”,可考虑建立三峡特区的建制,成立特区人民政府,直属国务院领导,享受省、市(自治区)一级政府的待遇。1984年4月5日国务院发文,决定筹备组建三峡经济特区。7月31日,中央书记处在北戴河召开会议,会议讨论了三峡经济特区的名称,并制定了两条基本原则:特区政府直属国务院领导;川鄂两省凡有移民的地区,均划归三峡特区政府管辖。
1984年10月2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再次研究三峡工程问题,再次研究三峡特区的名称。国务院副秘书长顾明就对“三峡特区”的名称提出质疑,赵紫阳提议用“三峡行政区”,与会者一致赞同。但是全国政协坚决反对,认为“三峡行政区”不符合宪法。所以国务院又将“三峡行政区”改为“三峡省(筹备)”。三峡省(筹备)的负责人是李鹏提议的原水利部副部长李伯宁,三峡省的省会是湖北省宜昌市。三峡省的范围是有淹没移民的和安置移民地区。
李鹏刚刚把他的人安置在“三峡省(筹备)”领导岗位上,而且李伯宁也已经到宜昌市走马上任,招兵买马,好不热闹。在1985年1月19日这个时候,李鹏提出要把重庆也拉进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李伯宁当一个小省、一个穷省的一把手,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把重庆也拉进来,就是一个大省,李伯宁的资历就不够了。再说,把重庆拉进来,省会就不是湖北省宜昌市了,就要换成重庆了,之前已经协调完毕的都要重新洗牌,这是不可能的。第三,确定三峡省地理范围的原则最早就定下来了,就是赵紫阳提出的“把淹没移民区和安置区划成一个特区”。1984年7月中共中央北戴河会议明确批示“工程按正常水位150米设计”,重庆不在这个范围内。而且当时重庆市委书记萧秧就要当四川省省长了,在这个时候把重庆从四川分出去,萧秧能同意吗?
1985年国务院赵紫阳、李鹏面临的问题是全国政协的坚决反对,不希望再节外生枝,再引出新的矛盾。所以,邓小平在1985年1月19日对李鹏说:“可以考虑把四川分为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城市;另一个以成都为中心城市”,不是真实的。这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在赵紫阳下台以后发生的事情。
第三,许多概念都是出自1985年1月19日之后
在李鹏1985年1月19日的日记中所附加的内容,其中有许多概念是后来才出现的。
比如“开发性移民”。1986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分14个专业组,其中一个专业组是移民组。在移民组的报告中提出开发性移民这个概念。1991年2月国务院发布《大中型水电工程建设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提出“国家提倡和支持开发性移民” 。1993年8月19日,国务院发布的《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对开发性移民进行了阐述:国家在三峡工程建设中实行开发性移民方针,由有关人民政府组织领导移民安置工作,统筹使用移民经费,合理开发资源,以农业为基础,农工商相结合,通过多渠道、多产业、多形式、多方式妥善安置移民,使移民的生活水平达到或者超过原有水平,并为三峡库区长远的经济发展和移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创造条件。”
又比如“机组开始可以从国外购买,并引进技术,以后的机组自己生产”。1992年3月21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邹家华受国务院的委托,就《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作说明。邹家华说:“工程规模虽大,但建筑物都是常规型式,我国有比较丰富的建设经验,有能力完成设计和施工任务。主要机电设备可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国内制造。” 只是在全国人大批准兴建三峡工程后,李鹏才提第一批发电机组从国外购买,并引进技术,以后的机组自己生产。在1985年1月19日都还是立足自力更生,自己生产。

七、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

根据丁冬与李南央的《李锐口述往事》一书,李锐的回忆是:“1984年2月,水利部又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建议立即着手兴建三峡工程枢纽工程的报告》,这个时候李鹏已经是副总理了,被任命为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小组组长。有一次邓小平接见外宾,接见后把李鹏留下来谈三峡,他问李鹏:为什么不上三峡?不是说修好以后万吨轮船可以直通重庆吗,为什么不修?李鹏说:移民问题很大,非常困难。邓小平就说:那好嘛,成立一个三峡省,不用四川、不用湖北安置,独立出来解决移民问题,由国家管起来。那个谈话记录很快就有人拿给我看了。我心里想,这不是在骗小平么!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干呢!南京的长江大桥,武汉的长江大桥,只能通五千吨的船,所以后来改称万吨船队。”
李锐的回忆中所说的“有一次邓小平接见外宾,接见后把李鹏留下来谈三峡”,就应该是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接见香港的嘉道理勋爵后,与李鹏和朱琳的谈话。邓小平开门见山地问李鹏:为什么不上三峡?不是说修好以后万吨轮船可以直通重庆吗,为什么不修?这符合邓小平的性格,也符合常理。1980年7月邓小平听魏廷铮的汇报,对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十分感兴趣,这和他1920从重庆坐轮船到上海,然后去法国的经历有关。李鹏回答:移民问题很大,非常困难。这也应该是实情。
所以在那次谈话中,邓小平根本不可能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三峡工程150米方案移民前期36万,最终50万,李鹏都说移民问题很大,非常困难。那么三峡工程180米方案,移民100万或更多,问题不是更大更困难?
李鹏在三峡日记中把万吨轮船改为万吨船队,这也是在1985年1月19日之后发生的事情。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这是1958年之后,长江流域办公室做的200米方案中的目标。自从1970年开始建设葛洲坝大坝之后,万吨轮船就不能够通过葛洲坝大坝的船闸。葛洲坝大坝船闸的最大通过轮船的吨位是3500吨。之后建设的三峡大坝船闸的最大通过轮船的吨位也是3500吨。万吨轮船过不去。
另外在文化大革命中建设的南京长江大桥和之后建设的许多长江大桥,由于净高问题,也是无法通过万吨轮船。最后还有长江航道问题,特别是武汉至宜昌间的部分航道,其水深不能满足万吨轮船的要求。
1986年开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航运组悄悄地把万吨轮船改为万吨船队。万吨船队可以是4艘3000多吨的驳船绑在一起或者连在一起,或者是10艘1000多吨的驳船绑在一起或者连在一起,就像在京杭大运河中的10艘1000多吨的驳船绑在一起、用一艘拖轮拉的“万吨船队”一样。
和邓小平一样,原国家副主席王震听说三峡工程可以让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象打了鸡血一样,非要催促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建设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从2003年6月开始运行以来,没有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也没有万吨船队从上海直达重庆,反之亦然。1920年邓小平从重庆坐轮船到上海,然后去法国。1980年邓小平从重庆坐轮船到武汉。如今,从重庆坐旅游船只能到三峡大坝上游,然后坐汽车到宜昌,再坐火车到武汉或者上海。唐朝李白从白帝城出发,千里江陵一日还。现在从白帝城出发,到湖北沙市,往往需要的时间比李白还要多。
三峡工程能让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这是邓小平的梦!这是王震的梦!这是三峡工程主上派的梦!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中国梦!

八、李鹏还有什么不敢造假的?

李鹏在1985年5月19日的日记中,假造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表态: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
李鹏敢假造邓小平的圣旨,还有什么不敢造假的?
在《李鹏三峡日记》中,李鹏不曾认识一位名叫赵紫阳的同事与上级。赵紫阳的一个最大错误就是重用和快速提拔了李鹏,提拔李鹏当电力部副部长、部长、副总理,让李鹏出任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特别是赵紫阳当上总书记后,让李鹏接了总理的位置。
到1989年4月之前,李鹏在国务院形成的势力足以和赵紫阳分庭抗争,而赵紫阳却一直以为李鹏是他一手提拔、可以信赖的副手。赵紫阳解散了三峡省(筹备),得罪了一大批人。而李鹏则把李伯宁等收罗到门下,成为在六四镇压过程中打击赵紫阳和民主派力量的主要打手。同样,赵紫阳没有认识到,在他的干部政策下,大批留苏学生得到优先重要,不仅仅因为许多留苏学生是红二代。而这些得到重用的留苏学生,他们的理念。他们的价值观,都是和李鹏一样的。他们和李鹏一起扛过(红缨)枪,一起同过窗,是哥儿们。而赵紫阳在六四之前和六四之中都没有看到其中的风险,都没有看到,李鹏是什么假消息都敢编造的!

(写于2020年6月4日前,为了不忘却)
———————————————————————–
王维洛: 什么是清华大学的灵魂?BBC点评中国,2011年5月2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mobile/focus_on_china/2011/05/110502_cr_qinghuasuni.shtm

收录在:李炳银主编:大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报告文学选,安徽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ISBN:9787539664033

魏廷铮口述,刘荣刚整理:长江三峡工程的决策(一),爱学术22012年12期,https://www.ixueshu.com/document/3750cf6b88dc8b12c1c01f82e1ef4bf0318947a18e7f9386.html

魏廷铮口述,刘荣刚整理:长江三峡工程的决策(二),爱学术22012年4期,https://www.ixueshu.com/document/3750cf6b88dc8b12c6a696e0a034f72c318947a18e7f9386.html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4696

邱秋:沉吟渠江,2014年2月18日,刊登在人民网 邓小平纪念网,http://cpc.people.com.cn/n/2014/0218/c69113-24393873.html

王维洛:让李克强连叹可惜的长江航运,BBC,2014年5月12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4/05/140512_cr_three_gorges

1980年邓小平谈三峡:搞起来后对防洪作用很大,人民网,2014年6月25日,https://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0140625/18585286.html

1980年邓小平谈三峡:搞起来后对防洪作用很大,人民网,2014年6月25日,https://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0140625/18585286.html

戴晴:灾难性的政治工程,http://blog.boxun.com/sixiang/daiqing/dq02.html

长江三峡工程:一个世纪的决策历程,《决策咨询通讯》第九卷1998年第1期(总第33期),刊登在爱学术网,https://www.ixueshu.com/document/39336b46147db10ae885d922569a15a3318947a18e7f9386.html
茅民:邓小平的实践,《复兴记》主题节选本,谷歌 EBOOK

同上

李兵:邓小平谈建设三峡大坝:不上它 政治问题会更大,党史博览,2017年7月19日,http://news.ifeng.com/a/20170719/51456903_3.shtml

童怀平:邓小平说三峡工程是政治问题,摘自《邓小平八次南巡纪实》,http://digest.creaders.net/articleViewer.php?atid=207918&id=207918

《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1991年2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4号发布,自1991年5月1日起施行。2006年9月1日废止。https://zh.wikisource.org/wiki/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

《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1993年8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126号公布
2001年3月1日新版《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生效,本条例废止。https://zh.m.wikisource.org/zh-hans/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1993年)

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1992年3月21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http://www.npc.gov.cn/wxzl/gongbao/2000-12/14/content_5002697.htm

李锐: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李锐口述。丁冬、李南央整理,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108-2.html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4/2020

阅读次数:1,1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