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大国对抗 美中为战争未雨绸缪

Share on Google+

白宫最近公布对中国战略报告,承认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失败,决定改变对中国策略,采取公开施法,遏制中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多领域扩张。由于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优势正缩小,报告说,美国致力实施核武现代化,发展核能力以遏制北京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实施其他战略性攻击。

美国防部正快速研发和部署高超音速作战平台,增强网路和太空能力,研发其他更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上月初,北京的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给中南海的报告指出,由美国带头的全球反中情绪,冲上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最高点,北京有必要为美中武装冲突做准备。一时之间,美中新冷战跃然纸上,两国纷为未来军事冲突未雨绸缪。

以“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出台为标志,川普上台后,美国全球和安全战略全面转向应对大国长期战略竞争。全球军力对比出现重大变化,特别是近年中俄持续保持军事投入,加速军事现代化等,是美国这轮军事转型的重要推动因素。

由于受到反恐战争需求和军费限制双重挤压,美军现代化进程被减缓,大国之间的军力对比呈现冷战结束后新的变化态势,美国在某些地区和领域的优势(如第一岛链和东欧等中俄临近周边地带)已然大幅缩水。

美军认为,中国军事能力威胁美军的全球部署能力,已有能力将美军阻止在第一岛链之外。中国大力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将阻止美国军事干预,或让美国认为军事干预代价无法承受,从而改变决定。由于中国军力全方位发展,美国未来与中国潜在战争已无法保证一定取胜。

近年美国把注意力集中在中东反恐,中俄却研发各种先进武器系统。2020年中国国防预算与去年相比增长6.6%,达1兆2680亿元人民币。过去15年,中国军费开支增加两倍,达到约2000亿美元,重点放在人工智能(AI)、云端计算和高超音速导弹等最新技术上。如战争爆发,中国可能向美国及其盟友在太平洋各地的空军基地、港口和指挥中心发射数以百计飞弹,干扰美军GPS,攻击美国卫星系统,并使用其防空系统来牵制美国战机。

为应对中俄军事发展,美国军事转型主要举措是:一、加强资源投入,以谋求重塑军力优势。川普政府上台,2017财年国防预算在原定基础上追加300亿元,总量增至6190亿元,2018财年预算增至7000亿元,2019财年进一步增至7163亿元。五角大厦要求2021财年支出7050亿元,包括近1070亿元研发预算,为70年来最多。

二、加强亚太地缘军事布局,强调“军种整合”和“多域融合”,即通过全球行动、部队运用、力量机动等模式创新,确保在西太平洋第一、第二岛链军力优势;突破单一军种作战概念范畴,强调各军种综合运用陆、海、空、天、网、核、电磁空间的能力提升。

中美地缘军事竞争,将加剧中美之间原本存在的军事战略对冲态势,全面加深两国既有的“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一国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的加强军备措施,会降低其他国家的安全感,并促使其做出反应,从而导致该国更加不安全)。中美在诸多领域的持续性能力竞争,如谋求在网路、太空、智能化等新兴领域抢占先发优势,将加深两国的安全困境。

随着上述领域技术发展与军事化应用加速,中美对彼此意图和能力的疑虑也与日俱增。出于确保各自安全,美中均持续加大军事投入,寻求通过发展防御性与进攻性能力、强化威慑,进而达到确保安全的目的。但这不仅不会增强双方安全,反而提升中美高强度体系对抗风险,加大两国间的摩擦烈度,挑战双方本就脆弱滞后的危机管控机制,催生军备竞赛,甚或引发军事冲突及局部战争,使区域更加动荡不安。(作者为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2020年05月27日

阅读次数:6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