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今年中秋节,发生在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的滥杀路人大流血事件,造成全世界的震惊和哀伤。据中共官方报导,开枪的是中尉军官田明建,十九日田明建与部队指导员发生争执,第二天一早便准备找指导员和营长复仇,却打死了团政委和四名士兵,至廿二日晚间,宣告的死者高达十四人,伤者近八十人。

田明建有“神枪手”之称,令人诧异的是,他发射的子弹是“新型”的,射进人体后会自动爆炸,使得许多受伤者,面临截肢的痛苦。使我想起八九年用解放军屠杀学生,曾发现受伤者也有中榴霰弹的情况。

报导中的遮遮盖盖,实由于这个胆大包天的凶手副连长,在半个小时内打翻了大陆三重禁区,何谓“禁区”,即神秘的极敏感的谁也碰不得的空间和部门。第一重禁区,是江泽民主管的海陆空军,中国人对解放军官兵称之为光荣可爱的人,如今发生在首都的这桩惨案却给人特别恐怖的印象。因为这个杀人犯是解放军里的副连长。至少说明纸包不住火,解放军和武警公安部队里面也有贪赃枉法,欺压良民,摧残人权种种黑幕。中秋节解放军下级军官冲向使馆区行凶,不过是冰山一角耳。

第二重禁区:如果这个特大惨案发生在边远省份或外国人足迹不到之处,即使解放军某军官杀害了几十名男女同胞,军委主席江泽民也会作出如下指示:“作内部处理,绝对禁止外传。”中共吹嘘的“稳定压倒一切”,就是靠说谎和封锁消息得以维持的。

第三重禁区:这个兽性发作的家伙所以闯入使馆区,其用心是要杀死几个外国人,他果然打死打伤伊朗大使馆帮办一家四口人(二死二伤)结果引起了国际间外交关系的紧张,还让所有使馆人员胆战心惊,当初公安部特地给使馆区命名为“重要保护区”,如今“保护区”成了布雷区,偌大一个中国几乎没有一块安身之地!这件惨案给予外国人精神上的威胁估计很难平复。

关于这件特大凶杀案之对外报导,仍然采取千岛湖劫案,由新华社垄断的方针,中央社的电讯这么说:“有关事件的进展将由新华社统一发稿,各大新闻机构不许报导,为严密堵塞漏洞,并下令市内所有医院,禁止对外透露接受因枪弹死伤患者的情况。”首都闯下大祸,北京当局还死要面子,真是积习难改!怪不得案发第二天,连凶手都是无名氏,死伤数字大大缩小了!

凶手已被打死,我们没法找出他的犯罪动机。不过依据行为心理和犯罪心理学,还是能够挖出这个特大刑事犯为什么跨出同归于尽之一途。

起因是由于上下级之间发生争吵,这是表面现象,我们应该发掘得更深一层,这个凶犯憋着一肚子强烈的怨恨、怒气,而解放军中纪律松弛,上下等级森严,没有民主平等沟通或发泄的渠道,亲属、知己又不在身边,就好比压力锅。没有阀门释放蓄积已久的怨气,最后必然引起压力锅突发性爆炸。

殷商时代传下两句古代民谣:“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此人决心与太阳一同灭亡,不过只是停留在发狠心上,没有付诸行动,属于发牢骚性质。

行为心理讲到“突发性”,实际就是怨恨和不满经量变的积累达到一个危险临界点,必然突发爆炸的一瞬间。它和社会各种危机的总和,遇上某件偶然事故,便爆发革命或动乱是同一原理。北京使馆区的惨剧,不妨看作是大陆军心、民心的反映,只是他不该使用流血的强信号系统来表达民意。作为“个案”,这个田明建是死有余辜,作为社会危机的不祥的信号,使馆区这桩惨案的影响不可低估,曾记得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一名出租车女司机名叫孟锦云,因奖金不公与领导争吵,未得解决,一气之下,便开了汽车到天安门乱撞行人,死伤十余人,她与今年田建明为着一点小事去杀害路人,又毁灭自己,同样是采取犯上作乱的方式进行报复,不过孟锦云的个人报复是文革的疯狂诱发的。如今大陆分配不公,贫富悬殊、金钱泯灭人性等等,常常使人们绝望、无奈、失去理性,从这个解放军副连长身上,不仅反映了解放军内部的阴暗面,同时也是对高唱“稳定高于一切”的极大讽刺!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美国《世界日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