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钧:诗心

Share on Google+

一个沉闷的雨天,我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前发呆。电话铃响了。拿起听筒,听到大学同学丰的声音。

丰在另一座城市从政,也算得上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互致问候之后,丰说:“真不好意思开口,但又不得不说。是这样的,我女儿的课本上有两句诗: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她问我这是谁的诗句,我……我这个堂堂的文学学士竟回答不上来。家里又没有这方面的书,我只好敷衍她说以后再查,她不干,非逼着我马上就查。我没辙了,只好向你求援。——你手头有名句词典吧?麻烦你给查一下好吗?”

我说:“不用查了,是秦观《浣溪沙》中的句子。原词是这样的: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丰在电话那端啧啧称赞着,继而又叹口气说:“瞧我,哪里还配做你的同学呀!这些年,我远离唐诗宋词,连李白的性别都快搞不清楚了。真羡慕你,这样的锦心绣口,这样的博闻强识——喂,我代表我女儿向你致敬……”

搁下电话,我心里鼓荡起骄矜的喜悦。如果不是丰的提醒,我几乎就忘了自己是个多么有福的人——失意的时候,李白会跟我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孤独的时候,高适会对我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伤怀的时候,苏轼会对我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懈怠的时候,王世贞会对我说:百年哪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

这样想着,我忽然为刚才那个心境灰颓临窗呆坐的女子羞惭起来。我跟自己说:一颗被古诗的圣水沃灌过的心怎么可以轻易枯萎凋残呢?在荏苒的光阴无情地碾碎了他人心中的雅词丽句之后,在岁月的风雨必然地打落了他人曾有的缤纷情怀之后,我仍然能够声情并茂地吟诵一首《浣溪沙》——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欣幸的事么?

让我把所有的落寞惆怅都挂到秦少游的“小银钩”上去吧,让我借着风声雨声的伴奏轻快地敲击键盘,写一篇名为“诗心”的小文。

或许你身居高位,或者你低微平凡;或许你大志宏图,或者你只重现实;或许你春风得意,或者你忧郁苦闷……真的,书时时处处都是你最好的陪伴——掩卷中,你眼前闪耀的是你的心灵与作者的心灵碰撞出的火花,因为此,你的双眸流光溢彩,精神熠熠生辉,情感丰厚动人——一个天生丽质的女人愈加令人如痴如醉,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也拥有了大海的气度与雄浑。(马宽明)

在一切与生俱来的天然赠品中,时间最为宝贵——谚语

来源:砍柴网

阅读次数:1,36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