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青云:“六四”三十一周年,中共当局依然如临大敌,民间以巧妙方式纪念

Share on Google+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便已经过去了三十一周年。对于中共当局和部分中国民间人士而言,这一重大历史事件都是难以忘怀的记忆,每到这个时间节点,当局就会加大管控力度,对各类敏感人士加以限制,对相关言论进行严厉封杀。

因为强力管控,在中国大陆的各种平台上,直面“六四”的内容很难出现,一旦有人越雷池半步,将面临封号甚至被抓捕的危险。今年的“六四”纪念日,中国的网络上异常宁静,虽然看不到关于“六四”的文字,但是,在民间,各界人士依然在利用各种平台巧妙地进行相关纪念活动。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严密监控,当前的中国大陆,线下纪念活动显然难以成行,为此,中国的民间人士自发地在网上召开了“六四”三十一周年纪念会,该活动为期3个小时,参与人士达到230人,涵盖海内以及外各行各业。四川维权人士、八九学生陈云飞,北京市民董盛坤因参与这一活动,结果被警方拘捕。

除了网络会议之外,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上,还出现了很多暗示“六四”和表达哀悼的言论,有人在6月4日凌晨发布了一张点燃的蜡烛照片,有人于6月3日在朋友圈发消息告诉大家:“明天我不吃饭”,有人回顾历史上的屠杀事件以影射“六四”,还有人将大提琴音乐《殇》重发。所有这些,虽然没有配发文字直接点到“六四”,但明眼人都知道,它和“六四”有关,不直面是一种无奈,是为了逃避审查。

还有人通过在线社交墙纪念这一历史事件。有人发起了全球“天安门烛光悼念”倡议,呼吁大家录制您自己手举烛光,讲述关于“六四”的记忆或对自由民主人权的憧憬。于6月3-4日,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或发到推特,或者请友人在媒体或社交媒体发布,这一活动也得到了大批人士的响应。

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借助网络,于6月1日发表公开信,再次向中共当局提出 “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要为惨案中的所有死难者讨回公道。三十一年来,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中国民间人士从来没有停止对大屠杀责任人的谴责以及对平反“六四”的追求。天安门母亲的三项诉求可谓合情合理合法,然而,每一次吁求都石沉大海,不见当局进行正面回应。

中国大陆,现实当中的悼念渠道被彻底堵死,但在大陆之外的地区,却有较大的空间。譬如说香港,几乎每年的“六四”纪念日,维多利亚公园里面都会聚集数十万人对“六四”死难者进行烛光悼念。然而,在中共当局强推《国安法》的背景下,香港警方以新冠肺炎疫情为由, 已经禁止了香港一年一度的悼念游行和烛光守夜活动,不过,很多市民表示,仍将前往维园。

时光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可是,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却未必会与时俱进,中共当局不仅继续维护一党独裁的地位,而且试图将大陆的制度向香港等境外地区与国家输出。三十一年来,中国的经济虽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在政治制度、人权、法治、环境等方面,并未有丝毫的进步,让人感觉到执政当局正在开历史倒车,向文革的十年浩劫时期靠拢。

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参与纪念“六四”,中共当局可谓处心积虑,除了闭口不谈此事之外,还加强了对学生以及广大民众的谎言宣传。所谓的教育和媒体,都成为了当局的传声筒,传递着大量谎言。不得不承认,当局的愚民教育和媒体洗脑,取得了显著成效,打造出了不计其数的新生代拥趸,这从作家方方遭受围攻便可见一斑。不过,一部分人在了解到历史真相过后,秉承良知发声,他们对“六四”等历史事件的印象并不因官方封杀和谎言教化而动摇。

“六四”虽然被中共当局在明面上刻意淡化处理,但是,随着翻墙技术的普及和信息渠道的多元化,知道这一历史事件真相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多,关于此事的民间记忆永远都不可能彻底抹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六四”真相迟早会大白于天下,那些屠夫民贼也终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那些英灵也终将名垂青史,为后世所公开纪念。

特约评论员:欧阳青云
2020年6月4日

维权网2020年6月5日

阅读次数:4,6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