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世界不会忘却刘晓波

Share on Google+

——刘晓波诗文诵读网络连线活动侧记

2020年6月21日,原本应是刘晓波出狱的日子,为怀念与祭奠刘晓波,德国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从早晨6点至晚上18点,用12个小时,在德国柏林中国大使馆前(Jannowitzbrücke, Berlin),设置了祭奠天人刘晓波的圣坛: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座十字架,一座晓波纪念塑像,一口棺材,联合国的旗帜,加上八个字母 “H-O-N-G K-O-N-G! ”,库讷牧师不用高音喇叭,只是静静地诵读,诵读……。图/田牧提供

刘晓波迟到的一天祭

2020年6月21日,其实就是普通的一天,但对于历史记忆来说,对于刘晓波来说,这是个特殊日子,这一天属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日子。2009年,刘晓波被中共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20年6月21日应服刑期满,这是晓波出狱的日子。

如果晓波不是在2017年7月13日逝世的话,这原本是他获得自由的喜庆大日子,是普天之下的各国友人为晓波欢呼的日子,是许许多多长期支持与声援晓波亲友、同仁期待的日子,独立中文笔会一直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将笔会重新交还晓波来领导,世界并未忘却这特殊的一天!

德国的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这天早晨6点至晚上18点,用12个小时,在德国柏林中国大使馆前(Jannowitzbrücke, Berlin),设置了祭奠天人刘晓波的圣坛: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座十字架,一座晓波纪念塑像,一口棺材,联合国的旗帜,加上八个字母 “H-O-N-G K-O-N-G! ”,库讷牧师不用高音喇叭,只是静静地诵读,诵读……

库讷牧师希望人们不要遗忘了这一天,才有了来自美国的王丹、胡平、李恒青、唐元隽,日本的牧野圣修、及川淳子、北井大辅、曾我笃、王进忠,澳大利亚的高健、张伟强、梁友灿,新西兰的陈维健,香港的甄燊港、蔡咏梅,荷兰的王国兴、姜福祯、甘向阳,德国的长平、肖恒、白兰兰等,在网络上连线与库讷牧师互动,大家一起来怀念与祭奠刘晓波。

柏林中国使馆前,库讷牧师的同事Robert Ingenhorst,学生Varan Sehmus,独立作家廖亦武等一起参加了“刘晓波诗文诵读”活动。

“刘晓波诗文诵读”网络连线活动。图/田牧提供

活动安排会诵读晓波的文章和书信,比如他给廖亦武的书信,《零八宪章》摘要,以及他的诗歌,他追求普世价值、人权和公民基本权利的文章等。库纳说:“晓波追求民主、人权的声音,不能因为他的离世,而消失在众人的沉默之中,我们要在柏林中国驻德国使馆门前,让他的声音在公众社会重新响起。”

在这个活动上,我们也为香港市民“反送中”声援,为时下仍被中国政府囚禁的异议人士:王怡、陈杰人、刘艳丽、桂民海、秦永敏、吕耿松、陈树庆、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呐喊与声援,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罪释放这些仁人志士。

刘晓波之死是“世纪冤狱”

“刘晓波诗文诵读”网络连线活动主持人、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说道:刘晓波是在2008年12月8日被捕,一年后被判刑11年,2017年7月13日他死于刑期,如果他活着,今天是他获得自由的日子。

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一个诺奖和平奖得主不明不白突然死亡,我曾郑重宣布:这是一场“世纪冤狱”。晓波的死是中国人的耻辱,是人类的耻辱。

今晨6点,中国驻德国柏林使馆前放著一口棺材,一个十字架,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人权牧师罗兰德•库讷在为晓波喊冤,诵读他的诗文,全球五大洲的中国人现在在网上一起为晓波追讨正义,我们说:还我晓波,要求正义,追查真相,问责凶手。

刘晓波、库讷牧师与我们

这些年来,我们与库讷牧师及莱茵马斯职业高校师生,有着长期的合作,库讷牧师也兼职该校宗教课教师,所以每年会他会带领学生与我们一起举行“六四”纪念活动,一起参加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会议,我们也每年参加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中国使馆门前的示威抗议活动,参加每两年一届的德国基督教节日活动等等,其实这些也是因刘晓波而开始。

刘晓波与库讷牧师并不相识,也不曾通邮通话。当年,库讷牧师从电视新闻中获悉,中共政府判处刘晓波11年牢狱重刑,而不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往奥斯陆领奖,颁奖仪式上只放著一张空椅子 。这令库讷牧师十分愤怒,从这一年开始,每年的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库讷牧师会带领坎姆普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Rhein-Maas Berufskolleg Kempen)数百学生,赶到400公里之外的柏林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示威,声援刘晓波。库讷牧师曾起誓:每年的世界人权日我都会带领学生来此为刘晓波、为中国人权示威抗议,直到晓波出狱一天。

我们大家都心向晓波,支持晓波,声援晓波!像晓波那样“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学习晓波,追求自由的执著信念,哪怕是身陷囹圄、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依然是不怨不悔不回头,刘晓波无愧是当代的志士和英雄!

刘晓波逝世后的两天,2017年7月15日,我们一起在坎姆普的汤玛士教堂举行了追悼会;2018年7月13日,我们一起在柏林葛西马尼教堂举行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2019年7月13日,我们一起在科隆基督教堂举办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悼念追思会。今年我们选择了他理当出狱获得自由的日子,在柏林中国使馆门前,以静默的抗议方式来纪念晓波。

历史记忆是警醒与鞭策人类不断进步

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王丹说:历史的记忆何等的重要,今天不仅是我们对晓波的一个纪念,更是对所有的共产主义灾难的受害者纪念,同时也是对我们结束一党专制,建立一个扬善的社会理想的纪念,我想这样的纪念意义非常重大,今天我们通过这样的活动,我们站在柏林的中国大使馆前面,希望能够让中共知道,所有他们做过的罪行,对晓波犯下的罪行,对那些受难者的犯罪,对我们历来迫害的罪行,没有一件我们会忘记的!

刘晓波身可亡,精神不可灭

日本人权财团理事长、前经济产业副大臣、前众议院议员牧野圣修发来了书面发言稿,由日本人权财团理事北井大辅宣读,牧野说:当今世界上暴露诸多矛盾,到处发生抗议活动,鉴于目前情况,刘晓波先生在《零八宪章》提出的基本理念,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等,我深切地认识到,不仅仅是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我们要重新认识这些基本理念。刘晓波先生已逝世,但他的思想依然如故,我们要继承他遗志,并更加发展以他的思想来改善社会,我们要推广他的思想,不但在中国的维吾尔、西藏、内蒙古、香港等,还要向全世界展开,我坚信这是继承刘晓波先生我们的使命,我谨再次向各位发誓,我会继续与参会的各位一起竭诚尽力!

廖天琪(左)与日本的牧野圣修(右)。图/田牧提供

民主中国阵线纪念刘晓波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召集人王国兴发言道:首先,我代表民主中国阵线感谢库纳牧师,感谢他发起这个纪念晓波的活动,今天是晓波本应走出监狱的日子,但我们却永远见不到他了。有人认为晓波是个英雄,有人认为他不是,这是个有争议的话题,我个人认为晓波是一个为中国宪政民主献身的“殉道者”,他的命运就是悲剧,这个时代注定会产生这样的人,注定要有这种悲剧。晓波以身饲虎,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告诉世人,无论你是什么观点和立场,无论你对专制者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只要不是他们所希望所安排的那样——就会被专制的机器无情地碾压。人类的公敌是不会变得仁慈的,中共就是撒旦的化身。

我们不会忘记晓波,我们记得他的犀利与热情,我们记得他的软弱与反省,记着他从软弱走向反抗,从反抗走向慈悲。历史会记住晓波,记住他的坚强与牺牲。记住他曲折的心理历程,记住他的悲剧,这是中国的悲剧,是人类的悲剧。再次感谢库纳牧师。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召集人唐元隽发言道:今天应该是刘晓波先生出狱的日子,我们在这儿纪念刘晓波,他的思想和精神是极有价值的,是有效地冲击极权制度,我们很多朋友认为晓波软弱,实际不是的,共产党对他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其他的那种思想,他提出的“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今天需要去研究的,我们应该继承刘晓波先生的遗志,深入地研究他的思想,这是最好的纪念。

“刘晓波诗文诵读”网络连线活动。图/田牧提供

缅怀斯人重温经典之语

中国民运著名理论家胡平的发言是:如果刘晓波不死,今天本来是他走出监狱的日子。记得五年前,我们纽约的一些朋友在我家聚会,讨论五年后的今天刘晓波出狱,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五年后的今天到了,可是刘晓波早已死去。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十分悲痛和十分愤慨。在这样的日子里,我愿意再一次和大家一道重温刘晓波给我们留下的政治遗言:刘晓波说: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推动中国的新闻开放和言论自由,实乃推动中国社会稳定转型的首要目标。言禁一开,自由中国必定降临。”

不惩罚迫害者世界就没有公平与正义

旅居德国的政治评论家长平说: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几千万人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相信用机枪与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虐死刘晓波让它有足够的资本藐视人类的一切正义与尊严,今天我们聊以告慰的是,整个西方世界开始反思,中国模式对于全球的影响,而不仅仅是曾经不无天真的想象,全球化会对中国产生影响与改造,这种反思里面不应该缺少的内容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迫害者,一日不受惩罚,世界就一日没有公平和正义可言。

刘晓波(1955年12月28日-2017年7月13日)。图/田牧提供

中国同胞应该向晓波学习

八九学运领袖李恒青的发言,他说道:晓波走了快三年了,在2017年的7月,在华盛顿民众公祭刘晓波的纪念会上,我说道:刘晓波求仁得仁,死得其所,他的死是他自己追求中国的自由和中国的民主,是他自己的选择。对中共政权我当时说,你把一个要和平理性变革中国的人,关死在监狱里剩下的是什么,难道是暴力革命吗?三年过去了,世界变成了今天这个样,我们来看看中国,瘟疫、经济衰退、失业,到处都是问题,应该说中国已经走到了变化的前夜,中国应该是到了发展变化的最关键时候,在此我想对中国的同胞们中国人说:你要坚强,你要勇敢,象晓波一样,勇敢的去迎接新的中国!

对和平者迫害是中共政权的特色

全能神教会德国基督徒白兰兰发言,她说道:作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能够参加这次纪念刘晓波先生的活动,我感觉非常有意义。今天本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出狱的日子,但遗憾的是,曾经宣布自己“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刘晓波先生,却被中共的极权者当成了“非置于死地不可”的敌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将其监禁。在狱中刘晓波先生也一直遭受着中共的打压和迫害,直到2017年去世。我们不应该坐视刘晓波的牺牲,而应该使其追求“民主、人权”的声音让更多的人听到!这正是我们聚在这里的意义!

现在,越来越多像刘晓波一样,追求“人权、民主”的异议人士,宗教人士,维权律师等等,遭到中共政府的囚禁和迫害。我们在此呼吁西方民主国家:打破沉默,站在正义的一边,阻止中共继续迫害异议人士和宗教团体。

日本友人追思刘晓波

参加活动还有及川淳子,她是日本中央大学的教授,长期关注与研究刘晓波的思想,对《零八宪章》颇有研究,日本出版的日文关于刘晓波的文选书籍,都留下了及川淳子的心血与笔墨。

曾我笃是日本的西洋书法家,他曾用零八宪章的文字组合成刘晓波画像,逼真动人赢得社会瞩目,好评连连。

民阵中国阵线总部召集人王进忠最后提出建议:7月13日马上就要到来,这是刘晓波逝世三周年,我们应该在这一天举办“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刘晓波纪念研讨会,希望全球各国的朋友一起参与进来。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3,9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