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素莱:等一等灵魂

Share on Google+

2020-06-22

有次在军营行色匆匆路过弹吉他唱歌的印地安籍士兵身边,他突然停下来问我,如此美丽的黄昏因何赶路?我已忘了当时是要赶出夜勤呢还是赶赴饭堂,只记得那士兵听了答复,直接弹起吉他,把给我的叮咛笑着唱进了歌里——放慢你的脚步哟,等一等你的灵魂……

这话带禅意,从此记下。懂得品味生活的灵魂,的确需要学会放慢脚步。印地安人许多生活哲理,虽然没有文字记录下来,但都在实践里代代相传。现在各地时兴慢活概念(Downshifting) ,看似跟印地安“等一等灵魂”异曲同工,可是那到底不一样。需要大力鼓吹的东西总显得刻意,流于小资。贫穷线下的老百姓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就不是慢不慢,而是活不活的问题了。

失去大片祖传土地以及被迫迁到贫瘠区域后,印地安人在自己形同圈养的保留地里谨小慎微,外界常误解其为认命,对他们的刻板印象,聚焦在“放慢脚步”的生活态度造成的贫困落后,甚至恶言他们懒散、酗酒、好赌、完全地不合时宜。相对地,印地安人至今对外界充满戒心,进入保留地的路口,必有警示牌提醒到访者不得拍照、录像、画图。一草一木,他们再不肯大意,以防丧失家园的历史重演。许多保留地拥有丰富天然气、石油、矿产,若经开采,必能给族群带来经济效益,可是印地安人拒绝利诱,反对油管通过保留地的示威也时有所闻。我在漫游的印地安荒野里无意发现过恐龙蛋化石(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是在何处),印地安人早知它们存在,却不刻意做人为防护,也不鼓励观光牟利,让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地球亿年演化的大自然景象,印地安人把守护它们视为己任,人类只是自然界一员,而非主宰。我常幻想,如果当年美洲大地没有落到欧洲殖民者手里,而是由印地安人统领江山,在其放慢脚步等一等灵魂的模式下,地球是不是还能保留许多原始面貌,而环保在今天或许也不会是个议题?

时常在高速公路看见路旁步行的印地安人,烈日下人烟稀少的荒漠,这很让人敬佩。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竖起拇指搭顺风车,让他上车后我才明白,步行的印地安人并非在等待他们的灵魂赶上来,而是多次醉驾导致驾照吊销的后果。有个士官长长得很像印地安人,我不过随口问句:“你是印地安人吗?”他居然摊开双手反问:“我看起来像喝醉了吗?”一旁的印地安士兵闻言勃然大怒。酗酒,怎么说都是印地安人难以摆脱的标签。

偏见抄捷径而肆意妄行,客观的了解费时而步履维艰。印地安人很早以前就看见放慢脚步之必要,慢下来,才能对事物有更多认识。经历因冠病疫情造成的封锁后,世界放缓了脚步,全人类都在等待他们那远远被抛在后头的灵魂追赶上来。可是时局一片乱象,猜忌与距离、躁动与不安、惶恐与未知、猎巫与被猎,放慢脚步以后,世人等来的,会否就是众多这样的灵魂?

来源:星洲日报 2020-06-22

阅读次数:1,81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