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首港版国安法为谁敲响丧钟

Share on Google+

7月1日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第一天,大量勇敢的香港市民们依然走上街头。图/蔡咏梅

历史将记下2020年7月1日这个国殇日。中国政府这一天公布,并立即实施人大常委全票通过的“港区国安法”。

西方绥靖政策姑息养奸

中共政权的决绝和阴毒虽然不是秘密,但是它往往还罩着一层虚幻的面纱,这层面纱不仅是自己的遮羞布,也是给西方国家打造的一个下台阶。近三十年来,拜西方一厢情愿的绥靖政策和错觉误判,按照经验主义的逻辑,他们认为中国的民生改善,人民生活水准提高,中产阶级出现,那么也自然会逐步转向成为自由开放的社会。然而随着时间的推演,一个庞然怪兽正在成长,暮然回首,它张牙舞爪已在灯火阑珊处。如今中国在经济发展、科技跃进、地缘政治扩张、市场资源占领各方面,都迎头赶上了欧美等先进工业国家,但是在政治上却更形专横倒退,在经济上它侵权霸凌,在法治人权上,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大兴文字狱,实行全民监控的独裁政治。

明珠蒙尘 请君入瓮

23年前香港回归中国之际,北京方面已经及早筹划,要把这颗东方之珠纳入囊中,它的商贸地位将由内陆的其他城市,如上海、深圳,甚至海南等取代。这个自由贸易城市的可爱之处,在于它的任性、多元、不羁,这种国际社会最为欣赏赞誉的开放性和自由度,却恰恰是北京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最近几年港人的群众运动以多彩丰富的形式出现,特别是去年以来的“反送中”百万人的街头抗议运动,更增加了掌权者的紧迫感。忍耐了近一年的时间,现在终于出手了,一举推出的“国安法”是一个紧箍咒, “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这些罪行写入了《基本法》附件三,港府能对所有的民主人士、青年学子、知识界的积极份子,如探囊取物一般,进行拘捕、秘密审判,甚至送回大陆去接受裁决。没有香港人参与,仅由中国的人大代表来决定香港人的命运,运用比中国的刑法还要严厉的法律来管理港人,这能不引起反弹吗?

作为国际城市的香港,有许多外籍居民,社会上也有众多的国际合作项目,所以港版国安法把香港境内和境外的外国人也一并管理。今后“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恐怖活动”这些罪名都可能落在外籍人士身上。国安法里面那些用词如“煽动”、“教唆”、“颠覆”、“勾结外国”、“危害国家安全”都是面团一般的橡皮图章,定义不清,任性随意,“执法者”可以轻易地加诸当局认为碍眼的人的头上。

港版国安法一经公布,大量勇敢的香港市民们依然走上街头,警方以防疫的“限聚令”为由,没有批准香港民阵提前的游行申请,因此7月1日的游行,是“违规”的集会,然而许多民主党的议员和民运人士都呼吁民众上街,这些真正的勇士们,他们打着“反抗国安恶法,坚持五大诉求”的旗号,为了自由和民主,不惜跟强权对阵争抗,据闻已经有三百多人被捕。北京的强硬手段,别以为一定能奏效,当心物极必反,港人不同大陆民众,没有长年被洗脑,年轻人尤其受到自由民主氛围的薰陶,他们不会轻易放弃,我们不愿看到纯洁的青年一代被投入监狱,不能容忍流血场景。



7月1日香港街头。图/蔡咏梅

纸上谈兵的国际高音指责

香港的沦陷引起国际强烈的舆论反应,美国、欧盟、英国、澳洲、日本都严词谴责, 然而都只限于词汇上的表达,并没有实际的制裁行动,即便是美国说要采取限制对香港的特殊待遇,也并不具体,何况川普这位言而无信的总统,根本无法取信于人。德国于7月1日成为欧盟的轮值主席,然而看梅克尔总理一向对中国的“温良恭俭”态度,最多在欧盟内部形成较为同步的对华政策,想来不会有大幅的改变,稳重 、不激怒中共是欧盟的底线。

唯有俄国,刚刚为自己保住了等同终身任期的普京,可以在位至2036年,他踌躇滿志跟习近平唱着双簧(双皇),老大哥跟北京一鼻孔出气,说这是“中国内政”,别国不应当指手画脚。这就如同俄国占领克里米亚,中国也为俄国撑腰一样,难兄难弟穿同一条开裆裤,不怕丢人。

不要“强国梦”只要“平安夜”

这万马齐暗的庚子之年,年初由武汉传出冠状病毒,席卷五大洲,造成千万人感染,50多万人死亡,全球经济停滞滑坡,失业人口暴增。新疆维吾尔“集中营”的人数超过百万,有增无减;北京对台湾的武力威胁日益强硬;跟美国的贸易战已经扩展到外交和国防领域的较劲;中印边界的军事冲突没有降温迹象。现在对香港又使出杀手锏,置7百多万港民的基本公民权利于剃刀边缘。习近平的“强国梦”建筑在千万人的苦难和恐惧之上,梦有梦醒、梦碎之时,那么别等丧钟敲响,才告别黄粱一梦,还是自己主动清醒过来,否则众怒难犯,世事难料,谁都不知道赢家是谁,下一个病毒何时再现,别拿老百姓来陪葬,中国不须“强”,不须“大”,只要人民衣食足,知荣辱,公民权利尊严不受侵犯,夜半敲门心不惊,日日能过“平安夜”,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7月1日香港街头。图/蔡咏梅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4,3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