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评何清涟“美式文革”论之荒谬

Share on Google+

法国是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发源地。作为法国外交部下属的公营广播机构,法广中文部在报道美国黑人平权运动时,理应遵循“准确、客观、公正”的原则,以可靠的方式介绍事件。

2020年6月13日,法广记者艾米发表了《何清涟谈弗洛伊德事件引爆的“美式文革”》的报道。在该报道中,何清涟的言论充满了虚假的事实、可疑的数字和错误的类比。由于法广的影响力,这种言论有可能误导很多中文读者,从而加剧种族歧视与社会矛盾。

为此,我吸收各方面的意见,撰写了这篇评论何清涟观点的文章,希望能以正视听,减少何清涟的言论对社会造成的损害。

一、美国没有产生“文革”的必要条件

由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事件引爆的抗议风潮,席卷了美国50个州的两千多个城市,也席卷了欧洲,澳洲,日本,南美,……。美国四任前总统都为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发声,他们都承认美国存在着“体制性种族主义”,都表示了对黑人示威抗议的同情与支持。

然而,何清涟却在艾米的采访中,发表了她对该事件的一个耸人听闻的定性:“美式文革。”这是一个很荒谬的类比:抓住事物表面的某些相似性,做了一个本质错误的归类。
对于不了解中国文革的年轻人和外国人来说,这个类比似乎真像那么回事。从表面上看,风起云涌的美国黑人抗争(Black Lives Matter,简称BLM )与当年中国红卫兵的热闹折腾,好像有相同之处。尤其是,当黑人抗争BLM演变成骚乱,加上职业犯罪集团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参与,其打砸抢的场面,与中国文革破四旧、砸毁历史文物的场景也似乎相似。然而,无论如何展开想象,都无法把当今美国黑人抗争与半个世纪前的中国文革相提并论。因为,一个严格的类比不能只根据表面上的相似,而应找出其内在联系和特殊本质,分析出二者的共同点。

如果只以“打砸抢”等表面现象来归类,那么,即使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人称道的和平抗争运动,在其正义的大旗下都会有同样的鲜血污秽。例如,呼吁非暴力抗争的甘地没能阻止印度反殖民主义者的暴力,1942年,印度人攻击并毁坏了英国人控制的数百个火车站、警察局和邮局。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曾在抗争失败后一度倡导黑人武装和暴力反抗。

即使如此,也没有人会糊涂到将甘地、曼德拉和中国红卫兵类比,这是因为,有正常认知的人都会看到,二者的本质有着如何深刻的区别。

第一,中国文革是由独裁者发动的一场自上而下的“运动人民”,其目的是打击党内异己巩固个人独裁;而黑人抗争却是底层自发的、无中心的社会运动,表达的是“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平等诉求。

第二,中国文革之所以制造灾难,在于它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专制制度。而美国黑人抗争发生在民主国家里,因此能引起深刻反省和改革社会的积极效果。当年邓小平也看到这一点,他说:“文革这种事在西方国家就不可能发生。”

只要比较就能看到其深刻区别,我们可以断言,由于美国缺乏“专制制度”作为必要条件,因此无法产生中国文革式的社会运动。何清涟的类比是轻浮的、脱离本质的。

二、无论美国中国,都不见“马克思DNA”

当然何清涟也知道,只凭一些表面现象无法证明黑人抗争是“美式文革”,于是她想办法给二者制造一个内在联系——“马克思主义DNA”(一种携带遗传信息的生物分子)。

在法广采访中,何清涟说:“这场运动和中国的文革有相同的DNA。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中国文革核心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理论是暴力革命,砸碎旧的国家机器,以建立新的国家机器。”

然而,无论是美国黑人抗争,还是当年中国文革,都难以找到马克思主义DNA的踪影。

当今黑人抗争的诉求与理念,与1960年代的马丁·路德·金的平权运动一脉相承。当年基督徒马丁·路德·金在入狱前,曾与同伴单腿跪地祷告。这个单腿跪地的姿态,表达了非暴力不合作的谦卑姿态。

作为最著名的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是被美国白人主流社会接受的,为什么被接受?因为他信仰的是基督教,主张的是非暴力,而不是马克思主义。当年读博士时,他也曾研究过马克思主义,但他无法接受“无神论”,也不喜欢权威主义,所以他最终选择做上帝的仆人。

另一位当年同样著名的美国黑人领袖马尔科姆(Malcolm X )是虔诚的穆斯林,他反对非暴力,主张以牙还牙。马尔科姆曾拒绝美国共产党的入党邀请,也不认为自己是左翼。

既然美国黑人运动从一开始就拒绝马克思主义,那么,在一直打马克思主义招牌的中国,其文化革命是否有“马克思DNA”?回答也是否定的。

我们都知道“文革学在国外”。最初有天真幼稚的西方学者,真以为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者,搞文革是为了创造乌托邦理想社会。但后来研究者认识到,自上而下的文革其实只是一场纯粹的权力斗争,毛发动文革目的是打击党内异己巩固个人独裁。

一位叫勒斯的西方学者写了一本题为《主席的新衣:毛和文革》的书,书中说中国的文革与革命没任何关系,就像“皇帝的新衣”。当然。毛文革与马克思主义更没关系了。

最能证明毛文革用马克思主义“挂羊头麦狗肉”是烈士遇罗克。遇罗克在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后,用他“习惯地嘲讽的笑容”对监狱里的狱友说,毛泽东的理论是混乱的、“是反马克思主义的”。结果,这位头脑犀利的年轻思想者被枪毙了。

这一切,经历过文革的何清涟不可能不知道。但她故意把一切群众运动都可能发生的暴力,归结于“马克思主义暴力”,以此作为黑人抗争和中国文革的“共同祖宗”。她很夸张地指责说,二者都是要“砸碎旧世界(资本主义),创造新天地”。其实,黑人并不要砸碎美国,只是要求民主制度下更完善的平权待遇,而中国文革根本就没打算动摇毛共统治的根基,甚至更巩固了毛氏独裁。

三、最彰显美国黑人平权的指标是什么?

尽管来自美国左右两党的四位总统一致承认,美国有“体制性种族主义”,即政府、企业、或其他有重大影响力组织的种族歧视行为。但何清涟在把“马克思DNA”强加于人之后,又宣称:“其实,美国黑人和白人平权已经颇有成效。”何清涟举出两个指标,证明美国平权已有成效,一是入学标准,二是就业标准。言下之意,美国已经没有对黑人不平等的问题了。

事实上,据不少研究者统计比较,美国在教育和就业系统方面的“系统性不平等”其实仍很严重(参见美国进步中心的调查报告《Systematic Inequality》,https://www.americanprogress.org/issues/race/reports/2018/02/21/447051/systematic-inequality/)。

对美国黑人来说,还有比入学和就业更严重的问题——国家机器施加的人身伤害。

世界领先的人权机构——人权观察在其文章《美国:解决抗议背后的结构性种族主义》中指出:“一项调查发现,美国95%的警察部门逮捕黑人的比率比白人高,有些比率高达10倍。”“研究显示,警察对黑人使用武力的比率大大高于白人,包括电击枪、狗咬、警棍和拳打脚踢。”“警察执法的种族差异,也反映许多系统均存在根深蒂固的种族差异,例如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

《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也纷纷刊登文章,以统计数据证明:导致美国人民奋起抗议的是“结构性的种族主义”。但这些是何清涟在法广采访中所闭口不谈的。

不谈真正的问题所在,何清涟煞有介事地谈某些不会进入正式议题的个人言论,例如:“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不是平权的问题,而是要求对历史上的奴隶制进行赔偿,要求14万亿,每个黑人可以得到40万美元,……”

这是一个以个别冒充整体的错误。所谓赔偿黑人的提议,只是一个黑人企业家的个人意见,并没有引起黑人团体和公众的广泛支持,也不会有进入国会讨论的可能。何清涟用意不善地拣取这种说法,这就可能误导读者,让读者以为这是整个黑人运动的过份的诉求。

四、文风不正,对美国民主党的指控不实

除了以偏概全,以个别冒充整体之外,何清涟的文风不正还体现在英文翻译的倾向上。

Black Lives Matter(缩写:BLM),一般译为“黑人的命也是命”、“黑人的命也重要”,或“黑命攸关”。何清涟在采访中却称之为“黑命贵”。“黑命贵”这个短语多年前就出现于中国网络,专门用来攻击非洲留学生。现在何清涟对 BLM 轻蔑地使用“黑命贵”一词,这样很可能挑起读者对黑人的反感。

有网友指责何清涟在民调数字上撒谎。何清涟对法广记者说:“最近一个调查显示,41%的非裔表示要投票给特朗普。” 网友Tim ZHANG例举来自左右两媒体NBC/WSJ联合民调结果,指川普目前在黑人选民中的支持率仅为14%。据说何清涟的数字来自一个专门造假的极右网站,那网站可能只调查挺川黑人。

凡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目前全体黑人中真有41%支持川普。据说在2016年大选时,川普拿到的黑人选票是8%,今年大选可能会更少。

在艾米的采访中,何清涟借机攻击美国民主党。她说:“民主党提不出任何有吸引力的口号,疫情之后他们也‘捣了好多鬼’,比如,民主党主导的各州既不积极抗疫,也不隔离,拖到疫情很严重导致经济难以重启。”
这种言论与事实相悖。实际上,美国民主党领导的人口稠密的大州,在抗疫的脚步上都走在别的州前面,反而是总统川普一直不拿疫情当回事,导致美国疫情严重。请看看美国疫情图表,民主党蓝州的曲线一路下跌,而共和党红州却在上升,疫情不轻。

五、华人对BLM态度异常,媒体要负起责任

任何新闻都不是为了报道而报道,真实优秀的报道应以认识和改善社会为目的。

作为华文媒体,法广中文部应该了解华人自身精神上的缺陷,特别是第一代华人在母国接受了种族主义、国家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即使到了西方,其思想意识仍与西方主流文明相悖。他们既不了解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矛盾,也缺乏同理心、平等精神和权利意识,因此无法理解BLM运动的本质和正义性。

其实,今天华人在美国所享受的平等权利,受益于美国黑人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抗争。然而,就在包括很多白人在内的美国人支持BLM运动、反抗系统性的歧视时,华人圈却充满了对暴力打砸抢的单方面的谴责。不少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华人反应异常,他们忘记了华人也曾是美国种族歧视的受害者,在简体中文社交媒体里一边倒地反对BLM运动。

就在何清涟接受法广采访贬低BLM运动之时,美国主流社会和民间加大了对BLM运动的支持。连总统川普也面对现实,被迫承认美国有“系统性种族主义”。这场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将给美国带来一系列政策的改革,其中包括种族正义和经济包容,尤其是警察体系的改革。今后,美国各少数族裔的权利会有更多的保障,华人也再一次成为受益者。

媒体的责任,就是要报道深度而准确的真实,给读者提供前瞻性的思考。目前美国正遭遇川普之乱,正要度过麻烦众多的深水区,希望法广能尽量减少何清涟一类充满偏见的报道,引导华文读者走向常识理性。

2020年6月25日

来源:美国华人

阅读次数:4,3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