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道义声援上升为人权法案 ——川普签署《维吾尔人权法案》面面观

Share on Google+

2020-06-23

在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中,港人第一次打出与喊出了:“今日新疆,明日香港”的口号。在去年12月,香港第一次举行了声援新疆维吾尔人权的集会,美国国会通过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川普总统签署了该《法案》,港人同样是欢呼雀跃,并认为:这既是对维吾尔民族的国际支持,也是对香港坚持抗争的声援!图/田牧提供

上周三(6月17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使这一法案正式成为法律。仅仅数天,中国国内媒体一片喧嚣,什么“搞乱新疆”,“抹黑新疆”,“蓄意破坏中国稳定”,“造谣中国”,“违反国际法”,“强烈谴责,坚决反对”等,大批判铺天盖地,正所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其实,一直以来,中共政权在民族问题上,都采取了狭隘和错误的政策,1959年有所谓的“西藏平叛”,达赖喇嘛被迫流亡印度,一个甲子过去,他仍旧不能返回故土,藏族依然被撕裂。新疆地区维吾尔族备受镇压歧视,而今北京政府将数以百万的维族人圈进所谓的“教育营”,更是震惊世界,不想二十一世纪还有类似“集中营”这种“改造”机制,国际社会的抗议声浪不断。美国现在签署了上述的维吾尔法案,也算是一种自然而直接的反应。由此看出,国际还是有正义,维吾尔民族不是孤立的。本文中, 笔者也请了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廖天琪副主席、中国民主运动著名理论家胡平、香港前《开放》杂志蔡咏梅主编,一起来谈谈这个《法案》。

世维会多里坤主席感谢美国

美国总统川普签署《维吾尔人权法案》,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发表声明指出:

1、维吾尔人权政策已成为美国法律,国际社会制止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民族的危害人类罪,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2、国际社会长期为维吾尔民族道义声援,这次终于超越了同情和支持的口号,采取了具体行动与措施来制止危机。

3、美国出手履行承诺,制止中共迫害维吾尔人民的苦难。接下来希望德国、欧盟也会出台相应的法案。

世维会感谢民主党众议员麦戈文(James McGovern)和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为解决维吾尔危机而努力不懈 。感谢美国政府在短短几周内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显示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关注维吾尔人民的苦难。

世维会多里坤主席感谢美国政府在短短几周内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显示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关注维吾尔人民的苦难。图/田牧提供

谎言遮不住事实与真相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指出:川普总统签署《法案》,对维吾尔民族来说,有着重要的历史性意义,今后中共政府涉疆涉维吾尔民族的人权事宜,可能不会继续那样嚣张,会有所收敛。

中国政府扬言:维吾尔出现的不是人权问题,而是恐怖行为,这是中共长期惯用的谎言与欺骗手段,以官方制造的舆论,欺骗与误导国际新闻焦点,来巩固独裁专制极权统治。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指出这个法案应该会让中共政府涉疆涉维吾尔民族的人权事宜,不会继续那样嚣张。图/田牧提供

长期以来,中共为摧毁维吾尔人的精神意志,采取系统性、政策性的措施,从宗教文化、民风民俗入手,企图从民族传承上,从社会基础上,撼动与同化维吾尔民族,从根子上清除异类民族与文化。

中国政府称《维吾尔人权法案》是一张废纸,既然是废纸,又何必又如此大动干戈。利用国家媒体广为造势宣传,竭力否认“教育营”具有纳粹集中营的迫害模式,对外说是职业技能的培训中心,被关进集中营中的有诗人、有作家、有教育家、有医生、有律师,还有被中共评比认定的“五好宗教人士”,甚至还有上了年龄已退休的老人,把这些人也关进集中营,这还是职业技术培训吗?这些人本身受过高等教育,具备各自的职业技能与技术,还需要怎样的培训呢?更何况那些七八十岁退休的老人,难道政府还有返老还童的回天之术?既然是学校,培训中心,为什么要使这些人与外界隔绝?简直令世人贻笑大方。

中共政府长期对维吾尔人的迫害,已被国际媒体接二连三的披露,他们凭借宣传骗术,再也遮掩不了他们的丑行与罪行。

道义声援上升为法案惩戒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认为:有这样一次次的道义呼吁、声援、警告等,还不如这样上升为国家法案,能起到现实惩戒效果,达到吓阻作用。

谢大使这样分析道:美国的这个《维吾尔人权法案》,其中很清楚的表述:倘若中国政府继续悍然迫害维吾尔人的话,相关的中共政府机构,或者相关的官员,将受到惩戒惩罚,这样《法案》才会起到吓阻作用。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认为:有这样一次次的道义呼吁、声援、警告等,还不如这样上升为国家法案,能起到现实惩戒效果,达到吓阻作用。图/田牧提供

在欧盟,或者欧洲民主国家,针对中共政府对于香港、维吾尔,也包括中国人权卫士等,进行的威胁与迫害,以及对于各种宗教的迫害,还有对于台湾的长期恫吓与威胁等等,以欧洲来讲,基本上所有的提出呼吁与声援,或者就算是口头的警告、决议,你如果没有一个清楚的、对应的惩罚性法案,中国政府是“不会鸟你的”,按台湾人说法,把你当成塑胶,当成布娃娃,当成纸老虎,不搭理你,不甩你。所以我觉得这个法案,应该是一个标杆,是现代文明社会惩罚独裁极权国家的国际标杆,连同之前各种对于中国人权迫害的一种规范型的、有法可依可据的警告。

原本欧洲、欧盟等西方民主阵营,都会互通互动,采取划一的步骤,跟着讨论与批准相应的法案,但是由于欧洲政界对于川普总统的个人意见,使得欧洲原本该做的,却没有做到。

谢大使说道:我们看到欧洲媒体,针对中国的霸凌反应,已显得非常不耐烦了,所以欧洲各国、包括欧洲议会,或者议员,他们所联合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就是非常好的组合,其中有美国的、有欧盟的、有德国的、有加拿大的、有日本等各国议员组合的联盟,今后就会慢慢围堵与对抗中国政府的恶霸行为,并拿出具体的对应措施,我觉得会很有现实作用的。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个法案,就非常有意义了。

廖天琪指出:中共政权一再挑战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底线,以中国人的名义犯下反人类罪,制造民族仇恨和分裂。除了新疆的维族,还有西藏、蒙古地区的族裔也受到压迫,资源被掠夺,环境被破坏。图/田牧提供

中国必须废除“制度性的种族歧视政策”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长期支持与关注维吾尔民族的人权问题,针对“新疆再教育营”,两年前她就有明确的表述:当年希特勒纳粹实施民族灭绝政策,在欧洲各地设立了大批的犹太集中营、“死亡营”,屠戮犹太人、吉普赛人,英美西方国家故意视而不见,采取“绥靖政策”回避法西斯的肆虐,造成了近600万犹太人的死亡。今天的中国政府在新疆建立了类似的集中营,有百万维吾尔民众被投入其中。在21世纪的今天,竟然还有这种事发生,世界上除了中共还有哪个党,哪个政府和国家,敢于如此野蛮地进行种族绝灭政策?

廖天琪说道:新近美国发生了白人警察“跪脖锁喉”弗洛伊德案,虽然是严重的、光天化日的“当街谋杀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也只有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才会上升到全国反对“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示威抗议运动。种族歧视问题,只要是人类社会,民间世俗就有欺生排外,也就是种族歧视问题。在美国,黑人和白人有同样的受教育的机会,优秀的非裔、亚裔或拉美裔,照样能出人头地。美国各行各业中杰出的非白种人,多了去了。倘若存在这样的“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欧巴马就不可能当选总统,美国白人占全美比例是76.5%,连那个智力能力差的小布什总统也任命了牙买加裔的鲍威尔当国务卿在先,并让非裔的赖斯接掌该职于后了。

廖天琪指出:相形之下,中共政府对维吾尔,对西藏等,才是真采取了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其民族政策是同化与消除民族语言、文化,甚至限制宗教信仰等,搞这种纳粹集中营管理,才是典型的“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中共政权一再挑战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底线,以中国人的名义犯下反人类罪,制造民族仇恨和分裂。除了新疆的维族,还有西藏、蒙古地区的族裔也受到压迫,资源被掠夺,环境被破坏。包括针对香港和台湾,民主制度受到威胁,并采用恐吓、奴役与歧视政策等。我们要求自由世界立即采取行动,制止中国政府这样的犯罪行为与政策。

今天看到美国蓬佩奥国务卿也提出了大致相同的命题:联合国应关注中国“系统性种族差别”政策,当这些种族问题被摆上桌面上后,人类社会的进步又朝前迈出了一小步。

中国民主运动著名理论家胡平谈到: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法案》,意义十分重大,是对维吾尔人的有力支持,而且也会对中共侵犯人权的野蛮行径形成有力的反制。。图/田牧提供

《法案》的意义与制约作用

中国民主运动著名理论家胡平谈到: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法案》,意义十分重大。这个法案不只是表达了美国的态度,而且还有一系列具体措施,包括要求中共立即关闭关押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冻结相关中国官员在美国的资产,拒绝他们入境或拒发签证等。这个法案是对维吾尔人的有力支持,而且也会对中共侵犯人权的野蛮行径形成有力的反制。

需要提醒的是,早在去年10月,美国国务院就明确表态,谴责中共在新疆的暴行,并且提出对涉事官员实施签证限制等措施。应该说,美国行政当局在新疆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坚定的。

又,据报道,川普总统在签署《维吾尔人权法案》的同时声明说,法案部分条文可能影响他作为总统执行外交工作的宪法权利,因此把有关条文视作不具有约束力。这也是川普总统的一贯态度,去年他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时就做过同样的声明,前年在签署一份关于台湾的法案时也做过同样的声明。

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维吾尔民族的忧虑,也是香港人的困扰。在此我采访了香港前《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大姐。

蔡大姐是从香港与西藏、新疆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来谈新疆问题的。她说道:在香港“九七回归”之前,港人对西藏与新疆问题是淡漠的,无感觉的。近年来,香港人在维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抗争中,才猛醒过来,原来香港人与西藏、新疆是同病相怜,这才开始关注起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因为我们的命运是相同的。

2003年的香港,是一个多事之年,经济持续低迷,SARS疫症爆发,特别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违背民意,港人这才意识到高度自治的“港人治港”将不保,会得而复失,这才想起西藏《十七条协议》的前车之鉴。此后港人开始关注西藏,举办了不少论坛讨论会,我的一些西藏朋友就是这一时期结识的。新疆问题是从去年“反送中”运动才开始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认为:一是西藏问题由来已久,国际舆论长期关注;二是因为达赖喇嘛的国际知名度;三是达赖喇嘛倡导的和平理性“中间道路”。所以,西藏赢得了现代文明国家的普遍同情与支持。

习近平执政后,对新疆的人权打压非常残酷,而且采用来现代文明不能容忍的极端手段,仿效纳粹集中营,进行全面控制与洗脑,打压他们的宗教自由,所以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港人也在此时开始关注与支持新疆维吾尔问题,还有个直接原因,就是维吾尔民族与香港有着相同性质的自治危机。

在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中,港人第一次打出与喊出了:“今日新疆,明日香港”的口号。在去年12月,香港第一次举行了声援新疆维吾尔人权的集会,美国国会通过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川普总统签署了该《法案》,港人同样是欢呼雀跃,并认为:这既是对维吾尔民族的国际支持,也是对香港坚持抗争的声援!

蔡大姐还补充道:中共政府针对维吾尔民族,及针对香港自治,打压的手段是一样的,中共把人民抗争示威,定性为恐怖主义,然后以反恐的名义,名正言顺的实行武装镇压。大家都知道,中共强力治疆,采取纳粹式集中营手段,就是以“反恐”为名义。眼下针对香港的和平理性抗争运动,中共也以“反恐”为据,令人愤慨而不齿,现在又在以《国安法》碾压迫害镇压。总而言之,香港人与维吾尔民族的命运是休戚相关的,我们都是受政治迫害者、受极权统治的压迫者,我们应该互相声援,互相支持,互相合作!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3,7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