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亮:溜达(二)

Share on Google+

哥们喜欢晃悠,到陌生的地方晃悠,人生没有目标混吃等死那阵儿,唯一理想就是别老死在床上,有路没路的随便是哪一直晃下去,最后精疲力尽倒在荒野古道边,被黄沙或风雪掩埋。这种苍凉凄美,吃火锅的时候意淫起来都能让我抹上把热泪。
后来看鲁迅的《过客》,就拿自己当不甘庸俗苦苦追寻的理想者得意了。再后来网上看到句所谓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了的地儿到别人活腻了的地儿,找找新鲜感。惊着了,像是御风而行的小妖突然被破了法术,打半空掉下来那种惶恐——原来咱只是个年级轻轻就活没劲了的可怜人。
毕业那年等着老娘给找体制内的所谓好工作,无聊,迈出了晃悠生涯第一步。揣点钱跑烟台准备打劫一朋友,那小子运气好,学校及时搬迁让我扑了空。新地址和电话不知道,兜儿里只剩下回家车票钱,金秋九月凉爽的清风中,哥们像滩冻过的鼻涕一样半弯在马路边,感觉下一秒就能被刮到下水道里。
猛嘬半包烟缓过点劲来,一步步开始往火车站蹭——半夜,公交车没了,出租车打不起。蹭着蹭着耳边突然听见海浪的声音,内地土鳖,没看过海,瞬间还了魂儿。顺着最近的小道窜过去,看见了,看不清,阴天没月亮星星,黑漆马虎一大片,就知道下边波动的是海上面冷静的是天,还有拍在岸上溅起的白浪花,拌上轰隆的声音,明白了惊涛这词儿打哪来。
震撼,心潮像浪潮一样澎湃,傻那呆呆看,浑身战栗,一开始以为是激动,等喷嚏遏制不住打出来才知道冻着了。恋恋不舍继续走,想着明天一定再过来,等走到火车站一看,明天成了遥遥不可期的未来——他妈的这破火车站半夜居然关门,这么冷的天儿这不是把老子往坟里逼吗?
破口大骂这种反人类的恶毒行径,骂到喉咙沙哑也不敢停,一停就冷,就哆嗦,鼻涕喷嚏跟不见了老阳的鬼儿似的争相上身。没脾气,边骂边找能避风的地儿,站前广场停几溜公交车,想着能躲俩车缝里挡挡,结果躲南北缝里东西吹,躲东西缝里南北吹,感情海边的风都是打卷儿刮的。
天无绝人之路这大白话就是那天晚上深刻领悟到的,眼瞅东南西北马上转疯的时候,不留神拉了把公交车门,居然打开了,那个激动,那公交车要是个人,我能在家给他立上牌位,这辈子早晚三炷香天天供着。
进去后关门,解决了醒着挨冻的问题,不冷了。但是饱暖来困劲,于是躺座椅上睡,快睡着的时候又开始哆嗦,只好起来走两步,身上暖和了再躺下,哆嗦了再起来。困狠了,连生气和哀怨都顾不上,就想着赶紧弄点热乎气儿能睡一会是一会。
熬到第二天亲大爷太阳起床,哥们用雷锋同志一天拣三百多斤粪的大毅力,走到能晒着的车站台阶前,坐那把头往膝盖一埋,打了个此生最香甜的盹儿。摸着如今千疮百孔但好歹还剩点儿的良心说:倘若能把过程省略,每天都睡上个这么美的觉,给个文工团团长我都不换。
睡醒买了回府的车票,用仅剩的三块钱找了家开水免费的方便面摊,吃了一碗面喝了五碗水,半饱,但摊主看我那眼神显然已在判断这人是精神病还是流浪汉了,目光里的怜悯也越来越明显,我估摸我要再去喝第六碗能多捞俩包子,可惜哥们那会还年轻,自尊心强烈,窜了。
基本满足了基本需求,精神上的需要自然强烈起来,又去海边溜达到小步跑能赶上车为止。
年轻嘛,以为上了车便能脱离苦海,忘了把车速问题算计周全。那会火车刚提速没两年,我买的还是慢车便宜票,十多个钟头才能到家那种,一路就看着别人啤酒饮料矿泉水,我吞口水。别人花生瓜子八宝粥,我吞酸水。推小车的别人:让一下,让一下啊。我脑子里激烈思想斗争——扑过去抢一把火腿肠塞嘴里可不可行?后果是俩耳光还是被拷上下车直接关小黑屋?得亏哥们打小怂,光说不练这功夫炉火纯青,不然档案里已经有黑历史了。
坐到最后精神崩溃,看谁吃啥都想过去抢一口,看个小屁孩嘬奶瓶,眼角都能滴出血来,要不是还晓得有个过一会到家的未来,甭管下跪还是下手,早理直气壮干出来了。
打这回以后知道个理儿,礼义廉耻自尊自爱啥的,那都吃饱了饭才能讲,你跟饿急了眼的人讲这些,那是找打,你跟饿急了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没有吃饱可能的人讲,那是找死。讲了没挨打也没死,抢了食还能让人饿着肚子管你叫救星,那倒是牛逼,只是将来下地府鬼都不好接待,油锅啥的根本配不上嘛。
等真到了家,三盘肥肉搭二两小酒下肚,再往被窝里那么一蜷乎,骚动的心踏实了下来,睡前睡后带梦里都赌咒发誓再不出门找罪受,当然没有做到,还好报应也没灵过。
后来类似事件不断发生,我也试图总结过经验,这辈子发过的誓,越毒违背的越快,啥情况?难道哥们有做伟大领袖的潜质?

刚满十八中专毕业,走关系从小县城到大城市的体制内干了两年好工作——每天上班喝茶看报斗地主,下班抽烟喝酒吹牛逼,尽管赢得了周围土鳖朋友们的一致羡慕,哥们还是崩溃了——大好青年,有为之身,难道这辈子只干这六件事儿?
更恶心在哪吧,喝酒吹牛逼是个乐子,到现在我也不嫌弃,可动不动就有个倚老卖老的喝多了拍膀子对我语重心长,说什么作为一个老同志或者老领导,对你有几点期望云云,这谁受得了?最恶心在哪吧,明明无限腻歪,可还得诚惶诚恐装孙子。最惊悚在哪吧,边装还能边从他们身上看到未来的自己,甚至还能想象出等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回手恶心别人的得意劲来。
那会还没开始读书上网瞎琢磨,身边的人过得也都是差不多的生活,甚至想过还过不上。但还是靠着本能觉出绝望来,一眼就能看得到头的无聊人生,怎么活?
不甘心!要努力!要奋斗!要精彩!感谢干瘪的工作给我勇气,当然,最主要还是得感谢美丽妹子对美的要求都很高,实在是碰不到一个肯正眼儿瞧我的,不然老婆孩子热炕头,小日子多半也就这么过下去了,尤其是热炕头,生理正常的年轻人不可能对这个起腻嘛。
于是跑老娘那诉说鸿鹄之志,吹嘘自己绝非池中物,给个机会将来定能翱翔九天。我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妈都咋惯孩子,我这儿,只要演的不是太假,只要不太超小城败家子的底线,基本有求必应,偶尔打了九折那就得算滑铁卢,需彻夜深刻反思总结教训。以前不懂,以为自己演技好,感天动地无往不利。后来琢磨,老娘应该是跟我后来买彩票一个心态,概率再低,买了总还有个希望,反正不差那点钱,反正也没落别人兜儿里。
得逞后办了个非停薪留职,每月还发个三五百基本工资,比那会老家公务员的工资都高。咱这辈子丢人现眼的破事儿做过不少,当年因为这,回乡转着圈找朋友吹嘘那嘴脸,真要将来盖棺排个榜,怎么着也能进前八。
过足了嘴瘾,又暗暗立了一堆泡泡似的美丽志愿,到京城一个以圈钱为唯一宗旨的学校,继续无聊。每天上课喝茶看妞打瞌睡,下课抽烟喝酒玩游戏。悔呀,大肠小肠打死扣那种悔,吗的早知道这世上还有网游这么好玩的东东,又何必白跑这几百里地呢?
还好游戏总有个玩腻的间歇,还好为了矫情起来更像那么回事儿,咱也算半个文青。某天傍晚在咱那出了厂就没享受过阳光和肥皂的脏被窝里钻出头来,边抽烟边翻朔爷的书,看到他推荐礼平的小说《晚霞消失的时候》,觉着不赖,爬起把肚子塞饱,跑网吧搜出来看了一整夜,早上抹了把眼泪,回宿舍背上包就到火车站买票往泰山跑了。
什么叫说走就走的旅行?全是哥们当年玩剩下的,哼哼。
火车上晃着头一歪睡着,半个文青嘛,梦里念叨着杜甫的《望岳》,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冯骥才的《挑山工》,然后放飞梦想,想着咱回来也写个传世名篇,名利双收,拐着弯再来几个艳遇,掉沟儿里拣本秘笈……
打我认字儿读的第一本小说开始,就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是所有作品以及生活中的男主角,这种坚信,一直到现在还剩着个贼心不死的种子,蠢蠢欲动。
下了火车,在泰安火车站被一大妈擒住不得不买了本高价旅游图。那几年只要出门过火车站,要么就是个脏兮兮的小丫头抓着你裤子不撒手要钱,要么就是个花姑娘眼神儿荡漾着勾你住店,要么就是个大妈黏着你卖地图。丫头和大妈我顶不住,花姑娘是真没上过钩,这个不是吹,理由也不高大上,主要是姑娘花的不够,真有长成尼可苏菲关之琳那样的,别说要钱,半条命我都乐意。
被出租车司机带着绕了大半个城市,又在山脚下买个包特别假的泰山牌香烟,特别特别假,感觉就是弄了叠草纸剁吧成的丝儿,那个浓,那个呛,点上都不用嘬,火苗子腾腾的,三根一起点板板的火灾现场。
哥们那会自觉不差钱儿,所以也不生气,绕路我就抽根烟,笑眯眯盯着司机。假烟我就边抽边敬卖烟的一根继续眯眯笑。时间长短不一,但没一个能坚持到底不羞涩的。偶尔还有人主动退钱,我也不要,心里无限怜悯,毕竟还是质朴未消的劳动人民啊,像我老娘那种,拐多少钱回家都一脸神圣感,那才吓人。
把蒙来的钱再让别人蒙走,一饮一啄也挺好玩儿。
顺着石阶一路往上爬,过了这么多年,景点什么的全忘了,景色还是美的,有石有松有流水,还经常有绿苔遮掩下的石刻,历代文人骚客留下的词句,古风甚浓。
那会刚读完《三国演义》没多久,印象较深的是看到某处峭壁上,刻着刘备访茅庐时,传说诸葛亮作的那首: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印象最深的是日子久了,有一少半的字完全看不清楚,咱搁那大声的背出来补齐,边背边用眼角余光四射周围路人:快来看啊,这边的哥们是真有才。
不过古风加装逼凑一起,也没找到文字里那种堂皇且不乏精致的美,有点上当的感觉,而且一路上看到不少挑山工,没一个是走之字形上山的,都跟我一样一步步往上蹭,后来我去华山去黄山,看到的挑山工也都是直溜往上的,那会还没上网开始怀疑一切,头次感受到课本里的文章不大靠得住。
路上还见一年轻道士,叼个烟卷往山下走,大袖飘飘,衣冠邋遢,吗的小说里三丰真人和老子混街头的风采,亲切极了,要不是他走太快,都想拜个师出家玩两年。
登顶之前做足了吞吐云雾,一览江山的准备,不想上去迎头被某块巨石上,一行斗大的红字彻底弄恶心了。具体写的什么忘了,大概就是到此一游的意思,后面还有落款,是当时某高官的名字。
我那会还不是个愤青,也惊到跳脚!权力,竟然能让一个人忘形到这样的地步——一点文化含量没有的题字,居然用最大号最醒目的字体,刻在文化厚重的泰山顶端,这他娘比光屁股拉磨严重一百倍好不好。丫怎么想的?
至此没了心情,随便找了家小旅馆睡一宿,第二天早起阴雨绵绵,也没看到传说中的日出。就算看到了,一轮朝阳映红字,翻倍恶心而已。
怏怏的雨中下了泰山,边走边抽假烟边骂古今文人吹牛夸张蒙稿费,当今政客无德无耻没文化。如今回头看,骂政客是全世界人民地政治正确,但骂文人有点过了。这人吧,心思细腻加才华横溢,你给他块洒了水的土坷垃,他都能看出点山水崎岖的美,弄出点风雨苍黄的感慨来。普通人捧块土试试,眼珠儿瞪鼻尖上也寻不出半点好。
所以教训就是,游记这东东,写的越好传的越神游之前越不能看,看了也不能当真,不然一见不如一闻,钱和景色全糟践了。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9/2020

阅读次数:2,3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